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奇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江淮城下,战鼓声隆隆,吼杀声响彻云霄,黑虎军团的十万将士正对城池发起猛烈攻击。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霹雳战车和雷霆战车轮番轰,冰雹一般砸落的石弹把江淮郡城的城墙摧残得摇摇坠,然后又是十几轮的火弹轰击,烈焰四处激,把城里的建筑物引燃,也令城中的守兵胆颤心寒,之后,大军正式攻城,双方将士浴血奋战。

    江面上同样是吼杀声震天,大秦帝国第二水师舰队统领周勃亲率摩下三百多艘大中小型战船与晋帝国江淮水师舰队在江面上撕杀。

    周勃把舰队一分为二,一部份战舰与江淮水师交战,留下一部监视晋军的临潼水师舰队,以防被偷袭。

    大秦水师依仗坚船和雷霆炮,把江淮水师打得损失惨重,狼狈光窜,自始至终,临潼水师一直龟缩在水寨里,动都没动一下,这让周勃很失望,又得多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把晋帝国仅存的临潼水师舰队歼灭了。

    其实,不是临潼太守封长青按兵不动,唇亡齿寒的道理他是明白的,只不过,江淮太守况平还没有派人向他求救而已。要让他出兵帮忙,怎么也得出点血吧?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他素来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既然临潼军按兵不动,周勃即按原订的作战计划,仍以水师一部监视临潼水师,他亲率一部把江淮水师全歼之后,挥军猛攻赵家口。

    大秦帝国的水师将士可不是单纯的只会在江面上作战,卫大太子可是命周勃和丁泰两人把摩下的水师将士训练成既能水战,又可陆战的两栖部队,只不过没有骑兵部队,清一色的步卒,攻击赵家口这种防御能强不是很强的码头压力不大。

    水师舰队先用战船的雷霆炮把码头上为数为不多的霹雳战车轰毁,然后强行登陆,守在码头上的晋兵仅二千人,亲眼目睹已方的百多艘大中小型战船在江面上被秦帝国强大的水师舰队全歼,早已吓得胆颤心寒,士气低迷,略略抵抗了一下就一哄而散。

    周勃率水师将士占领了赵家口,前出三里布阵防御,以防晋军反扑,同时命手下抓紧时间清理码头,赵家口马上就要变成帝国攻伐晋帝国的第二个登陆点。

    赫进亲率大军攻城,即便城里的守兵士气低落,但仍进行了较为顽强的抵抗,直至北城墙因多年失修,经受不住石弹的轮番轰击,轰隆倒塌,大秦勇士如潮水一般涌进城之后才崩溃,守兵不是拼命的向城外奔逃就是弃械投降,也有许多溃兵逃进百姓的家中躲藏,士兵多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邻里乡亲的,他们也没有乘机抢劫什么的,百姓也庇护他们。

    太守况平没想到江淮坚城仅二个时晨就被攻破,这会,他正在执笔挥毫,准备向临潼太守封长青求救呢,求救的书信还没写完,听闻城破,吓得连忙逃命。

    不过,他在一众亲兵卫队的保护下刚逃出西城门,早已埋伏多时的五千疾锋营将士一个冲锋,就把况平的五百亲兵卫队给淹没了,况平本人也在混战中坠马,被无数铁蹄踩踏得尸骨无存。

    赫进以五千人的伤亡代价拿下江淮郡城,他一边安抚城中的百姓,一边命没有参战的预备队四处出击,扫江淮郡辖下的七八座县城,这些县城分别驻扎有一二千人的士兵,仅城小墙低,加之太守况平毙命,各县城的守兵不是弃城逃跑就是献城投降,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战斗。

    信阳城,战鼓声隆隆,惊天动地,吼杀声响彻云霄,双方的将士正在拼命撕杀。

    城下,密密麻麻的金兵挥舞手中的武器,呼吼着冲向已经伤痕累累的信阳郡城,他们十万大军猛攻这座城池近二十天,付出了了一万五千人的伤亡代价,仍然没能攻克。

    城头上,太守茅新一手持盾,一手持剑,冒着天空洒落的箭雨,不停的呼吼奔走,指挥士兵拼命的抗击金军的疯狂进攻。

    他上的战甲早已破烂不堪,沾满了大片早已凝结的黑色血块,有他自已的血,更多的则是敌人,连他这个镇守一方的太守都亲临一线杀敌,足见战事之惨烈。

    弓箭手拼命的箭,战兵用剑砍杀,用长矛捅刺,用擂石滚木砸,用油洒,用尽所有能够守城的武器阻击从城下攀爬上来的金兵,城中的百姓也自发的组织起来,青壮杀起武器杀敌,妇孺老人帮忙搬运武器、伤员与阵亡将士的遗体。

