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真正的内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卫大天子的御用军师祭酒巫悠回府的时候是黑着脸,守在府外的卫兵一个个噤若寒蝉,他们不知道老爷是啥时候出去的,但回来咋这副要宰人的表

    巫悠回到府里,没有直接去后院,而是去了书房,书房是地,没有他的传唤,即便是几位夫人都不敢擅自进去。讀蕶蕶尐說網

    巫悠进了书房,随即命人把巫勇、关索、成元棠三个正副卫队长叫来,低声吩咐了一通。

    关索和成元堂都是屡立战功的战将,被卫大天子调派给巫悠充当侍卫,两人担任巫悠的侍卫队副队长。

    正队长巫勇原名张勇,个人武力值极强,他本是唐帝**中的一名哨长,在与大秦的战斗中负重伤,奄奄一息,已被清理战场的士兵当作死人,扔到堆积如山的尸堆里,准备火化。

    或许是他命不该绝,或许天意,右军师祭酒巫悠突然心血来潮,跑来战后一片狼藉的战场转悠,无意中看到张勇的手指头动了一下,若是以往,这厮看都不看一下,直接拍股走人,但那天他竟然大发善心,让侍卫把张勇从尸堆里扒了出来,抬上担架,送到野战医院医治。

    军医为救治本国的伤员,原本就忙得焦头烂额,张勇伤势如此之重,又是敌国人,若不是看在巫悠的面子上,恐怕直接被军医给扔进装尸的马车拉出去火化了。

    张勇不仅得到军医的全力救治,还住在只有将军级别才能享受的特护病房里,有专门的护士全天护理。巫悠的救人之举只是偶尔的心血来潮,第二天就忘记了,他更不知道院方给了他这么天大的面子,直到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的张勇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这才记起,曾经有过这么一回事。

    从那以后,一心想要报恩的张勇就成了巫悠的一名侍卫,他的亲人都在战火中死于非命,再无任何牵挂的他干脆更名巫勇,以示忠心与报恩,也成为巫悠最信任的心腹,被委予护卫队队长之职。

    听了巫悠的一番吩咐,关索和成元棠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以为听多错的表,他们虽然也是巫悠的心腹,上带着巫氏的烙印,但骨子里仍然忠于天子。只有巫勇神色自若,老爷的话就是命令,只有服从,没有异议。

    随后,关索和成元棠退出收房,调动人手,着手做好准备,巫勇则留在书房里,守护在巫悠的后,当然了,书房里可不止他们两个,还隐藏在好几个特种夜不收的死士,以防不测。

    卫大天子对手下的心腹亲信向来都很不错的,特别是巫悠这种亦臣亦友的心腹,更是特别的关照,从特种夜不收里抽调十名死士给他充当近侍卫。

    安排好之后,巫悠命下人把夫人洛如玉叫来。

    “相公,您这是怎么啦?”洛如玉在侍婢小漓的搀扶下走进书房,看到相公黑着一张脸,不吃了一惊。

    巫悠伸手,阻止她过来,盯着她的眼睛,沉声说道:“大王在苍夷山遇刺。”

    “啊……”洛如玉掩嘴低呼,一副不敢相信的吃惊表

    “一些刺客混在路边休息的百姓群里,其中三个神手用长索从山顶垂吊下来,挂在绝壁上……”巫悠没有理会洛如玉的表,只是盯着她的眼睛,继续往下述说整个行刺的过程。

    “大王他……他没有事吧?”

    当巫悠说到那三个神手同时箭,其中一箭正命中卫大天子的的后心要害时,洛如玉不出声询问,脸上满是担忧与紧张的表

    “你认为呢?”

    巫悠冷声反问,在他看来,洛如玉越是表现得越冷静,越说明的她有问题,嗯,正如大王所说的,不愧是演技派的高手,绝对的好莱坞影后。

    “我……啊,相公,你怎么……”

    洛如玉终于感觉到了相公的异常,俏面瞬时一片苍白,凤眸一红,水雾涌现,一副很受委屈的楚楚怜表

    “行刺的时机很对,行刺的目标准确无误,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行刺!”

    巫悠越说,声音越冷,他也不想怀疑自已的夫人,但想不怀疑都不行,大王的行踪,他只告诉洛如玉一人,就连最宠的乐娘都没告诉,刺客不仅能够准确的掌握大王的行踪,而且还准确的认定大王的份,以他为行刺目标,肯定是有人泄露消息,那个人,除了自已刚娶过门没多久的夫人洛如玉外,还能有谁?

    “念在你我夫妻一场的份上,你还是自首吧。”

    巫悠重重的叹息一声,脸上露出悲伤的表,为了把洛如玉追上手,他可是费了不少心机,甚至厚着脸皮去求大王作诗,如讨洛如玉的欢心,当他成功的把洛如玉娶进家时,还以为自已是这世上最幸运最幸福的男人,直至大王遇刺之后,他才明白,自已坑人无算,最终也被人家给坑了一回,而且坑得很深,很痛。

    俗话说得好,一夜夫妻百恩,他打心底是喜欢洛如玉的,所以希望她能够自首,免受皮之苦,也避免整个洛氏家族遭受灭顶之灾。否则,落到黑衣卫的手里,那才的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相公,妾……”

    洛如玉还争辨,不防后的侍婢小漓突然发难,右手五指疾张,扣住她的颈脖,左手持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贴在她的脸颊上。

    “小漓你……”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洛如玉吓得魂飞魄散,她突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服侍多年的贴侍婢小漓才是细,自已把相公的行踪告诉了小漓,小漓借口解手,把消息传了出去。

    侍卫队长巫勇铮的抽出佩剑,挡在巫悠面前,几名死士从藏处冲出,涌到巫悠的面前,组成了一道人墙,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巫悠的安全,至于夫人洛如玉的安危,暂时排在后边吧。

    这突然间的变故,硬是把一向反应敏捷的巫悠给震得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哈——

    他突然怪叫一声,推开挡在面前的侍卫,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上,噼噼啪啪的抽自已的脸。

    一。.。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