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示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闭眼笑曾经 书名:谋婿
    薛婧萱又陪着薛婧晗闲聊了会儿,但薛婧晗自听薛婧萱那一番耳语后便时常走神,薛婧萱便也不打算再多留,起(身shēn)告辞。

    薛婧晗也只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后起(身shēn)相送。

    其实薛婧萱也并未说什么,只以自己为例,提起了当(日rì)马儿受惊一事。

    薛婧晗对于那(日rì)之事缘由,本也是知晓一些的,经由薛婧萱一提点,便也知晓了大概。

    薛婧萱是这么说的,她说她不过是小小庶女,倒也碍不着母亲哪里,但母亲却能下此狠手,又提及大哥乃庶长子,母亲现下是没有嫡子的,若是大哥一旦高中,母亲定会以为彤姨娘会以此生异心。

    以母亲的xg子,肯定会先下手为强,最好的法子便是让大哥参加不了秋闱。

    不过薛婧萱也说道,这只是她个人猜测,做不得数,说出来不过是希望彤姨娘平(日rì)里注意下大哥的饮食或其他,若到时真因此参加不了秋闱就可惜了。

    薛婧晗本也是极为聪慧的,薛婧萱不过一提点,她便想了个通透,那(日rì)惊马之事,虽然没怎么追究,但她知道能压下来,定也是饶氏做得主,说不得与她脱不了关系。

    加之,饶氏本就憎恨锦姨娘,饶氏如此做倒也过得去。

    六妹妹与母亲尚无利益冲突,母亲但且如此,若真是大哥真能高中,于无嫡子的母亲来说,定无法安然。

    六妹妹说的倒不无可能,何况六妹妹自落水醒来,人也变得不一样了,说话做事哪里像在别院里养了四年的姑娘,倒比真正的大家闺秀还要好上几分。

    尤其是说话做事越加有条理和分寸的,倒与她的年龄不太相符。

    不过,薛婧晗也仅是如此想想,随后又摒弃这想法,只道六妹妹定是因为在别院过得凄苦,回府又经历诸多怪事,早熟了罢。

    薛婧晗本想马上去找姨娘相商的,后来想着若是现在便去,倒是为薛婧萱添麻烦,遂作罢。

    她打算按着平(日rì)去姨娘那里的时辰过去,这事不管六妹妹说得是否对,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

    薛婧萱却是不知道她的一番话令得薛婧晗想了如此多,她只是担心她前后转变过大,引得薛婧晗怀疑。

    毕竟只是十一岁左右的小姑娘,即便是大宅里,也不会知晓如此多,有如此多的花花肠子。

    她又不敢说她知晓前世发生之事,这可是十分惊悚的,若是被外人知道,说不得以为她是鬼怪。

    她这样一番作为,不过是向彤姨娘示好。

    在薛婧萱看来,府中老夫人能与饶氏抗衡,彤姨娘却也是极为特殊的,她有庶长子与庶长女做依靠,一旦饶氏被老夫人挑到了错处,若是以此被休了,彤姨娘是很有机会扶正的。

    当然,这得在薛世平不另娶的(情qíng)况下。

    不过,这全是薛婧萱想远了,在前世,饶氏可未曾被休,反倒生下了嫡子。

    薛婧萱要做的便是,让彤姨娘明白饶氏并不可靠,并不是善茬儿,若能引得鹬蚌相争,倒也可。

    这一世,她定不会让饶氏的正室位置做得如此稳当。

    薛婧萱离开红梅苑后并未直接回碧竹苑,反倒是又去了景泰院。

    她要过去瞧瞧老夫人的(情qíng)况。

    老夫人脸sè倒是变好了些,只是还未完全清醒。

    听冰岚说,中午的时候,老夫人睁眼过,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薛婧萱忙咧嘴笑道,“这是好事,说明彦太医的药有作用了。”

    “祖母,可得快快醒来才好,醒来了,明年又和萱儿一起看樱花。”薛婧萱又在老夫人耳边说着话,诉说着儿时记忆。

    只希望能让老夫人能早(日rì)醒来。

    皇天不负有心人,薛婧萱说了一会儿,正喝水润喉时,老夫人那枯黄的手指动了动。

    随后,她的眼睛微微颤动,好一会儿才勉强睁开眼。

    “醒了,老夫人醒了。”

    冰岚正准备将chuáng一边的帷幔拉下,怕窗外的阳光晒着,让老夫人不适,不想却见老夫人睁开眼睛,忙喊道。

    又连忙招来小丫鬟去通知薛世平和和饶氏。

    闻言,薛婧萱抬眼一看,果真是醒了。

    “祖母,”她声音微颤,带着哭音,“您可算是醒了,急死萱儿了。”

    不知怎的,一见祖母醒来,她便抑制不住哭泣,原来她对祖母的感(情qíng)还是如前世一般深。

    就算在心里认为祖母把她和姨娘当作棋子,她现下也不恨不怨了。

    老夫人这次醒来,也没坚持一会儿,不曾吐半句话,便又睡过去。

    所以,等薛世平和饶氏赶过来时,老夫人又睡过去了。

    薛世平又询问了下(情qíng)况,便匆匆离开,他这两(日rì)来得并不勤,许是政务比较繁忙。

    而饶氏,为了表现其为媳者的贤惠,还是坐了一会儿方才离开。

    只薛婧萱在景泰院呆得要久些,薛婧萱原是想禀了薛世平,让其再派人请彦太医过来瞧瞧老夫人(情qíng)况的,但观薛世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事又不能告知饶氏,让她派人请彦太医,薛婧萱干脆不提。

    直到饶氏离去,薛婧萱才小心将老夫人的右手放进被子里,然后偷偷为其把脉,见脉象平稳才放心离去。

    就这样过了两(日rì),老夫人倒是经常睁眼,但过一会儿便又睡着,彦太医也曾过来瞧过,只道这是正常的,药效才开始发挥,再过个三(日rì)左右,老夫人便会完全清醒的。

    彦初寒还是未曾见到薛婧萱,可是他却留了本医书在景泰院。

    他对冰岚说道,“这本医书里记载着老夫人病(情qíng),想来这府上各主子对老夫人病(情qíng)还是不太了解的,姐姐可给府上主子瞧瞧。”

    他又道,“姐姐可给来老夫人这里来得最勤的主子看,想必也只有来得最勤的主子最是将老夫人放在心上。”

    冰岚点头应是,心里琢磨着怕也只有六姑娘来得最勤了,到时可问问六姑娘,是否要看。

    临走时,彦初寒又说道,“这位姐姐,若是无人看,姐姐便帮忙收着,苑博下次过来时,再取走。”

重要声明:小说《谋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