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亏大发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在卫大天子纠结良久,才下了决心,派人把黑衣卫统领丁喜召进宫中议事之际,巫悠已带着夫人洛如玉,押着五花大绑的小漓进宫请罪。讀蕶蕶尐說網

    对寻常百姓来说,皇宫是真龙天子居住的地方,神密且神圣,不可亵渎,即便是出世族的洛如玉,进了皇宫,亦同样惴惴不安。

    虽说她不知道服侍多年的贴侍婢小漓是内,但天子遇刺,她确实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算不为她自已,也要为夫家,还有娘家请罪,此刻,她正战战兢兢的陪着相公跪在养心外,等候天子发落。

    这事可是很严重,砍脑袋只是小事儿,抄家灭族都有可能,来之前,她心里已下定决心,如果天子真的龙颜震怒,她就拼命的把所有的过失都揽到上,被砍脑袋也要保住相公和娘家不被牵连。

    卫大天子正在养心里吩咐刚进宫的丁喜,听小太监禀报,巫悠夫妻俩跪在外请罪,而且还押来了内,愣了一下,随即对丁喜使了个眼色,然后心神领后,隐入中的重重帐幔里。

    随后,卫大天子端坐平时临时休息的胡上,命小太监传召巫悠进来,小六子垂手侍卫侧,内除了四名小太监外,其他的宫女小太监都退出去。

    那四名小太监是小六子精心挑选的,习武的天资都不错,他们在小六子的指点之下,现已修练内廷秘笈《葵花宝典》,而且已小有所成,至少已接近一流高手的水准,假以时,宫里又多出四个玩绣花针的顶尖高手。当然了,能不能达到小六子现今的水准,就看他们的努力与天赋了。

    在小太监的引领下,巫悠夫妇进,双双跪倒在卫大天子面前请罪。

    “起来吧,个……”卫大天子笑骂道,突觉不妥,连忙闭口,他平时常用这种口吻跟巫悠说话,习惯成自然,忘了下边还跪着他的媳妇,长安城里颇有名气的洛大淑女。

    “谢老大。”

    巫悠暗中喘了一口大气,然后笑嘻嘻的站起,他回以平时的口吻,虽有点不敬,但内都是大王的心腹亲信,倒也不打紧,大王的习,他再了解不过,如此近乎,就是猛拍大王的马,消除大王心中的不满与怒气。

    他站了起,却看到夫人洛如玉仍跪伏地上不起,不吓了一跳,忙轻咳一声,见她没未有任何反应,忙伸脚碰了碰她,洛如玉的子动了动,却仍长跪不起,她已打定主意,大王不赦免她娘子,她就长跪不起。

    卫大天子见此,拿眼瞪着巫悠,你媳妇这是想干啥?

    巫悠苦笑耸肩摊手,表示自已也不知,或是无奈。

    卫大天子心中已隐隐猜测到洛如玉长跪不起的意思,不狠瞪了巫悠一眼,叉你个腿的,好端端一个名动长安的大淑女,嫁进你家门之后,也变得会耍无赖了?

    巫悠却一膛,猥琐的脸上露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表,这是本军师调教有方呐,嘿嘿。

    这厮的脸皮一向厚得弓箭都不透,卫大天子对此也无奈,只好对着洛如玉说道:“巫夫人请起。”

    平和请起,里边的意思可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已是天子给足了恩典,偏洛如玉仍然长跪不起,只是叩头道:“如玉谢过大王的恩典,但如玉乃戴罪之,不敢受此恩典。”

    “……”

    卫大天子瞪了巫悠一眼,个腿的,你媳妇可把你的痞给学足了,在宣夫妻俩进之前,已有小太监禀报过况,知道如玉只是无心之举,但自已若不表个态让她放心,这位名动长安的大淑女就耍赖长跪不起了。

    “朕都知道了,赦你无罪。”

    “谢大王。”

    洛如玉大喜,连忙叩头谢恩,这才欢欢喜喜的站起,大王既然赦她无罪,自然也不会怪罪到相公和娘家人了。

    “不过——”

