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偷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此次行动,明珠虽为主帅,田豫为副,温俊臣为军师幕僚,实际上,真正指挥攻击的是田豫,明珠干脆放权到底,让田豫和温俊臣放手施为,自已留在城里等待预备队的到来,亦能迷惑住潜伏在城里的金军细。

    田豫和温俊臣率军在茫茫雪地上行军,即便有滑雪板替代脚力,速度飞快,仍然花了整整十天的时间方抵达天都郡城附近,大军躲藏东南一带的一处山凹处,距离天都郡城尚有四里多地。

    虽然做足了准备工作,但仍有上百士兵冻伤,摔伤二百多人,掉队数十,非战斗减员就近四百人,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中行军,困难可想而知。

    此时方是午时,距离天黑尚有一阵时间,为避免暴露行踪,将士们不敢生火融冰,浇筑冰屋,只能把地面上的积雪堆积起来压实,建起一座座简易的小冰屋,铺上厚厚的兽皮,然后躺在里边休息,默默的啃着**的干粮,美滋滋的喝着烈酒取暖。

    为激励出征的将士,卫大天子可是命丁喜运去了大量的衙内酒,这种浓烈香醇的衙内贡酒大陆闻名,但有钱都没法买得到,只有大秦的官员才有此荣幸,而且还是视官阶等级高低特供,当然了,荣立战功的将士,或作出特殊贡献的科研人员得到嘉奖时也有幸得到那么一二小瓶,一直被视为比黄金还要珍贵的特贡仙酿,更被士兵的视为荣耀。

    其实,衙内酒只不过是经过提醇的高度米酒,只不过物以稀为贵,卫大天子把握住了人们这种心理,没有把酒拿去出售赚大钱,而是封存起来,当作贡酒特供给手下的官员或奖励有功将士,用来收买人心,激励士兵的士气等等。

    也正因为如此,这衙内酒才会越传越玄乎,成为连各帝国君王都流口水的人间仙酿,现在,所有出征的将士都喝上这人间仙酿,除了感觉无上的荣耀,更激励他们的斗志,为帝国死战到底。

    田豫和温俊臣可不敢休息,两人披着白色的麻衣,趴在冰冷的雪地上观察敌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洒落,呼号的北风把雪花卷扬得飞舞不已,高高城墙一片银白,城头上没有看到有人走动,估计值守的士兵偷懒,都躲到背风处烧火取暖或睡懒觉去了。

    守城的士兵如此松懈偷懒也不奇怪,这种鬼天气冷得能把人给活活冻死,撒泡尿都直接冻成冰柱,只有疯子才会来偷袭。再者,这些被派出来巡守的士兵全是投降的伪军,在金人的眼里就是替他们卖命的下奴才,待遇可想而知,反正什么粗重脏累的活儿全落在这些伪军上,这些伪军心里要没怨气才怪。

    金帝国现在与西门博结盟,敌人目前暂时只有一个秦帝国,金军打自退守天都郡城之后,信阳省郡距离天都郡城虽近,但秦军一直按兵不动,没有任何异动,完全一副相安无事的态势,时间久了,这警惕心自然也慢慢的松懈下来。再一个,最外层的警戒网不是还有夜不收嘛,如果发现秦军偷袭,夜不收肯定会示警,所以无须担心安全的问题,顶多就是担心值守军官突然心血来潮,闲得蛋痛,跑到城头查岗而已。

    田豫和温俊臣率军行进,一直到抵达天都郡城下,只发现了两组金军的夜不收小队,审讯时,这些俘虏交待,第一组夜不收几天没回来,竟然没引起值守军官的怀疑,还自作聪明的认为是躲到什么地方偷懒去了,警惕低得都让人有点不敢相信。

    田豫和温俊臣观察了一下敌,除了留下十几个心腹护卫继续严密监视城池的动静外,他俩撤回大军藏匿之处,此时距离天黑尚有一段时间,全体将士都在抓紧时间休息,不过,这种极度恶劣的天气下,他们不敢生火取暖,只能卷缩在冰屋里,对全体出征的将士来说,实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田豫和温俊臣逐屋巡视,他们即便感觉疲倦,却不敢躺下来休息,这一战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容不得半点疏忽,他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将士们在如此恶劣条件下能否再撑过近二个时辰的时间,士气是否受到影响?

