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死里逃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幕后黑手的势力强大得令魏老四心惊,不过,他得先保住小命,方能把消息传递出去。友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看书网

    他迅速权衡了一下,不顾那个隐藏在暗处的神箭冷箭,冒险向山顶冲去。

    魏老四的判断很正确,山下、山腰两侧都有不少黑衣人拥来,而山顶没有人。

    魏老四几人虽然累得气喘吁吁,两腿麻痛,但求生的**潜发出惊人的潜能,他们连跑带爬,借着大树的掩护,拼命的向山上奔逃,并且过了几支袭而来的劲箭。

    “啊……”

    奔逃中,一名黑衣卫陡觉后背猛的一震,无边痛浪迅速传至神经中枢,令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呼,庞大的体往后一栽,顺着山坡滚落山下。

    又一支劲箭呼啸而至,一名黑衣卫大腿中箭,惨呼摔倒,滚了几滚,被一棵大树接住,才没摔下山。

    “撑住。”魏老四呼吼着,救人。

    “老大快跑,小的妻小拜托了。”那名黑衣卫呼吼,咬破了藏在嘴里的毒囊,七窍很快流出黑血。

    所有黑衣卫都配备有一粒毒胶囊,以防落到敌人手中时,熬不住酷刑招供,当叛徒会连累家中的亲人,死了还能混个烈士,家人还能领到一笔颇为丰厚的抚恤金。

    “兄弟你放心,只要老子有吃的,绝对饿不了她们!”

    魏老四含着泪水呼吼,拼命的向山上奔逃,这些手下可都是跟着他赴汤蹈火的老兄弟,如今却一个个死在他面前,令他的心头有如刀绞一般的疼痛。

    “小五跟上。”百忙之中,他仍不忘了催促仅存的用刑高手小五。

    “老大,我跑不动了,你走吧,我老母也拜托了。”

    气喘吁吁的小五止步回,苍白的脸上充满了绝然神色,他擅长用刑,但体格稍弱,与其拖累老大,所有人葬荒山,不如掩护老大逃脱,至少家中的老母还能得到老大的照顾,他挂了也无牵无挂。

    “小五,你说什么疯话?快走……小心……”魏老四破口大骂,都什么时候了,平时机灵的小五咋突然间变傻了?

    “啊……”一支劲箭袭而来,小五躲避不及,部中箭,惨呼倒下。

    “小五……”

    魏老四悲吼一声,拼命的向山顶奔逃,现在不是感用事的时候,他必须活着,才能把消息传递出去。

    后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呼,奔逃中的魏老四百忙之中扭头回望了一眼,看到一个持着强弓的瘦高黑衣人正摇摇晃晃的倒下,在他的裆部下面,深深的插着小五的佩剑。

    小五虽然部中箭,但没有中要害,他忍痛趴伏在地上装死,等那名一直潜藏得很隐密的神箭手近时才突然出手,一招海底捞月,把佩剑整个送进敌人的裆部。

    老子至少拉了一个垫底,嘿嘿。

    小五嘿嘿直笑,只是,椎心的疼痛令他的五官都扭曲,变得极狰狞吓人。他咬破了嘴里的毒胶囊,然后安安静静的躺在草地上。

    山下,还有山腰两侧,都涌来大群的黑衣人,闷声不响的朝魏老四扑来,不过,尚有一截距离。

    那名神箭手被小五干掉,魏老四没有了牵制,得以放心狂奔,一口气奔上了山顶,不过,他整个人呆住了,山后是悬崖绝壁,根本无路通行。

    他站在悬崖边上,探头望了望悬崖下的滔滔河水,一咬牙,纵往下跳。

    左右都是死,落在那些人的手里,只怕死得更惨,跳下去,可能摔死,也可能淹死,但也可能有一丝机会,他只能死中搏上一搏了。

    山下的黑衣人追至,望着悬崖下的滔滔江水,为首的冷哼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给我追下去!”

    “……”

    一众黑衣人心生不满,不过,无人敢当着首领的面发牢,转飞奔下山,分别从上游和下游向中间搜索。

    这些黑衣卫在天水河边来回搜了几遍,没有发现魏老四的尸体,眼见天色渐暗,只得撤离。

    其实,魏老四就藏岸边的一丛竹根下边,天水河两岸长满了一丛丛茂密的竹林,有一些竹丛因被河水冲刷,竹根腐烂,底部中空,除非那些黑衣人下河,一丛一丛的仔细搜索,否则根本无法发现藏里边的魏老四。

