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我们要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第451章我们要回家

    远处尘烟滚滚,蹄声隆隆,脚下的大地都剧烈摇晃起来,无须夜不收禀报,雷烈也知道这是金军追来了,当即下令全军停下,就地布阵防御。

    为了这撤退的问题,他不仅绞尽脑汁,还集思广义,采纳了不少中层军官所提的建议,这些中层军官多是守边将官,有不少还曾跟随明珠出关征伐,积累了不少与金军骑兵作战的经验,前中后三军紧挨着行军,也是这些军官的提议之一。

    一般说来,负责后的后军担负阻敌,掩护主力撤退的重任,大多时候,敌势过强时,后军基本都完蛋,但他们的牺牲也成功的为主力撤退争取到了时间。

    但塞外大草原浩瀚平坦,完全是骑兵的天下,若依照一般的军事常识,即便牺牲掉整支后军,主力也走不了多远,两条腿终究是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最多一天的时间,必然被追上,结果仍是一样。

    与其这样分散兵力,被追来的金军逐一蚕食掉,不如放弃撤退的速度,大家抱成团,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这样还有一线生机。

    金军铁骑如滚滚洪水席卷而来,前面几排的枪兵握紧手中长矛备战,他们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清楚的知道这时候胆怯退缩或逃跑,下场只能是一个“死”字,只有拼命才有一线生机。

    蹄声隆隆,地动山摇,金军的冲杀而来的骑兵已进入弓箭程之内,阵中弓箭手在军官的喝令下,出第一波箭雨。

    箭雨呼啸升空,其密集度,连天空也为之一暗,随后如雨点般洒落,血花飚现,不少部族战士惨呼坠马,也有的战马悲嘶人马,把背上的骑士甩飞。

    三波箭雨洒倒了六七百部族战士,人尸马尸躺满一地,但仍未能阻止这些部族战士的疯狂进攻。

    待到第四波箭雨洒而出,金军依仗战马的速度,已经很快拉近距离,他们掏出骑弓,倒了不少枪兵,然后收起骑弓,抽出弯刀铁剑,呼吼着冲来。

    “稳住,稳住!”

    晋军阵中,军官大声喝吼,给士兵打气,面对碾压而来的滚滚钢铁洪流,谁都胆颤心寒,但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唯有死战死底。

    “杀!”

    在军官的指挥下,枪兵紧握手中的长矛,刺向冲撞而来的战马,即便是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新兵蛋子,也出于本能,举矛刺出。

    战马被三四根长矛贯体,鲜血激,但巨大的惯之下,仍然撞倒了前面的几名枪兵,之后轰隆倒塌。马背上的部族战士被甩飞,人还在半空,已被如林长矛捅出无数血窟窿。

    面对如林长矛,部族战士悍勇无畏的发起疯狂的进攻,如惊涛骇浪,一波接一波的拍打晋军密集的枪阵,枪阵被拍散了一层又一层,但后边的晋兵勇敢的顶上,努力维持阵型的完整。而阵中的弓箭手则拼命的拉弓攒,密集的箭雨杀伤了大量的金兵。

    很快,枪阵面前就堆满了大量的人尸马尸,形成了天然的防御工事,阻碍了战马的冲击,以至那些部族战士催马冲近后,不得不下马步战,没有了战马的优势,这些部族战士依然凶悍无比,一个人往往能砍倒二三名枪兵,方被三四支长矛捅穿体。

    战场上,双方将士在浴血奋战,吼杀声震天。

    多不都大汗眼见正面攻击受阻,只得派出一万骑,分别侧击晋军的左右两翼,晋军早严阵以待,一厮惨烈搏杀,双方互有伤亡。

    多不都大汗见久攻不下,锐气已挫,且战士损失不小,只得下令撤军。

    看着金军如潮水一般退却,所有晋军士兵都发出了胜利的欢呼声,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可依托,他们不仅顶住了金军的疯狂进攻,且大量的杀伤敌人,得他们撤退,许多士兵都重拾信心,原来这些金军并不是那么可怕。

    雷烈下令士兵迅速清理战场,阵亡将士的遗体是不可能带走,也没有时间火化,只能任由他们遗弃在草原上,伤员则搬上空余的马车骡车,只是收集遗弃的长矛、没有断折的箭矢等武器,一场战斗下来,箭矢的消耗量很大,目前没有得到补充,必须节省,之后,大军继续行军。

    雷烈明知一场血战下来,将士疲惫不堪,但现在时间还早着呢,大军能走多远算多远,谁都是归心似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中军的一些部队换成后军,替换那些刚才参加战斗,已经疲惫不堪的士兵,让他们得以喘息一下。