    太守茅新明知这些青壮没有受过任何的军事训练就参加战斗,面对经百战的凶残金兵,损失很大,往往要用三五条人命才能拼掉一个金兵甲士,但他已经没有退路,城里的百姓也没有退路。

    城中的百姓根本无须他动员,全都自发的投入到抗击金军的战斗中,因为有大量的百姓从义阳等地逃进了信阳城,他们大多人亲眼目睹了金兵的凶残,烧杀抢掠,灭绝人,现在,所有人都陷绝境,左右都是死,那只有拼命了,拼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也正因为全城的百姓在绝望中都拼了命,爆发出惊人的斗志与战斗力,硬是挡住了十万金军的疯狂进攻。

    其实,多不都大汗在塞外部族中也堪称雄才大略,他不仅统一了混战多年的大草原,成为了大草原上的新霸主,而且一心要入主中原,对中原的文化等方面也有一些研究,对自的方方面面了解更深刻,他也深知屠戮抢劫的危害,只是大草原的物资过于匮乏,跟富饶的中原根本没得比,以战养战也是不得而为之一。

    但现在攻占了天都郡城、义阳之后,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想要在中原站稳脚,就必须得改变以前的作法,安抚占领地内的百姓,让他们为大金帝国卖命,为此,他下达了严烧杀抢掠的命令。只是,金兵已经烧杀抢掠成,就好比狗改不了吃屎一样,中原的富饶越发激起他们的狼,即便有多不都大汗下达的汗命,他们也是阳奉违,或以百姓反抗为由,大肆屠杀抢掠,象以前一样,铁蹄踏入,人畜无存。

    忠勇王多尼泽是多不都大汗的族弟,以勇武著称,一向被视为多不都的左右臂膀,此次奉命率十万部族勇士和投三万投降的伪军进攻信阳郡城,大军所经之处,沿途的集镇村落都被屠戮抢掠一空,死于屠刀下的晋帝国百姓就几近十万之众,无数民房被焚毁,以致于百姓一听到金兵来了,立时拖儿带女逃命,逃进信阳城里的百姓就达五十万之巨,一下子令整个信阳人满为患。

    信阳太守茅新为安置这些逃避战火的百姓可是忙得焦头烂额,幸好信阳也是晋帝国的粮仓之一,城里屯积了大量的粮食,百姓还不致于挨饿。

    再多的粮食也撑不住如此众多的难民,茅新只能把百姓疏散到辖下的诸县城里,同时加强城防工事,做好抵抗金军攻城的准备。

    茅新从未与金军交过手,虽听闻金军战力极强,但还是不怎么在意,认为凭借坚城,武器粮食充足,应该足以守住信阳城池,谁想金军攻城的第一天就差一点把城池攻破,幸好城中的军民在绝望之中都拼老命,前仆后继,硬生生的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把一度攻占城头阵地的金兵给赶下城,方才保住了城池不失。

    此战之后,茅新领教了金军的厉害,不敢再存半点轻视之心,亲自坐镇城头指挥,打退了金军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但也为此付出了极惨重的伤亡代价。

    今天,天刚灰蒙蒙的放亮,金军就发起了一波接一波的疯狂进攻,城头阵地数度失守,但都被士兵和老百姓用生命与鲜血重新夺回。

    金军被打退一次,在你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喘上一口气时,新一轮的进攻马上就开始,即便全城军民拼命的防守,但况极为不妙,经过近二十天的惨烈血战,原先的五千常备军已全部阵亡,就连太守茅新的三百亲兵卫队也全部战死,守城的全是从未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新兵蛋子和老百姓,即便他们英勇战斗,宁死不退,但却没法与经百战的部族战士相比,以致伤亡极其惨重,具体的伤亡数字,茅新已经记不得了,但双方的伤亡率起码是三倍左右,甚至更高,这个吓人的伤亡比率,任是百战精锐,恐怕也早已经崩溃,连他自已都不相信,仅凭一群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百姓,能够坚守至今,简直就是奇迹。

    茅新不知道这个奇迹还能够维持多久,他苦苦支撑,眼巴巴的等着援军到来,可是,黄州、丰都、燕云关等地都没有丝毫的动静。

    舒州太守韦韬、宾州太守安思洛也同样收到了茅新的求救信,但面对数十万周军的疯狂进攻,他们现在也是自顾不瑕,哪还有一兵一卒可派去增援信阳?

    “大人……不好了……北城失守了……”一名伤痕累累,满污血的士兵连滚带爬的跑来禀报。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