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作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蓬的一声震响,小六子掷出的长槁把那艘花船的船头洞穿,花船猛的一震,剧烈摇显然起来,去势也为之一滞。

    水中的船夫和莫俊容险险逃过一劫,船夫连忙挟着莫俊容划水游过一旁,爬上了侍卫驾来的快船。

    被长槁洞穿的花船一阵剧烈摇晃,哎哟的惊叫声响起一片,十几名彪形大汉簇拥一华服年青人涌到船头。

    “哪个王八蛋……哇……”

    那华服青年正咬牙切齿的咒骂,不防一个水煮鸡蛋闪电般来,正中他的嘴巴,顿时嘴破血流,牙齿掉了好几颗,痛得他惨嚎连连。

    出手的是卫大太子的副侍长高崇虎,以轻功和飞刀见长,他驾着快船直冲花船。

    年青公子哥手下的十几个家丁见他们的郎君被揍,一个个气得哇哇怪叫,纷纷抽出家伙,其中两人竟然还携带有强弓。

    站在船头观看的卫大太子不一乐,意图谋杀,还携带强弓,作死呐。

    冷兵器时代,弓箭是杀伤力极强的武器,大陆所有帝国都有明令,止民间拥有弓箭等杀伤力强大的武器,只不过,那些势力强大的世族豪强根本不理会,这条律法也形同虚设。上百年了,人们似乎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条律法。当然了,真要认真追究起来,后果很严重,给你安个私藏武器,意图谋反的罪名,直接抄家灭族。

    高崇虎一见对方有强弓,不吓了一跳,强弓可是直接威胁到太子下的安全,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他十颗脑袋都不够砍。

    大手在腰间一抹,掌中两多了两柄锋利的飞刀,右手猛的一扬,两柄锋利的飞刀呼啸出,持弓的两个家丁正张弓箭,呼啸而至的飞刀分别中咽喉要害,连人带弓摔进湖里,鲜血把湖面染成红色。

    剩下的十几个家丁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手脚发软,平时耀武扬威的欺负老实巴交的百姓还行,真要碰上大开杀戒的狠角色,立马就怂了。

    不过也大胆的,一见高崇虎的小船贴近,有人想要登船,立时挥剑刺出。

    卫大太子的亲兵侍卫全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军中武卒,不过经受过血与火的锤炼,还是军中的搏击好手,随便挑出一个人,都有资格与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拼杀。

    第一个登船的侍卫一刀重重砍在刺来的长剑上,当的一声爆响,火星四,那名家丁受不住凶狠的撞击力量,痛嚎一声,捂住血淋淋的右手踉跄退后,长剑也不知飞到哪去了。

    另外两个家丁剑冲来,还没有冲近,已被高崇虎的飞刀中,惨呼倒下,几名侍卫抢上花船,对着一众吓得面无人色的家丁乒乒乓乓的一顿砍杀,除了反应快,跳湖逃过一劫的,其余的都被砍倒,就算不死也是缺胳膊少大腿的,若不是要留活口审讯,心狠手辣的侍卫早把整条花船上的人宰光。

    高崇虎率十几名侍卫就完全控制了局势,那个华服公子哥虽然被揍得嘴破血流,牙齿掉了几颗,说话漏风,但仍然很嚣张,反倒威胁起一众侍卫来,明显是有强硬的靠山。

    高崇虎先给他两记阳耳光,把人扇成猪成,然后制住了他的经脉,亲自把人拎到卫大太子面前,花船上几个给吓得花容失色的粉头也被制住了经脉,暂时扔在一旁等着提审。

    卫大太子没有马上提审那华服公子哥,而是先提审他手下的爪牙。

    十四个为恶的家丁,被侍卫当场干掉八个,剩下的六个不是缺胳膊就是少大腿,虽保住了命,但也都成了残废。他们早被侍卫的凶狠冷血给吓得半死,不用上刑就全招了。

    华服青年叫顾同章,早就在打明月的主意,莫俊容与明月投意合,不顾家人反对,变卖名下田产,又跟朋友和学舍的同窗借了点钱,好不容易才凑足了替明月赎的五百两银子。

    顾同章虽然有钱,但也撑不住五百两银子的惑,何况又想霸占明月,因此派人盯紧莫俊容,见他乘船下湖,立时动手,想制造他意外落水亡的事故,偏巧卫大太子正在湖上把妹,就有了现在这结果。