    突听到天子拉长的声音,可她把给吓了一大跳,难不成大王要反悔不成?她反应极快,咚的一声跪下,不顾膝盖的疼痛,连忙叩头,抢着说道:“君无戏言,大王您可是赦免了如玉的。”

    卫大天子捉狭的看着巫悠,让你媳妇赖皮,哥吓她个半死,扯平,嘿嘿。

    “君无戏言,死罪免了,活罪可逃不了,罚你相公一年俸禄,另外,朕听说你家相公也作得一手好诗,另罚他在月内作五首好诗。”

    “谢大王恩。”

    刚给吓得花容失色的洛如玉叩头谢恩,这下她可完完全全的松了一口大气,罚一年的俸禄对相公来说,只是小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惩罚,也是天子对相公的恩宠了。

    作诗五首,那更不用说了,自家相公的才还是厉害的,甚至比一些名声在外的清流名士还要牛叉叉嘿,他就是凭着五首堪称名篇佳作的诗词赢取自已的芳心的,还怕他作不出来?

    洛如玉喜笑颜开,一旁的巫悠整张脸却全垮了下来,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端坐胡之上的天子,他虽有点小才,但才在坑人方面,吟诗作词神马的则是他的短板,一个月内作五首上好的诗词,这不是要他老命嘛?大王啊,不带这样整人的。

    卫大天子直接无视巫悠那可怜兮兮样,挥了挥手,示意这事就这么定了,能把这厮整成这样,心里有种快意恩仇的爽歪歪感觉。

    接下来就是提审小漓,巫悠忙把所知道的述说一遍,小漓只是玄素居的外门弟子,知道原本的不多,基本上也被他给出来了,这是一个可怜复可恨,又让人钦佩的女人。

    洛如玉同样泪眼汪汪的恳求,不要折磨她了,给她一个痛快吧。

    换是一般人,刚被大王赦免无罪,拼命的撇清关系都来不及,夫妻俩竟然还替小漓求,若非是卫大天子知道这厮忠心耿耿,恐怕早被拖出去砍脑袋了。

    其实,卫大天子知道了事的经过,也不有点钦佩小漓,甚至还有点害怕,不过,他心里清楚,社会一直在进步,任何阻挡社会进步的任何人或事都必被碾成粉碎,而他,只不过是在后面作为那个推动车轮前进的人而已。有些事必定要发生,即便是他,也无法阻止,唯有顺应社会前进的潮流,方能生存。

    小漓是个可怜的女人,但因为她,自已差点挂掉了,为此还死伤好几个侍卫,他们也有妻儿老小,所以,给小漓一个痛快已是天大的恩典。

    可惜小漓只是玄素居的外门弟子,知道的事少得可怜,至今仍不知那个虚云居士是否就是玄素居的无嗔居士所扮?

    呃,哥好象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他拍着脑袋,这会才记起来要派大军把整座苍夷山包围起来,把碧云道观里的所有女道士都抓起来审讯,因为玄素居的刺客行刺失败,已经打草惊蛇,之前拟定好的计划全部作废了。

    这会才记起来要抓人,恐怕人家早溜之大吉了,失算了,个腿的。

    不过,人没到黄河,总是不死心的,他来不及派人通知驻扎在卫县的中央军团,派人把城卫军紧急调起来,直扑苍夷山。

    一旁的巫悠也不停的拍着额头,连呼失算,他也是被家里出的大事给吓蒙了头,急于摆平,也忘了提醒大王出动大军捉人。

    果然,没过多久,有小太监来报,城卫军冲进碧云观后,里边除了几个平时被雇佣来打扫清理的下人外,观里的女道士早溜个清光,城卫军差不多把整座碧云观都翻了个底朝天,一文铜板都没搜到。

    卫大天子连拍大腿,心中大骂无嗔居士行事可够绝的,竟然连一文铜板都没给他留下,碧云观香火很旺,前来上香求子的虔诚香客很多,而且不少是世族或富家女子,出手可大方得紧,有的怀上了孕,为了感谢虚云居士作法赐子,可是送了不少银子作为报答。

    这一回的生意可真的是亏大发了。

    一。.。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