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如意算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野心勃勃的玄月要图谋天下,玄素居在周帝国站稳脚跟后,她又马不停蹄的对其他几个帝国进行布置,走的仍是高端上层的老路线,银子开路,结交权贵,再由他们把教中经过专门特训的女弟子送进宫里,媚惑君王,独**后宫,再慢慢的笼络大臣,渗透朝堂,拉起属于玄素居的势力,达到左右朝堂,影响君王决策的目的。

    招数虽然老,但成功的机率却高达99%,差不多可以说是百试百灵,这些,傅玉莹都知道,也清楚从银子铺路开始算起,到成功需要很长的时间,快则一二年,慢则三五年,但她急于想要证明自已的能力,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再等下去。

    掌教玄月对其他的几个帝国都开始暗中布局,唯独漏了金帝国,也不知道是疏忽了还是不屑?傅玉莹更相信是后者,在师父玄月、众位长老同门眼里,金帝国人都是还未开化,茹毛饮血的野蛮人,跟这种人交往,没地降低份,被天下人笑话。

    未开化的野蛮人?你们有谁真正出过关,去大草原走过看过?好,退一步说,就算金帝国人都是未开化的野蛮人,但他们铁骑的野战能力之强,都各帝国都心存畏惧,在中原已不是什么秘密,难道你们都忘了?

    傅玉莹足有百个理由反驳,但她却不敢说出来,掌教什么脾气,她心里清楚,认准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再一个就是她的私心作祟,你们认为不行的事,我偏要做成给你们看。

    当然了,她也不是意气用事,要图谋天下,当然得先了解天下大势,这一点对博才多学,又勤奋好学,且争强好胜的她来说不是难事,金帝国自然也在她的了解之中。

    她了解到多不都也是野心勃勃的一代枭雄,一直想染指中原,只差那么一点就成功了,结果却被叛离师门,投靠秦人的明珠给搅黄了,几场大战下来,金帝国损失惨重,不得不退回关外,多不都自然也把明珠,把秦帝国人给恨死了。

    表面上看,损失惨重的金帝国是被明珠赶出关外,失去了逐鹿的中原,其实不然,金军退守天都郡城反而是最明智的选择,大陆大乱战,局势乱得一塌糊涂,机会反而多的是,坐山观虎斗,在乱局中乘机休养生息,恢复元气,伺机而动,何偿不与秦帝国所作的一个模式?

    单只这一点,就能看得出多不都颇有谋略,而主动放弃若大一个义阳省郡,又需要多大的勇气、魄力与果决?足见多不都实是雄才大略的一代枭雄。

    如此雄才伟略的大枭雄,岂会是茹毛饮血、未开化的野蛮人?

    傅玉莹相信自已的判断,更相信自已的直觉,为掩藏行踪,她扮成村妇,走的是通往义阳郡城的羊肠小道,路上碰到一二个劫路的独行大盗,顺手灭掉,尸体扔进茂密的树林里。

    义阳郡城被常七和蓝枫放上一把大火给焚毁了,这一带形成了真正的无人区,丛生的杂草半腰高,随处可见藏其中的各种小动物。

    傅玉莹打算走崎岖难行的山道前往天都郡城,不想在方家村尾,即将进入崎岖难行的山道口碰到了正在那里休息的四王子福隆多。

    福隆多奉父汗之命前往翼城游说原晋帝国尚书左仆西门博,大金帝国愿意结盟,出动二十万铁骑协助他打败死对头公冶良,重新一统晋帝国,条件是割让龙虎、漓阳、曲阿三省郡。

    多不都的算盘打得可谓是噼啪作响,如果西门博真的答应了他的条件,大金就拥有南下中原的另一扇重要门户,漓阳和曲阿互为犄角,后面有龙虎险关为依托,进可攻,退可守,真真正正是在中原腹地站住了脚。

    依西门博目前的处境,确实有点不好过,他虽与死对头公冶良打得难分难解,呈僵持态势,但公冶良坐拥晋都西京,曲阿、平阳、严州、富平四省郡都是他的势力范围,且又深处腹地,暂时没有受到其他帝国的攻击,可以集中精力与西门博决战。

    反观西门博,虽坐拥龙虎、漓阳、澎城、丰平、晋西、安源注大省郡,表面上,地盘比公冶良还要大,实力比公冶良还要强横一些,可实际上,龙虎关面临金帝国的强大压力,一兵一卒都不敢调动,还得调拨武器装备、粮饷等军用物资。西北的晋西与楚帝国接壤,被二十万楚军围攻,数度告急,援军增派了两拨才守住了城池。西南的安源省郡同样面临晋安一样的处境,被十八万汉军围攻,即便守住了城池,也一样损失惨重。

    面临如此境况,自然是极为不妙,福隆多本以为此次能够成功游说西门博,谁想西门博就象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拒绝了他的好意,这让福隆多心里很受伤。

    他心不怎么好,一路回程都是缓行,当是观光赏景散心,行至方家村时人困马乏,正坐在那里吃干粮休息,傅玉莹的出现引起他的警惕。

    随行的几名侍卫更是抽出弯刀,把福隆多围护在中间,虎视耽耽的盯着傅玉莹,其中两人摘下马鞍上的骑弓,对准了她。

    方家村的人早逃的逃,被杀的被杀,整个村落早空无一人,一派荒芜,即便附近还住有几家猎户,但那都是被大金收买的眼线,一般人哪敢出现在这里,何况还是一个女人?傅玉莹自然被他们视为危险的不速之客。

    福隆多推开侍卫,走到傅玉莹面前,在三丈开外停下,抱拳作揖,微笑道:“这位小娘子,小生福隆多有礼了。”

    他仰慕中原化,起居穿着都山寨中原人,扮起读书人有模有样,除了肤色稍黑,怎么看都象正宗货。

    傅玉莹突然出现固然引起他的警惕,但他一点都不害怕,边的几名侍卫都是久经沙场的高手,他本的武功更高明,统兵打仗时常冲锋在前,什么凶险没有经历过?

    他主动上前打招呼,是想查探傅玉莹出现这里的目的,傅玉莹的易容非常高明,以他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仍看不出来,若不注意,还真当她是个三十好几的村妇,是傅玉莹那双露在袖外的手暴露了她的年纪。

    “当面可是四王子福隆多下?”

    傅玉莹声询问,她内功深厚,耳力异于常人,福隆多的几名侍卫看到她出现时,都紧张得抽出弯刀,凝神戒备,其中一人还低叫了一声下,让她心中一动,加上福隆多报的是真名,让她猜测到了某种可能。

    不过,她这话一出口,福隆多后的几名侍卫立时脸色大变,挥刀就要冲上,却被福隆多喝止。

    他坦然承认份,脸上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正是小王。”。.。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