    魏老四一动不动的仰泡在河水中,他用随携带的匕首在竹丛底部剜出一个小洞,鼻子伸出水面,凑进小洞里呼吸,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些黑衣人在岸边走动的震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岸上走路的震动已经感觉不到,但他仍旧一动不动,估模着过了很久一阵时间,才小心翼翼的从藏的竹根丛下爬出来。

    他没有马上爬上岸,而是趴在浅水中,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的动静。

    此时,天色已暗,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魏老四借着朦胧的月光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顺着流水向下游飘浮,他的水不错,只是长时间的泡在河水里,既冷又饿,非常不舒服,但为了安全,加之漆黑一片,视野不清,地形生疏,根本不知出山的路,还不如顺流而下,省事又省力。

    在河中漂游了好一阵,已过了连绵起伏的高山群,河岸两边已是低畦地,他这才摸着咕噜作响的肚子,一脚高一脚低的摸索着上岸。

    上岸后,他脱掉鞋子,把鞋筒里的水倒掉,重新穿上,然后边走边脱衣服,拧掉衣服的水,然后搭挂在肩膀上,光着膀子,一脚高一脚低着走在长满野草的荒地上。

    魏老四不知在何处,只是辨别了大致的方向,凭着感觉向东北方向行进。约模走了十来里,前边有一片茂密的树林,他钻进树林里,倚靠在一颗大树下呼呼大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的时间,强烈的饥饿感令他苏醒,睁开眼睛时,天空仍灰蒙蒙的,不过,也已接近天明,视野也能看得远一些。

    魏老四走出树林,沿着树林边向东走了约模三四里路,树林的尽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直通河边。

    他心中大喜,有路就意味着有人家,他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又走了近一里的路,终于看到路边有开垦的荒地,也说明附近住有人家。

    再往前走了约模一里的路,终于看到右则不远处稀稀疏疏的桃林里有隐隐约约的灯光透出。

    魏老四把仍然湿漉漉的衣裳穿上,手握匕首,藏在袖里,才朝着灯光的方向走去。

    不远处的坡地上,桃林围绕中有十来幢亮着灯光的木屋,隐隐能看到有人在走动,显然是早起准备忙活的百姓。

    魏老四走近,看清在忙碌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他抱拳作揖,向老人打听所处方位。

    老人只是疑惑的看了看,边回礼边告诉他,这里赵家村,乌家村就在左侧的三十几里开外。

    乡下人朴实好客,老人领魏老四进屋,打了一碗清水给他,然后找来干净的衣裳让他换上。

    魏老四狼吞虎咽的吃了三大碗面,填饱肚子后,他留下了五两碎银,穿着老人给的旧衣裳,朝着乌家村的方向行进。

    天空渐渐放亮,视野清晰,魏老四加快脚步,将近乌家村时,一头钻进了村外的树林里。

    这片树林就是他们进村时集合地,他带小五等几人进村,另留下几人留在林内接应。也幸好没有全部进村查探,才没被人家给一锅端掉。

    将近集合地的树林内,几棵大树的后面分别闪出几人,手中的刀剑顶在魏老四的上。

    那几人是留在原地接地接应的黑衣卫,其中两人是特种夜不收,看清是魏老大,连忙收起刀剑。

    “老大,小五他们呢?”

    有跟小五聊得来的手下瞅着魏老四走来的方向,没看到小五等同伴,不出声询问。

    “他们都殉职了。”

    魏老四率众撤离,边走边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这一带,似乎潜藏有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象他们这种陌生的面孔一出现,必定被人家盯上,弄不好被人家做掉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进村打探消息根本行不通,不如先撤至天水县城附近的郎家集,那里有黑衣卫的一处秘密据点,他得先把消息和所怀疑的先传回长安。

    天水县城里也有黑衣卫的两处秘密据点,但昨天中伏一事说明他们已打草惊蛇,那股神秘的力量必定提高警惕,只怕天水县城里到处是他们看眼线,他进城岂不是自投罗网?

    郎家集的黄一锋黄老板是集上的杂货商,另一重份则是黑衣卫驻天水县城小组的副组长,负责郎家集的事务,魏老四等人从后门悄然窜进了黄一锋的家。

    黄一锋刚巧有紧急报需要传递,魏老四到来,他立刻把报呈上,魏老四接过一看,眉头直皱,脸色一片沉。

    黑衣卫设在天水县城里的两处秘密据点的密谍都先后出了意外,一个酒醉摔落臭水沟淹死,一个得了急病,找了个假郎中,结果吃错药,吐血毙命,假郎中畏罪潜逃,至今仍未缉获。另外两个更好,直接无故失踪,从人间蒸发了。

    魏先四知道,这些密谍看似意外死亡,实则是被人干掉,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l~1`x*>+``+<*l~1x)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