    大军仍在缓慢行进,洒出去的夜不收先后回报,金军的主力已经追到,紧跟在队伍的后边,左右两翼也发现了数量颇多的金军,很显然,金军是倾巢出动,想把他们歼灭。

    许有志之前挖好了坑,等着罗烈的十万大军自投罗网,但罗烈竟敢违抗圣命,毅然下令大军回撤,一下打乱了许有志的全盘计划,数量众多的部族战士都分散在婆椤城的四周,好在金军是清一色的骑兵,接到多不都大汗的王令之后,迅速集结,一阵狂赶,还是追上了如蜗牛一般行军的晋军。

    不过,追是追上了,但人困马乏,想现在攻击晋军也办不到,只能紧跟在后边,等待出击的机会。

    后边、两翼都出现了大量的金军,数量之多,甚至超过了晋军,这令行军中的晋军士兵难免生出恐慌不安的心理,士气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士兵们,你们想不想家?”雷烈看在眼里,拼命的想着法子鼓舞士气。

    “想。”

    附近的士兵没想到一向严谨的大帅会突然有此一问,愣了半晌才有人小心翼翼的回答。

    “老夫也想家人。”罗烈哈哈一笑,接着大声问道:“你们想不想回家?”

    “想!”

    这一回,有更多的士兵大声回答,声音传得很远,更多的士兵都听到了,纷纷朝这边望过来,拼命的竖起耳朵听着。

    “老夫也想。”雷烈躯一,手指左右和后方,大声说道:“但是这些家伙要阻止我们回家和家人团聚,你们说,怎么办?”

    “杀了他们!”

    “干掉他们!”

    “宰了他们!”

    士兵们大声呼吼出内心的心声,谁敢阻挡他们回家的路,他们会毫不留的把人给宰掉!

    “对,谁敢阻挡我们回家的路,我们就宰谁!在这里,老夫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还有一口气在,老夫一定把你们带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所有士兵齐声呼吼,万千声浪汇集,响彻云霄。

    雷烈暗中松了一大口气,低落的士气就这么的被他鼓舞出来了,只要保持这种如虹士气,他们必定能够撤回关内。当然了,路途遥远,金军在一旁虎视耽耽,天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到家中。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金军虽然战力强悍,且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但部族人丁稀少,死一个就少一个,只要摩下将士人人拼命,他敢赌多不都不敢拼消耗。

    多不都大汗确实不敢拼消耗,塞外大草原什么况,他心里清楚,唯一可以依仗的只是战马而已,物资匮乏,人丁稀少,拿什么去跟地大物博的晋帝国拼?刚才那一战,战士伤亡接近五千之数,令他痛不已。

    那可是他的族人,真正的精锐之士啊,一下损失这么多,部族实力受到了些许削弱,他可没有忘记,大金帝国是由众多部族联合组成,别看那些首领平时对他服从,但私下里,一个个对汗位可是虎耽耽,如果部族实力受到严重削弱,那绝对是一个大灾难,必受别的实力强大的部族攻击,取而代之,他可不想出现这样的局面,因此,保存实力为首要。

    多不都要保存自已部族的实力,只能驱使别的部族去战斗,但这些部族刚赶了好长一段路,人因马乏,不宜马上投入战斗,只得任由晋军大摇大摆的撤离。当然了,保持对晋军的威慑是必须的,大量的部族战士骑着战马,耀武扬威的在晋军的前后左右运动,各种咒骂嘲笑,以瓦解晋军的士气。

    可惜,雷烈已成功的激起了摩下将士回家的强烈**,金军的威慑作用大大的降低,有的士兵甚至嘲弄运动在四周的金兵,多谢你们的护送,我们以找到回家的路。

    将近傍晚,雷烈率大军抵达一片被部族遗弃的营地,下令驻营休息,同时命一部份士兵加强警戒,另一个部份士兵抓紧休息。

    撤军之前做足了准备工作,光是饭团就弄了好多,士兵可以边行军边啃着饭团充饥,宿营后,只需要撑起帐篷就能躺下休息。

    所有士兵心里都清楚,想要活着回家,就必须保持充沛的体力,以迎击金军的进攻,所以,他们必须休息,加之之前受到无休止的扰,现在又长途行军,早已疲惫不堪,一躺下来,眼睛就能合上。

    辎重辅兵加紧在营地四周修筑简易围栏,大量的木板可圈围,之前又拆掉了绝大半霹雳战车留作筑营的材料,现在的军营可比之前牢固多了。

    当然了,这些辎重辅兵在筑营的时候,一部份战兵也没能坐下来休息,他们得在营地外边结阵,以防金军袭,辎重辅兵才能安全的建筑军营的围栏。

    雷烈知道,天黑之后,金军必定频频扰,不让他们休息,因此下令在军营外挖了大量的陷马坑,又插上大量削尖的小木片充作拒马,还把剩余的火弹拿出一小部份,半埋在军营外边,一旦金军袭营,可以用火箭引燃,阻挡金军的进攻。

    天色逐渐暗下来,负责上半夜值守的众多士兵挨靠着围栏,抱着武器坐在用帐蓬改制成的布垫子上,闭着眼睛加紧休息,默默的等候金军的袭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