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风云暗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其实,还有更多的高手可以调派,收编的失意堂弟子中,一些堂主、护法、长老和神使级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有不少人的手甚至比卫煌招揽的护卫还要强横,只是出于安全上的考虑,卫煌觉得使用自已招揽的那批老人更感觉安全一些,因此没有动用失意堂的高手。不是所有小说网站都是第一言首发,搜索+看书网你就知道了。

    不过,黑衣卫的高手,留在长安的特种夜不收可是尽数派出,听命苏月皎的调遣。

    现如今,特种夜不收已扩充至二千人的编制,其中一千人被派至几处边关执行各种任务,尚有一千人留在长安待命。

    特种夜不收除正式编制外,尚有五百人的后补队员,每天都在接受各种地狱式的强化特训,随时补充意外损失的正式特种夜不收。

    卫煌的命令是把这些不管是正式还是替补后备的一千五百人全部调派给苏皇后,但苏月皎觉得完全没有此必要,何况长安城里也是风云暗涌,因此,她只动用了五百人,剩下的全部留在长安待命,以防随时出现的意外。

    丁喜也是同样的想法,见苏皇后如此安排,他也乐得抗旨不遵。

    卫煌站在皇宫的城头上,目睹苏皇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这才回返寝宫。

    “大王,老神仙不见了。”

    才回到寝宫里,就有小太监颠的跑来报告,老神仙是苏皇后的师父疯道人顾道长,这位神龙不见首尾的高人近来突然对炼丹感兴趣,皇宫里的材料多的是,顾道长也就留在皇宫练丹,宫里的小太监都成了试丹的实验体,虽偶有意外,但至今仍未有吃丹挂掉的事例。

    “好。”

    卫煌笑了,笑得象一只修练千年,已经成精的老狐狸,苏皇后以涉险的事儿,是他通过宫女有意无意的泄露给顾道长,结果,苏皇后前脚刚离开皇宫,顾道长后脚就失踪了。

    也不怪顾道长如此着紧,他收了十几个徒弟,这些徒弟要么因意外英年早逝,要么太过愚钝,或者说太过执迷,反而失去了应有的灵,修为止步不前,唯独平时大大咧咧的苏月皎,天资还不是所有弟子中最好的一个,修为反倒一再得到突破,已足以继承他的衣钵。

    他之所以留在皇宫,一方面固然是对炼丹感兴趣,一方面是整理毕生所学,编写成书籍,准备交付给这个让他很满意的徒弟,听闻徒弟去冒险,他自然是坐不住了,暗中替徒弟保驾护航,以免衣钵失去传承。

    有这位神仙级的老怪物暗中保护夫人,卫煌自然大为放心,心也格外的舒畅,他心一好,不免吞服了两粒由御医配制的虎狼丹药,然后拉着几位妃子去泡温泉,打水仗,结果受了风寒,把一众御医忙得焦头烂额。

    大王染了风寒,卧不起,自然无法主持朝政,朝中事务基本交由内阁处理,奏折堆满了几张案桌。

    也因为他生病,朝中弹劾太子的奏折多如雪片,反正各种不是,一点点的小问题都被放大,更有一群言官直接跪在宫门谏言,请求削了太子的兵权,以维护朝廷的体制等等。

    卫煌气得恨不得把那群言官宰了,但为了拖延时间,他给予的回复是容我想想,那群言官这才起回家。

    他心不好,又被这群怀有异心的大臣搅得头大如斗,加之年老体衰,任御医们如何施尽岐黄之术,病丝毫没有好转,反有加重的趋势。

    也正因为大王犯病,卧不起,朝堂风云暗涌,元老派和少壮派吵得不可开交,两派之中又有一些持中立,也有一些是忠心的保王一派,总之吵得不可开交,就差没有动拳头了。

    丁喜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直冷眼旁观,所以比一般人看得清。

    苍云大陆重文轻武,因此造就了文官集团和武官集团的对立,而黑衣卫虽属天子亲军,却是另类的存在,更被文官武将视为毒虫猛兽,敬而远之,为黑衣卫统领的丁喜不仅没有朋友,在朝堂之上也被大臣们不约而同的孤立,成为孤家寡人一个,他每天虽然都上朝,但一般也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如果他没有吱声,或上奏折,所有人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大王突然重病,朝堂风云暗涌,皇后又不在,丁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虽暗中做了各种部署,但形势有点不妙,有越闹越大的趋势,说得严重一点,已经有点失控了,纠结良久,他还是唤来几名心腹亲信,持他的亲笔书信,悄然离开长安,前往信阳省郡面呈太子下。

    大王的意思是想让太子下安心的镇守原晋帝国的占领地,他为大秦做得已经够多了,大王则在传位之前把朝中所有不稳因素一口气扫清,自已背负骂名,也要留给太子一个平稳的大秦。

    出发点是好,但现在形势有点失控,苏皇后又不在宫中,他担心会出什么意外,不得不把大王给卖了,相信大王会明白他的一番苦心。

    其实,卫大太子虽远在信阳省郡,但朝堂的任何动静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也知道父王病倒了,但没有圣命,他也不能私自回京看望,心中郁闷到极点。直至黑衣卫密谍送来丁喜的亲笔书信,他这才明白父王的一番苦心,也让田策、温子山、巫悠等一众心腹全都松了一口气。

    也不怪他们如此着紧,一朝天子一朝臣,站队可是很要命的大事儿,站对了,后半边可就发了,起码也是从龙之功,站错了,掉脑袋只是小事,弄不好连累家人族人,几十上百颗脑袋掉得唏哩哗啦的。

    他们可全都是太子一系的,想抹也抹不掉,朝堂上的各种声音可是对太子下非常不利,偏大王的旨意似乎也有打压太子下的意思,怎不令他们担心?

    现在明白了大王的心思,所有人不仅松了一口大气,心里还偷着乐呵,从龙之功是跑不了啰。至于那帮倚老卖老,看不清形势,甚至怀有异心的元老一系的老家伙们,自已作死的节奏,到时候怨不得别人。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