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反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坚固结实的城门终于被撞开了,不过,金兵还没来得及欢呼,黑漆漆的城门洞内骤然响起阵阵密集的弓弦声,无数劲矢呼啸出,那些金兵还抬着简易攻城槌,根本无处躲闪,瞬间全被倒,但拥挤在后边的大量金兵都持着大盾,他们冒着洒而来的箭雨,挥舞手中的武器,呼吼着向进城门洞。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城门是秦军故意打开,放拥挤在外边的金兵杀进来,这也是反攻的开始。

    大量的金兵如潮水一般涌进黑漆漆的城门洞里,但汹涌的势头在瞬间就被阻挡住了。

    陷阵营的二千五百重甲早已严阵以待,金军一杀进来,他们立刻以密集的防御阵型向前挤压,硬生生的把金军的攻势遏阻住。

    金兵的武器乒乒乓乓的砍在厚实坚固的铁甲上,爆出一溜溜火星,只在铁甲的表面砍出一道道小凹痕。陷阵营的将士则双手紧握沉重锋利的百陌战刀,如砍瓜切菜一般,把金兵的武器砍断,把铁叶盾劈开,把人劈成两半,一时间,鲜血激,凄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

    “怎么回事?”

    “怎么不动了?”

    “前面的兄弟怎么不动了?”

    大量的金兵挤在城门洞口,他们看不到前边的形,见同伴都挤住不动,不大声嚷嚷起来,谁都想尽快杀进城里,不仅荣立战功,还可以四处抢劫掳掠,狠狠的发上一大笔,中原人可是富得直流油,他们已经偿过甜头了。

    大量的金兵挤在城下,对城头上的守兵来说,这是绝好的攻击目标,弓箭手闭着眼睛往下箭,都能命中目标,抱起一块擂石,闭眼往下砸,同样能砸中人,滚木更爽,一根就能砸倒好几个人,可惜没准备油,不然一盆洒下去,效果更是爽歪歪。

    多不都大汗坐镇前军督战,听闻北城门已被攻,绷紧的面庞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大汗英明神武!”

    一众部族首领纷纷大拍马,只恨不得亲率本部族的战士率先杀进城里,一个个都拼命的抢着请求出击。

    “全军出击!”

    多不都大汗大吼,下令全军出击,这种时候,派哪个部族出击都会引起其他部族的不满,反正城门已经攻破,谁先杀进城里都一样,干脆全部出击了。

    “吼!”

    听闻城门已经被攻破,所有部族战士都打了鸡血般的兴奋,嗷嗷嚎吼着向城门杀去,谁都想抢着先杀进城里抢掠。

    明珠俏立城头,借着朦胧的光线,看到密密麻麻的金军如潮水一般涌向城门,丹红唇角逸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多不都这是心急要吃豆腐了,不过,这豆腐可是能把人烫死的哦。

    城门洞狭长,六名陷阵营重甲士就能把通道硬生生的堵死,但明珠要消灭金军的有生力量,陷阵营的重甲士边打边退,把金军缓缓的引进城中。

    明珠早命士兵在城门洞两侧堆起两堵高高的沙袋,陷阵营的重甲士只需要在正面布阵堵截,就能够轻松的把杀进城里的金兵堵挡住,弓箭手站在高高的沙袋上,拼命的往下攒

    面对防护能力bt的重甲,金兵的武器半点用处都没有,反而被陷阵营的重甲砍瓜切菜一般砍杀,不过,进城抢掠的刺激下,金兵一个个都变得很疯狂,前边的同伴被砍倒,后边的嚎吼着冲杀上来,直至被劈倒。

    此时,城门外已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金兵,这是非常好的攻击目标,明珠挥了挥,一名传令兵双手持着火把挥动,传达主帅的命令。

    这是霹雳战车攻击的命令,很快,一枚枚石弹呼啸升空,如冰雹一般砸落密密庥庥的人群中,把拥挤在城外的金兵砸得人仰马翻,肢离破碎,惨呼声不绝于耳。

    “怎么回事?”

    多不都大汗大声喝问,总攻击命令下达之后,大军一窝蜂的冲杀前进,但全都挤在城门外,动都没动一下,天空中是冰雹一般砸落的石弹和火弹,大量的杀伤部族战士,令他心中涌起强烈的不安感觉。

    派出的侍卫很快回答,队伍是杀进城里了,但受到秦军的顽强抵抗,攻势受阻,需要一定的时间。

    多不都大汗这才松了口气,打消心中的疑虑,还好,不是秦军挖坑让他跳。

    眼见不少战士被秦军发的石弹砸得肢离破碎,他连忙命各部族暂且退后,退到石弹的攻击范围之外,等到攻击的前军杀进城里再出击。

    大军后撤出霹雳战车的攻击范围,负责攻击的前军可就惨了,城头上箭如雨下,每一波箭雨洒落,都有成片的金兵惨呼倒下,城门附近的雪地上躺满了尸体,血水把雪地都染成了红色。

