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我们要回家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入夜之后,金军袭营,遭到晋军的迎头痛击,密集箭雨洒之下,不少金兵被成大刺猬,不得不狼狈撤退。言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一个时辰之后,金军再度袭营扰,凭借战马的速度,冲到军营前了一轮骑弓,倒了三十几名晋兵后迅速撤离,不过代价是遗弃了百来具尸体。

    雷烈知道金军肯定会利用黑夜作为掩护,不停的扰他们,让他们不能安心的休息,之前早做了足了准备,损失躲不足道。

    二百辆霹雳战车拆掉了一百五十辆,留下五十辆和不少备用零件,现在,这五十辆笨重的大累赘派上了用场,每间隔一阵时间就向四周抛一枚火弹,油罐砸落地面爆炸产生的亮光可以让巡值的士兵在短时间内能够发现有没有金兵摸上来偷营,这是神机营的士兵无意中发现火弹也可以充当照明弹使用。

    对此,多不都也头痛的,晋军突然发火弹,爆炸产生的亮光让偷营袭扰的部族战士无所遁形,天空接着洒落密集的箭雨,把偷营的部族战士成大刺猬。

    部族战士对晋军密集的箭雨怀有强烈的恐惧感,箭雨覆盖的范围之人,再勇武的战士也得完蛋。

    雷烈今夜的心很好,他已经疲惫不堪,仍坚持硬撑着到下半夜,直至休息足够的士兵换岗之后才躺下闭眼。

    也许是士兵心中强烈的回家**所驱使,也可能是太过疲乏,竟然不受金兵无休止的扰的影响,休息得很好,这让他一度产生杀回婆椤城的念头,要是前几天都能象今夜这般,大军何至于还没有攻一下城池就如此狼狈撤退?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闪过而已,真要下令回返婆椤城,所有士兵心中支撑的信念必定崩溃,不等金兵杀来,全军只怕早已崩溃,一哄而散。至于回去之后,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他已经无所谓了,能够把大半士兵带回关内,已经算是莫大的幸运了。

    金军又扰了几回,多不都大汗见收效不大,相反还折损了一些战士,只得下令停止袭扰行动,和一众手下商议如何才能以最少的代价吞掉眼前这一只大肥羊。

    一众部族首领都嚷嚷着直接发起强攻,把晋军灭了,让多不都大汗心里暗骂一群蠢猪,利用战斗削弱各部族的实力是必须的,但又不能让他们实力大损,否则,他要入主中原的野心恐怕这辈很难实现。

    两个汉军师一直低头不吱声,本以为晋军仓惶撤退,只需要穷追猛打,瓦解他们的斗志,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解决,不曾想,晋军突然间象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变得斗志昂扬,死战不退,晚上也无惧他们无休止的扰,抓紧休息。最主要的还是晋军那种让人吐血的密集行军方式,速度虽然比蜗牛还慢,但前中后三军却紧紧靠拢在一起,弄得象一只缩成团的刺猬,让你无从下手。

    两个汉军师可是把雷烈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了n回,尼玛兵书上可没有这种无耻的行军方法,你丫的真无耻,害得咱哥俩连功都没得立。

    雷烈这小半夜睡得很沉,被护卫叫醒时,天空已经放亮。

    他一声令下,全军将士匆匆饱餐后,拆除营地围栏、帐蓬等物,然后集合,列队之后继续踏上回家的漫漫路途。

    大军一动,四路金军也跟着动,他们象侍卫一般,把十万晋军“围护”在中间。

    若是之前,所有晋兵被如此数量众多的金军包围,即便不被吓得崩溃也必胆颤心寒,但昨天的战斗让他们重拾信,即便四周强敌环伺,他们依然紧握手中的武器,迈开大步,向着龙虎关的方向前进。

    他们心里也清楚,形势对他们非常不利,能不能活着回到关内仍是个未知数,但如果放弃,则半点希望都没有,现存的一线生机就是支撑他们坚持战斗的信念与动力,谁要阻挡他们回家,杀!

    撤退途中,金军拼命的扰,雷烈明知这是金军的扰,以阻滞他们行军的速度,但他不敢有半点疏忽大意,金军战力强悍,野战能力之强,他已经领教过,扰也可能变成真正的突击,所以,他宁愿牺牲行军的速度,也要小心翼翼的提防。

    虽说只是扰,但每一回仍难免出现一些小伤亡,这主要是因为箭矢的消耗太大,他不得不下令尽可能的节省,好在是白天,金军即便强行突击,都有足够的时间做好迎击的准备,枪兵布枪阵死撑硬挡,弓箭手配合支援一下,还是能把进攻的金兵打得死伤狼藉。

    形势很不利,但经过几轮的防御战,士兵不仅重拾信心,大量的新兵也经受住了血与火的磨炼,快速成长起来,虽然每场战斗都有战损,兵力不断的减少,但战力却反而有所提升,今天的白天的最后一场恶战就足以证明。

