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长安之变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谢欣发出行动的命令后,在内侍监副总管李元常的引领下,从侧门进入养心内,后簇拥着数十名披内宫甲士铠甲的侍卫高手。

    这些侍卫都是早年跟随他出生入死,忠心上绝对没有问题,他们在内线的帮助下悄然混进皇宫,换上内宫甲士的战衣铠甲,等候他的命令。

    若大一个皇宫,外层有羽林卫和卫骑军拱卫,内有内宫甲士,足有万人之多,谢欣根本不可能都全部收买,绝大多数对卫氏忠心耿耿,想收买也收买不了,人手方面虽然不足,但只要计划好,在轮流值岗的时候换上他的人,问题自然得以解决。

    大王驾崩的消息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苏皇后不在,一众妃子全都慌得手足无措,太子下即便接到飞鸽传书,快马加鞭赶回来,也至少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侍监总管宫公公只好擅自作主,暂时压下消息,等候苏皇后回宫或太子下回来再作决定。

    这个提议正中副总管李元常的下怀,乘着宫总管忙得焦头烂额之际,他领着谢欣一行人悄然进入养心内。

    谢欣对卫煌的尸体不感兴趣,他让李元常带他直奔偏的御书房,先拿到诏书和传国玉玺再说。

    御书房外有十数名内宫甲士把守,看到李元常和谢欣等人走来,有甲士上前阻拦,却被李元常一通斥喝,他是奉大王之命前来取诏书。

    一众内宫甲士被骂得晕头转向,还没有明白过来,谢欣的侍卫突然发难,缴了他们的械,制了昏,扛进书御房里的角落堆放。

    谢欣看了一眼诏书,随即撕得粉碎,亲自提笔书写了两份诏书,一份是废掉太子卫宝玉的诏书,一份是由他继承王位的诏书,再拿起传国玉玺加盖上印章,两份假诏书就变成了货真价实的诏书。

    “臣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李元常不时失机的猛马,让谢欣感觉全轻飘飘的,仿佛长了翅膀要飞起来一般。

    为了这一刻,他忍了很久,也筹备了很久,可以说是花费了大半生的心血,眼看成功在望,难免有点得意妄形,诏书已在手,接下来,他只需要控制住长安的局势就大功告成。

    在长安城里,他也伏有几支伏兵,这些伏兵都是被他收买或对卫氏父子所作所为极为不满的世族豪强的私兵,再加上城卫军、羽林卫、卫骑军里也有一些被他收买的中高级军官,这些中官级军官只需要压制住手下的士兵,就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他唯一担心的是夏侯衡掌控的五万中央军团,好在有孙颌的青龙军团和数万地方私兵牵制,相信夏侯衡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到时候只需要坐等卫大太子自投罗网就是真正的大功告成了。等到他完全掌控局势,再对卫氏的所有势力进行毫不留的大清洗,以巩固他的王位。

    “咦,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正作着美梦的李元堂似乎听到了什么了,皱眉询问谢欣边的侍卫。

    几名侍卫侧耳倾听,外头隐隐约约传来吼杀声,令他们的脸色不一变,不安的看向谢欣。

    “怎么回事?”

    得意洋洋的谢欣也不色变,他也听到了宫外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吼杀声,按照行动计划,不应该是这样才对,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一众侍卫面面相觑,他们虽极得谢欣的信任,但哪知道整个具体的行动步骤,只能大眼瞪小眼,一副茫然不安的表

    “哎……”

    谢欣突然手捂腹部,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这腹痛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种关键的时候突然发作,真是要人命了。

    “大王,您怎么啦?”

    擅长拍马的李元常上前搀扶,却好象白看到鬼一般,整个人慌不迭的退后,脸上尽是恐惧的表

    不仅是他如此反应,就连一众侍卫也是同样的反应,一个个慌不迭的退后,脸上尽是惊骇表,仿佛谢欣是吃人的恶魔,一个个躲得远远的。

    “你们这是怎么啦?”

    谢欣皱眉喝问,他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撑在案桌上,腹部传来隐隐痛感,虽不强烈,但却令他感到很难受,全的力气仿佛被那隐隐的痛感一丝一丝的抽空,几乎无法支撑全的重量。

    “大……大王……你……你的脸……”

    远远退到角落里的李元常手指着他,声音因极度的恐惧变得有些发颤,脸上的表因惊吓恐惧,变得苍白无血。

    “我的脸?”

    谢欣皱眉,这帮家伙怎么看他的表象看到鬼一般?他本能的抬手摸脸,脸部好象麻木了,没有触觉,不过,手指头好象摸到了粘湿的东东。

    呃,流鼻涕了?

    感觉到鼻孔传来微痒,有液体流出的感觉,他用衣袖擦了擦,整个人顿时给吓傻了,两腿一软,跌坐地上。

    他的官袍袖子上沾了一大片液体,但不是鼻涕,而是红中带黑,黑中带蓝的粘液,也不怪李元常和一众侍卫如此恐惧的表,实在太诡异吓人了。

    “朕……怎么啦?”

    谢欣强忍腹中阵阵绞痛,拼命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奈何阵阵越来越清晰的痛感仿佛把他全的力气都给抽空了,全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大……大王……您……怎么啦?”

    李元常和一众侍卫躲得远远的,脸上尽是惊骇恐惧表,如此诡异形,实在太吓人了,完全超出了他们所知的范畴。

    “他中了相思蛊。”

    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的女声在御书房外响起,一宫装丽人缓缓走进来,俏面苍白得不带一丝血色。

    “主母……”

    几名侍卫本能的躬行礼,来者正是长公主卫璧,谢欣名媒正娶的夫人,也是他们的主母。不过,主母怎会出现在这里?

    “你……你这个人……”

    瘫坐地上的谢欣手指卫璧,咬牙切齿的咒骂着,他现在才突然想起来,大婚时的洞房花烛夜,喝交杯酒的时候,卫璧曾提到过相思蛊,说若有一,他负心或做出危害卫家的事,体内的毒蛊必定发作,受尽人间最痛苦的折磨,他当时急于行周公之礼,只当是玩笑话,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再说了,就算是真的,天下哪有这么神奥诡异的毒蛊,你当是神仙啊?

    现在回想起来,好象这邪恶诡异毒的毒蛊还真有啊?

    “这世间,男女相恋,山盟海誓,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卫璧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说给谢欣听,但脸上尽是缅怀的神,整个人似乎已沉浸在对美好往事的回忆之中。

    “相思,顾名思义,自是对人的无尽思念,甜蜜,却又痛苦,相思愁,相思苦,相思断肠,肠断断,一了百了……”

    这种时候了,主母还有心沉缅往事?

    李元常和一众侍卫初时都皱着眉头,但渐渐的,他们一个个都感觉脚底发寒,头皮发麻,背后的汗毛根根竖起,刚主母说了,那个极其邪恶毒诡异的毒蛊叫作相思蛊,相思断肠,肠断断,一了百了,再看看主公现在的诡异形,那岂不是说,主母所说的这些诗画意,其实就是相思蛊的可怕毒效?

    “你现在相信这世上真有蛊的存在了吧?”

    卫璧苍白无血的脸上现出一抹凄美的笑容,她记得九岁的时候,曾跟随娘亲去一个叫隐村的地方,在那里住了一年,也认识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人,相思蛊就是她缠着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独眼婆婆要的,却没想到很多年以后,独眼婆婆所说的话真的应验了。

    那位独眼婆婆难道是神仙不成?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