    让俩人宽心的是全体将士睡得很沉,他们全都是经百战的精锐老兵,再恶劣的条件也无法动摇他们的信念与斗志,知道残酷的战斗即将开始,一个个都抓紧时间休息,尽可能恢复消耗的体能。

    田豫和温俊臣回到临时指挥所,就着衙内酒啃了几口冰冷坚硬的干粮,然后才拥着裘皮大衣躺在,他俩也累坏了,现在需要抓紧休息一下,方有精力指挥即将到来的战斗。

    整片山凹处挤满了上万人马,但偶尔除了一两声马嘶声和呼号的北风,整座简陋的营地静悄悄的,仿佛空无一人,这就是精锐和普通或新兵蛋子的明显差别之一。

    虽说还有一个多时辰,但对田豫等人来说,非常的漫长难熬的,他醒来的时候,距离天黑尚有半个时辰呢。

    不过,所有的士兵已先后苏醒过来,钻出简陋的冰屋活动麻木的肢体,做好战前的准备。

    天色还没有暗淡下来,田豫已率所有将士起程,不声不响的在潜伏在城外光秃秃的树林里,数十名披白色麻袍的特种夜不收背负长索等攀城工具,借着夜色和风雪的掩护,悄然潜至城墙下面。

    今夜的风雪特别大,视野没法及远,即便城头有值守的士兵往城下瞅,也很难发现什么,首批负责攀城的特种夜不收都披白色的麻袍,与白茫茫的雪地融为一体。

    十几名特种夜不收合抱一根长长的大木桩,木桩一头有特种夜不收抱着,在同伴的助跑推动下,他借力爬上了表面结冰,异常湿滑的城墙,然后两腿盘住木桩,单手甩动飞抓,呼的一声往城头上甩,铁爪牢牢的勾住了城墙垛。

    那名特种夜不收用力扯了扯飞抓的长索,然后紧抓着长索往城头上攀爬,结冰的城墙异常的湿滑,稍不小心可能滑倒摔落城下,好在攀越障碍物是特种夜不收必学的主要课程之一,那名特种夜不收如灵猿一般,很快就攀爬上城头。

    城头上静悄悄,鬼影都没看到一个,很显然,负责值守的士兵都偷懒,躲进城楼里避风睡懒觉去了。

    那名特种夜不收把上背负的长索取下,一头绑牢在城墙垛上,一头扔下城,下边的同伴把软索编成的软梯绑上,然后往城上拉,两头固定在两个城墙垛上,下边的同伴抓着软梯,迅速往上攀爬。

    数十名特种夜不收沿着软梯攀爬上城头,他们分成几个小组,两组留守软梯,另外几组则负责清除城头上的值守敌兵。

    负责值守的两组伪兵全都窝在城楼里烤火取暖,大半甚至睡着了,两组特种夜不收潜近,用手弩杀,即便有伪兵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也被呼号的北风淹没。

    随着一张张软梯扔下城,大量的士兵攀爬上城头,牢牢的控制住城头的主要阵地,负责值守的几组金兵都被特种夜不收清除干净,厚实的城门被缓缓打开。

    田豫一挥手,率先进城,后边的将士鱼贯入城,自始至终,除了轻微的脚步声,无人发出任何的声响。

    按照原定的作战计划,各军的中郎将率领各自的部下沿街道向指定的方位摸去,他们尽可能的放轻脚步,加之呼号的北风就是很好的掩护,各军的行动都很顺利。

    当然了,每支队伍的前面都有几组特种夜不收或精心挑选的勇士负责开道,清除金兵的巡逻,各军才得以顺利推进,先后抵达指定的攻击位置。

    首要攻击的重点目标是金军的南北大营,将军府、府衙仓库等几处地方,各军分别潜至军营外,值守军营门口的几个金兵早被特种夜不收悄然无息的干掉,军营里的金兵正在呼呼大睡,士兵们得以大摇大摆的把大量的干柴干草等易燃物堆放在军营的四周。

    若是平时的袭营,直接挥军往里冲杀,但田豫在审讯俘获的一名金兵军官时,得知城里驻扎有一万五千人的金兵,另有二万五千人的伪兵,不吓了一大跳,城里的兵力竟有四万之众,显然是多不都很小心,留下如此多的兵力镇守天都郡城,可惜,他再怎么小心,也想不到负责镇守城池的统帅玩忽职守,守备松懈得让人都有点不敢相信。

    虽说是偷袭,打金兵一个措手不及,肯定能够取胜,但双方的兵力过于悬殊,如果金兵拼命反击,已方的伤亡肯定不小,田豫想要的是一个完美的胜利,他临时改变主意,突击改为火攻,反正军营的一角堆放了大量的干柴干草,显然是金兵用来生火取暖的,现在正好用来烤猪。

    把干柴等易燃物围堆军营的四周,各军在外围布阵,刀盾兵在前,后面是一层层的弓箭手,绑有油布的箭矢已经上弦,只等军官一声令下,立时点燃火箭,往军营里攒。。.。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