    对城头上的秦军弓箭手来说,这是一场大屠杀,猎物多且密集,张弦的手臂都酸麻无力了,只能退下休息,换上另一批弓箭手继续杀猎物。

    城门洞里的战斗同样是一边倒的大屠杀,金兵的武器奈何不了防御能力bt的陷营阵重甲士,而重甲士那沉重锋利的陌刀则砍瓜切菜一般把金兵劈倒。

    明珠抬头看了看天,下达了正式反击的命令。

    陷阵营重甲士目前只是一味的防御,一个个心中早憋足了火气,正式反攻的命令一下,他们立刻向前靠拢,再推挤前边的同伴向外挤压。

    第一排的重甲士双手握刀,只攻不守,每一刀劈出,都有血光迸现,一步步的向前推进,把金兵一层一层的劈倒,攻势非常缓慢,但无坚不摧的攻击力却令人胆颤心寒。

    部族战士的个人武力值极高,拥有勇士称号的在平时的搏杀中,一个人往往能砍倒十来名秦军士兵,但面对防御能力bt的重甲士却束手无策,结局只能是被一刀劈成两半。

    亲眼目睹众多的同伴被这种钢铁怪物屠杀,再勇敢的战士也不吓得胆颤心寒,终于有人害怕了,拼命的想要退后,奈何被后众多的同伴紧紧的推挤着,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前方几排同伴被劈倒之后,森冷刀芒劈落,本能的发出绝望的惨嚎声。

    足足半个时辰,陷阵营重甲士才推进至城外的平地上,迅速在平地列成五层长阵,继续向前推进,在他们后是众多的弓箭手,两翼则是刀盾兵,把弓箭手护翼在中间。

    陷阵营重甲士因上的铁甲过于沉重,只能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速度缓慢,出城之后的战斗,大多是弓箭手在表演,每一波箭雨洒,都有大量的金兵惨呼倒下。

    “怎么回事?”

    别说是多不都大汗,就连一众部族首领都张大了嘴巴,不是说杀进城里了吗,怎么被人家给撵出来了?

    此时,天空已经逐渐放亮,视野及远,多不都大汗等人能看到前方的战事,很显然,秦军出城反击了,前军撑不住,正在退后。

    部族清一色的骑兵,机动强,冲击更强,野战能力堪称大陆第一,既然秦军敢出城野战,对他来说,何偿不是攻占信阳郡城的绝好机会?

    多不都大汗调兵遣将,派一军正面攻击秦军,另外两军侧击秦军左右两翼,等击溃城外的秦军,立时乘乱杀进城里。

    利用骑兵的高机动,两翼侧击的战术经常有凑效,但那只是轻装步兵,多不都大汗还没碰到过重甲步兵,不知道重甲步兵的可怕。

    正面攻击的骑兵率先撞上了缓缓压来的重甲士,先是一波骑,箭矢中重,叮叮当当的爆出点点火星,却没人倒下。然后经过短途冲刺,战马凶狠撞击,也仅是把前排的重甲士撞得往后一仰,后排的重甲士撑住,往前一推,前排的重甲士重新站直。

    接着是弯刀铁剑短斧等武器劈落,叮叮当当的一连串的爆响声,火星四溅,有用力过猛的,弯刀铁剑当场断折,也仅是重甲的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凹痕而已。

    森冷寒芒急剧闪动,战马悲嘶,陌刀锋利沉重,直接把战马的前脚削断,或直接开膛,或把硕大的马头斩断,战马悲嘶,轰隆倒塌,把背上的骑士甩飞,倒霉的直接被压住,手断脚折,惨嚎不已。

    两股钢铁洪流凶狠相撞,真正的钢铁甲士坚若磐石,更如锋利的钢刀,劈波斩浪,把汹涌压来的金军骑兵斩成碎片。

    攻击势头受阻,后边的战士纵马奔近,全都挤在一块,成了秦军弓箭手杀的绝好目标,每一波箭雨洒落,都有不少战士惨呼坠马,战马悲嘶倒塌。

    仿自现代炮火压制的箭阵覆盖的理论已完全深入到秦军所有将领的脑海之中,而且秦军得益于冶铁技术质的飞跃,武器的质量不仅比别的帝**队要好,铁制箭头也是,秦军弓箭手使用的制式箭矢都是三棱箭头,三面开凿,中箭者迅速失血亡,还有一种可贯重甲的三棱重箭,这玩意专门用来对付骑兵和重甲步兵的。

    当然了,其他帝国的铁质因风箱的出现提高了不少,但仍与秦帝国的铁质差了一个档次,打造出来的重甲为减轻重量,只能减轻厚度,虽然也是重甲,但防御能力可没陷阵营的重甲那般bt,三棱重箭一样可以贯穿。用来对付战马更不用说了,战马挨上一二箭,必然倒下。

    “怎么回事?”

    多不都大汗的脸色有点苍白,大队骑兵的凶狠冲击不仅没能冲破秦军的步兵阵型,相反还被秦军反冲,一步步杀来。

    “禀大汗,这支秦军有古怪……”一名军官自前沿返回报信,那支秦军都披着厚厚的铁甲,刀枪不入,无惧战马的凶狠撞击,简直就是钢铁怪物,骑队攻击受阻,天空又有箭雨不停洒落,已方损失惨重,这仗怎么打?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