    将近傍晚的时候,一直扰不断的金军突然向右翼发起疯狂的进攻,另有两支偏师在左翼与后边不断的游击策应,晋军则结阵防御。

    因为要节省箭矢,阵中的弓箭手只是发了两轮密集的箭雨就停止了攒,没有了密集箭雨的威胁,右翼的金兵嚎吼着发起强攻。

    枪阵不断受到疯狂的冲击,枪兵们死战不退,大声呼吼着刺出手中的长矛,把凶狠撞来的战马和骑士的躯体捅穿,他们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有的被金兵的骑弓杀,有的被刀剑劈倒,有的被战马撞飞、踏倒,前面的士兵倒下了,后面的士兵立刻补上,继续战斗,直至倒下,他们用生命和鲜血牢牢的稳住了阵型。

    激烈的战斗因天色暗淡下来而结束,这一战,金军损失二千三百多部族战士,晋军也伤亡近四千。

    入夜,晋军扎营休息,金军不停袭扰,但收效不大,晋军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无休止的扰战术,或者说已经麻木了。

    雷烈心理清楚,所有士兵的心中除了回家的信念支撑,更多的是经受了血与火的磨炼后快速成长起来,他们可以同袍拼命,也相信同袍一样能够保护他们的安全,金军以袭扰打心理战的威力自然大打折扣,收效越来越低。

    多不都大汗的脸色很难看,今天一个白天的扰战和傍晚的一场恶战,他就损失了近四千战士,虽说晋军的损失更大,但人家家底雄厚,光是人口的数量就能甩你n条街,兵源根本不是问题,完全没得比。

    一连几天,一众手下和两个倚重的汉人军师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多不都大汗的脸色当然很难看了。

    好半晌,右军师李宗文才想到了一个法子,多不都大汗这才龙颜大悦,当即许诺,如果此计成功,定好好奖赏他。

    天亮之后,晋军继续拔营起程,缓慢的向东方行进,在前几天的战斗中,负了重伤的二百多名伤员最终没有撑住,遗体排放在营地里。

    才走了几里路,金军就发动了三波扰战,第四波到来的时候,士兵们发现有二三百衣褴褛的百姓被金兵驱赶着朝队伍走来。

    眼看这些百姓离队伍越来越近,弓箭手却迟疑着没敢放箭,明知这是金人的诡计,可那些全是大晋的百姓,他们怎狠得下心来?

    “士兵们,如果我们全都死了,那些百姓一样继续受到奴役,我们只有活着,才能替他们报仇!”雷烈大声呼喝,战争难免波及无辜百姓,若不能狠下心来,所有人全得完蛋。

    在几百中原百姓的背后,格里木咧着大嘴,在一千精锐勇士的簇拥下,一步步的朝着晋军的方阵去。

    他是勇真族的第一神手,多不都大汗的女婿之一,官封都骑将军,自靠奋勇接下这个任务。

    他边的一千部勇士都是从各族精心挑选出来的,其中五百人是神手,负责杀晋兵,另五百勇士负责突击破阵。

    眼见那些晋兵投鼠忌器不敢放箭,格里木心中高兴不已,右军师这一计果然妙,他马上就要荣立战功,获得晋升了,哈。

    不过,格里木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失声嚎叫起来,“他们……还真敢放箭啊?”

    “放箭!”

    晋军阵中,军官含泪下达了命令,数千支箭矢呼啸升空,密密麻麻的令天空为之一暗,随后如雨点般洒落,把那几百百姓和格里木及一千部族勇士笼罩其中。

    血花飚现,那些百姓及众多的部族勇士惨呼倒下,格里木中四箭,倒下时仍然瞪大眼睛,右军师不是说过,那些晋兵不敢放箭么,怎么会是这样?

    “放箭!”

    军官拼命的呼喝,下令士兵放箭,箭矢消耗太快,雷烈下令尽可能的节省,但这一回,士兵们不管了,他们拼命的放箭,誓要把百姓后的那群敌人杀光才罢休。

    一千以一挡百的精锐勇士,逃得命的仅有百多人,损失之惨重,令多不都大汗气得脸都绿了。

    那些部族首领更是咬牙切齿的瞪着出了叟主意的右军师李宗文,都是这混蛋奴才,害死了他们族中最强悍的勇士,剁成泥都不解恨啊。

    “大汗饶命啊……”李宗文吓得浑一软,当场摔下战马,顾不得一条腿摔折,拼命的叩头求饶。

    “拖下去砍了!”多不都大汗喝令,这狗奴才虽然有用,可这一回损失的太大了,那些勇士全都是各部族里最勇武的勇士,有着各种各样的英勇称号,不砍掉李宗文的脑袋,无法平息一众部族首领的愤怒啊。

    “大汗饶命啊……”

    李宗文给吓得当场失襟,拼命的叩头求饶,两名勇士上前,拖死狗一般把他给拖下去喀嚓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