    从几个家丁的口供里,卫大太子很快就弄清楚了,顾氏是江淮四大望族之一,顾波顾老爷子一跺脚,都能让江淮郡城震动的大人物,顾同章就是顾老爷子的第五个儿子,江淮郡城里鼎鼎有名的花花太岁,当然有嚣张的资格。

    卫大太子正想下令提审顾同章,突见岸上一阵乱,数百持着刀枪等武器的壮汉涌出,把这一面的湖岸挤得满满的。

    看到这群杀气腾腾的人里边竟然有一些穿皂衣的捕快,卫大太子不皱起眉头。

    “查!”他下令彻查顾家的底子,事可有点闹了。

    他心里清楚,一般说来,官府想要治理好一方,就少不了当地世家豪强的协助与支持,也因此对这些世族豪强颇为忌惮,这些世族豪强要么朝中有人,实力背景太强大,地方官根本不敢动,要么就是人家表面上遵纪守法,你根本抓不到人家的把柄,一样也法下手。象顾同章如此嚣张霸道,还有挤在湖岸边的数百私兵,顾氏自然属于前者。

    顾家要作死,他不介意举起屠刀,不过,在这之前,最好是先调查清楚,把所有的祸害一锅端掉。

    出于安全上的考虑,小六子已命侍卫撑船退后,高崇虎率一众侍卫和特种夜不收乘着数艘小船围护在前方,并派了一名侍卫前往交涉。

    那名侍卫还没来得及亮出份腰牌,就被那几名捕快打翻,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已有私兵抢了几艘花船画纺和十几艘小船,正气势汹汹的朝卫大太子乘坐的花船杀来。

    “别怕,有我呢。”卫大太子面带微笑,很自然的握住萧隐红柔若无骨的小手。

    “有郎君在,奴不怕。”

    萧隐红的俏面虽有些苍白,但她并不害怕,整个过程,她一直在默默的观察,高崇虎等侍卫大开杀戒,宰掉了顾同章的大半家丁,虽吓得她心惊跳,两腿发软,但也证明魏郎君的背景不是一般的大,说不准父辈中有人在朝中为官,靠山**的,何况这是惩除恶,就算打官司都不怕。

    岸上突然蹄声隆隆,惊天动地,大队骑兵旋风一般涌来。私兵头目正上前交涉,却被统军的军官一刀劈成两半。

    “杀,一个都不许放过!”那名军官一刀劈倒私兵头目,战刀往前一指,率骑队向着数百私兵冲杀过去。

    看到头目被官兵一刀劈倒,数百私兵全吓傻了,怎么会是这样?

    “妈呀,快逃啊……”

    面对碾压而来的滚滚钢铁洪流,反应快尖叫一声,扔掉手中的武器,转就逃。

    数百私兵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反应快的扔掉手中的武器就跑,反应慢的直接被战刀劈翻,被战马撞飞,被铁蹄踏成饼。

    另一面,一支铁骑杀出,两头包抄,没人能逃得掉,只有机灵的纵往湖里跳,才逃过一劫,不少举手投降的,被官兵用刀背拍翻,痛得哇哇惨嚎,然后才被五花大绑。

    跳下湖里的私兵也被官兵用强弓着,一个个举手投降,乘乘的爬上岸,一样被官兵掀翻,五花大绑。

    危机解除,侍卫立时撑船靠岸,护卫卫大太子登岸。

    带队的军官是黑虎军团统帅赫进的副手,鹰扬郎将程啸林,暂时负责镇守江淮郡城,顾家突然有异动,数百私兵还没有出动,黑衣卫早把消息传到他手上。

    程啸林立即下令大军出动,关闭城门,封锁城中交通要道,待听说顾氏的数百私兵杀向碧湖,而太子下正在游湖,可把他给吓个半死,亲率骑兵杀来。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