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剧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意外都能让你花费无数精力和心血,精心准备好的事儿全功尽弃,何况,这个小小的意外还是人为的。

    强大的晋帝国越乱,对整个苍云大陆,对大秦帝国都有莫大的好处,卫大太子不希望玄月就这么的被晋王华彬宰掉,所以指示章凤华搅局,帮助玄月逃过这一劫。但考虑到玄月是一个疯狂的女人,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为防止她而走险,卫大太子还命章凤华暗中监视玄月的行动,如果真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也同样要搅她的局,总之就是让双方乒乒乓乓的打得不亦乐乎,越乱越好。

    这事很重要,章凤华亲自暗中监视玄月的一举一动,潜伏城里的谍报人员已全部撤离,但仍有十几名特种夜不收护卫在章凤华边,人手虽少,但已足够了。

    玄月密访一些世族的一举一动全在章凤华的监视之下,完全如卫大太子所预料的,玄月是一个疯子,她要行险一击,因此提前做了一些准备。

    在那些世族的私兵悄然涌进城里时,章凤华和十几名特种夜不收抢先行动,他们潜到南城大营附近,用弓箭伤了把守军营大门的几名巡值士兵,然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敌袭,敌袭!”

    夜间巡值的几名士兵被突如其来的箭矢倒,痛苦的惨嚎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的响亮,没有受伤的士兵尽职的发出警报。

    整座军营里的一万名士兵全被惊醒,听闻敌袭,全都吓了一大跳,纷纷抄起家伙冲出营帐,刚巧,几千世族私兵正好摸到大营附近,被担任警戒的哨兵发现,及时发出警报,混战就此爆发,震天的吼杀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晚。

    南营城卫军统领,鹰扬郎将田适是晋王华彬的人,正好今夜值守,他虽不是独挡一面的将帅,但也是经百战的猛将,在他的指挥下,一万城卫军与五千世族私兵打得唏哩哗啦的,双方互有伤亡。

    那些私兵虽装备精良,个人武力值虽不错,但哪比得上久经战阵的官兵,西京城里的城卫军大半是由各地方部队抽调的精锐组成,杀伐果决凶狠,战阵配合,加之兵力占有优势,大量的弓箭手在军官的指挥下有效的杀伤进攻的私兵,仅半个时辰,五千私兵就被打得节节败退。

    南大营的战斗是城卫军获胜,北大营却是打得天昏地暗,晋王华彬虽暗中清洗军中各方势力,任用心腹掌军,但担心打草惊蛇,不敢明目张胆的大肆清洗,城卫军北大营里仍有不少玄素居的势力,若不是章凤华派人示警搅局,有心算无心之下,北大营的兵权差点就被玄素居的人掌握。

    悄悄夺取兵权的行动虽然失败,但玄素居在城北大营的势力不算弱,再加上五千世族私兵,双方算是旗鼓相当,一时半会难以分出胜负。

    吼杀声震天,熊熊烈焰映红半空,集中政治、文化、经济于一的繁华帝都一夜之间变成了修罗地狱,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战战兢兢的卷缩家中,祈求长生上神的保佑。

    负责拱卫皇宫的羽林卫、卫军及内宫甲士立时涌入皇宫护驾,玄素居的势力在这三支天子亲军里早被晋王以升迁或调离或出征等手段清洗得七七八八,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不过,晋王被玄月制住,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对峙,一时僵持住了。

    玄月不知道哪个步骤出了差错,眼看就要成功,却没想局势变得无法控制,无奈之下只得以晋王华彬为人质,押着他迫官军让路,一步步的撤出皇宫,退往北城门。

    一众保王王大臣聚集,紧急商议,推举尚书右仆公冶良暂主大局。

    公冶氏是晋帝国排名第二的百年老字号世族,实力强大,家主公冶良在朝中任尚书右仆,德高望重,由他出面暂掌大局再适合不过了。

    本来,还有一位同样德高望重的人选,就是尚书左仆西门博,西门氏同样是百年老字号的大世族,势力还在公冶氏之上,是晋帝国公认的第一大世族。不过,年前西门复老爷子过世,西门博得回老家守孝,他丁忧期间,这朝中的事务基本在由右仆公冶良说了算。

