047 隐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晌午时分,饭香四溢。

    薛府景泰院突然响起一声惊呼。

    不一会儿,便见几个丫鬟提着裙摆跑了出来,一出景泰院便分散开来,分别往府中几个院落跑去。

    薛婧萱正拿起碗筷,还未开始正式进食,便闻一阵急切地脚步声,接着便是一阵急促地喘息声。

    人未到,声先到。

    “六姑娘,老夫人醒了!”来人是景泰院二等丫鬟玉芝。

    作为景泰院中丫鬟,她与老夫人还是有深厚感(情qíng)的,老夫人这次醒来,终于不是片刻便又睡过去,相比之前,老夫人这次精神头好了许多,她和其他姐妹都很是开心。

    她们都知,这定是彦太医开的方子起了效了。

    一反应过来,便开始前往院落通知府里的主子。

    其实她们也不过是通知了薛大爷、大夫人及二爷二夫人,小主子们,她们却仅通知了薛婧萱。

    既因为老夫人最是喜(爱ài)六姑娘,又因为六姑娘在这薛府中也是属来得最勤的一位。

    听到这话,薛婧萱忙放下手中碗筷,站起(身shēn)来。

    抬步便yu往景泰院赶去,但刚走两步,却又停下步子。

    “玉芝姐姐可通知了府中其他姐妹兄弟?”薛婧萱按捺住想要奔往景泰院的冲动,开口问道。

    许是因为多了前世记忆及这世经历,薛婧萱现下考虑事(情qíng)要周全许多。

    就好比现在,她便考虑到若是府中其他姐妹及兄弟都不知此事,独她知道,若被有心人拿出来一说,倒落人话柄。

    在薛府,她每走一步都需小心谨慎,稍不注意,便有可能万劫不复。

    玉芝脸上本是难以抑制的喜意,但在听到薛婧萱如此一问后,脸sè却是一僵,她不(禁jìn)面茫然,“六姑娘,奴婢只通知了您呢,玉桥她们几个去通知大爷、大夫人及二爷二夫人去了。”

    玉芝的这番回答令得薛婧萱眉头紧皱,“玉芝姐姐这是特意来通知我的?”

    玉芝忙点头应是,“是呀,府中的小主子们也就只您最是在意和关心老夫人的,老夫人醒来之事,定是要先通知到您的。”

    薛婧萱眉头皱得更加深了,她微微顿首,轻轻闭上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瞧着薛婧萱此刻动作,玉芝却是急了。

    六姑娘不应是如此反应啊。

    她刚到碧竹苑告知老夫人醒来之时,六姑娘明明很是ji动,碗筷放得恁是快,那往前的脚步也是急促不已的。

    但缘何现下却不走了,玉芝想不通透,只得急道,“六姑娘缘何不走了?老夫人醒了,六姑娘还是快些过去瞧瞧老夫人罢。”

    玉芝说完话,便看着薛婧萱,却见薛婧萱整个人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对她所言没有丝毫反应。

    她愈加似丈二和尚一般,o不着头脑了。

    玉芝刚才说话的声音可不小,冰菊、彩霞、彩蝶均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们其实也很是纳闷薛婧萱为何迟迟不去景泰院,但见薛婧萱似陷入沉思,便也只能默默站在一旁等待薛婧萱思考完。

    玉芝可比冰菊她们来得直接,见薛婧萱不说话,便又开口轻声喊道,“六姑娘?”

    薛婧萱这才睁开眼睛,一双杏眼如星星一般璀璨,她看向玉芝,言道,“玉芝姐姐,你要记住,今(日rì)不是来通知我老夫人已经苏醒,而是过来与冰菊讨论女红花样的。”

    说完这话,她又转(身shēn)看向冰菊,“冰菊姐姐,你将玉芝姐姐带到里间做女红吧。”……

    玉芝一愣,目光惊诧地看向薛婧萱。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巴微张,心中疑问重重,许久,才呐呐问道,“六姑娘这是?”

    薛婧萱缓步走向饭桌,一面拿起碗筷,一面说道,“既然其他兄弟姐妹也不知祖母苏醒,那我也不能知道,更不能现在去祖母院子。”

    薛婧萱这解释也不似解释,但冰菊与彩霞却是听懂了。

    冰菊忙上前拉住玉芝手臂,“玉芝妹妹,走,前儿个我才发现了一个新花样,咱们一起去瞧瞧,一会儿,咱们还可以给老夫人做一双鞋。”

    这下,玉芝愈发的不懂了,脑中尽是疑问。

    愣在一旁,不肯跟着冰菊走。

    见状,彩霞也上前说道,“玉芝姐便与冰菊姐去做女红吧。姑娘也知玉芝姐此刻前来乃是一番好意,但姑娘现在若是去景泰院,那姑娘在这薛府只怕也呆不下去了。”

    闻言,玉芝呆愣地眼珠动了动,似懂了三分。

    彩霞接着又说道,“刚刚姑娘问玉芝姐通知了哪些人,小主子中仅通知了姑娘,那岂不是将姑娘的(身shēn)份一下与府中大爷大夫人及二爷二夫人抬平了。不说这府中还有嫡女庶长子庶长女,便是没有,那也是犯了尊卑不分的大罪了。”

    “不是的,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玉芝摇头道。

    这时,薛婧萱停下手中夹菜的动作,抬眼看着玉芝,神sè极是感ji与认真,“玉芝姐姐,我十分感ji你今(日rì)这番举动。平心而论,你今(日rì)这举动真的让我感到十分温暖。但是,你这番举动却也为我带来了极大灾害,不只是我,便是玉芝姐姐你,怕是也难逃罪责。”

    玉芝(身shēn)子一震,她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xg,“这…这…怎会如此,奴婢没想到会这样的。”

    薛婧萱明白,玉芝这回算是想明白了。

    便道,“玉芝姐姐莫要惊慌,你便与冰菊姐姐前去做女红,若是被问起,你便死咬着是过来与冰菊探讨新花样的。其他的,我来应付。”

    “好…好…”因着紧张,玉芝说话都不太利索了。

    玉芝好歹是想明白了,冰菊忙带她前往里间,动作利落地找出女红,分了针线与秀样给玉芝。

    二人一离去,薛婧萱总算松一口气。

    又继续吃饭,但却觉今(日rì)的菜和饭均是如此难以下咽。

    仅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起(身shēn)往书案走去。

    彩霞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向彩蝶使了个眼神,便也跟着薛婧萱往书案走去,一面走一面问道,“姑娘可是要练字?奴婢为您研墨。”

    彩蝶虽然不大明白薛婧萱这是怎么了,但也未多问,只上前收拾饭桌。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