    在公冶良的指挥调度下,军方的大佬们指挥部队对造反的世族私兵展开凶狠攻击,击溃了私兵后迅速控制城中所有交通要道,捕杀四处躲藏的私兵,锁拿所有有与玄素居有关联的官员和世族豪强。

    玄月押着晋王华彬,在一众玄素居长老和弟子,以及不少世家子的护卫下,小心翼翼的退向北城门。

    此时,城内的吼杀声明显减弱,到处是如狼似虎的官兵,玄月已知大势所去,现在要紧的是先保住命再说。

    数千杀气腾腾的官兵在公冶良的指挥下,把玄月等人包围在中间,但晋王在她手中,官军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动。

    本来,在数千官军的后边还有几千羽林卫、卫军和内宫甲士,但被公冶良以皇宫也需要守护为由,让他们退回去守卫皇宫,跟随大队人马的仅百来名内宫甲士,其余的多是宫女太监。

    玄月以晋王华彬为人质,有恃无恐,威胁官兵不许跟得太近,更喝令公冶良在城外配备上千匹战马,所有条件,公冶良一一照办。

    玄月退出城门后,跟随在后边的一群宫女太监被官兵拦住,不许他们出城,几个闹得厉害的太监被如狼似虎的官兵上前,左右一夹,拖离人群,从此下落不明。

    大队官兵堵在城门过道,不许城里的人出来,城头上亦涌上一大队官兵,取代了之前把守城头的官兵,人们只能呆在城下,惴惴不安的等候城外传回消息。

    玄月押着晋王华彬走了二里多路,就在不远处的树林边上停下,黑压压的官兵也跟着停下,仍然是四面包围之势。

    “战马呢?”玄月发现附近并没有她想要的战马,不厉声喝问。

    围在四周的官兵没人吱声,一个个表冷漠,杀气腾腾。

    自始至终,晋王华彬都表现得很冷静,没有丝毫的慌乱,但听到玄月这一声厉喝,他心头突的一跳,仔细一看,脸色刷的变得惨白无血。

    他到现在才发觉,他的心腹亲军羽林卫、卫军和内宫甲士一个都没跟来,围在四周的全是城卫军,不对,出城之后,跟随的数千城卫军也在不知不觉中全被撤换了,现在围在四周的虽然清一色的黑色铠甲,武器装备精良,但仍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士兵全是世族眷养的私兵。

    晋王华彬在瞬间给吓得胆颤心寒,有人假借玄月之手把他给干掉呐。

    其实,羽林卫和卫军、内宫甲士还是有百来名军官和士兵一直跟随着,不过,出了城门就被大队官兵给隔开了。

    一名羽林卫军官感觉况不妙,手按剑柄喝问围挤边的官兵,想造反不成?

    不过,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后心传来椎心剧痛,低头一看,才发现前透出半截剑刃。

    百多名天子亲兵还没有反应过来,措不及防之下,全被围挤边的那群官兵给砍倒了。

    “公冶良,你……啊……”

    一众文官武将眼睁睁的看着血案就发生在眼前,一名文官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手指公冶良厉声责问,却被公冶良后的侍卫一剑刺入嘴里,当场毙命。

    众人吓得魂飞魄散,胆小的当场眼睛翻白,瘫倒在地,有一些官员反应快,撒腿就跑,也有十几名武官拔剑顽抗,全被一拥而上的官兵乱刀分尸,剩下的全吓得面无人色,瑟瑟而颤。

    【作者题外话】:昨天有事,没能码字,这一章是补昨天的,今天的还在赶,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