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作死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其实,三万多青壮端坐草地上,有不少人也感觉到了股下的大地在动,确切的说是震动,好象有什么东东在地底捣鼓什么引发的震动。

    如果是上过战场,目睹过成千上万铁骑奔驰时壮观场面的老兵,必然知道这是成千上万匹战马同时奔腾时造成的大震动,只不过距离尚远而已。

    这些青壮都是世家大族眷养的家奴,平时在田庄里做各种农活,为主人赚取大量的钱财,闲时也进行比较正规的军事训练,战时拿起武器就变成私人军队。

    这些私兵因为待遇好,武器装备也颇精良,战力比一般的军队要强,不过,他们的武器装备再好,终究也只是一群没有上过战场的农民,根本没法与受过血与火锺炼过的老兵相比。

    这些青壮都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大地怎么会震动摇晃?有些人猜测是发生地震什么的,但没人想到成千上万匹战马同时奔腾时引发的大震动。

    三万多私兵是由十几家凑出来的,分成十几支队伍,各队自有各家辈份高的人统率,之前各家就已商议好攻击方位与路线,所以,领导虽多,倒不担心会乱了

    十几位领导都站在前面,眼巴巴的望着高耸的坚城,城门一旦打开就是攻击的信号,他们既兴奋又紧张,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统领大军上阵撕杀。

    手下的异状令他们眉头大皱,派亲信护卫责问原因,侍卫很快回报。

    “地震?开什么玩笑?”

    “呃,陈三郎君,我好象也感觉到了……”

    “打雷了?”

    十几位领导仍没反应过来,隆隆的殷雷声则远而近,划破寂静的夜晚。

    “天呐,那是什么?”

    远处地平线上,无数黑影如幽灵飘飞而来,隆隆殷雷声越来越响亮,地面的震动也越来越大。

    鬼?

    信奉神灵的大陆,所有人都激灵灵的打寒颤,脑海中本能的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出没夜间的幽灵?

    “骑兵,是骑兵……好大骑兵……”有视力好的人借着朦胧的月光,看清了隐隐约约飘飞而来的幽灵是骑兵,成千上万的骑兵,不吓得嘶声尖叫起来。

    “赶快结阵,结阵!”十几位领导反应过来,全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然后嘶声呼吼起来。

    他们的私兵有好几万人,但全是清一色的步兵,这支骑兵突然杀出,自然是秦军的骑兵部队了,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动早已泄露,人家早布下陷井,用骑兵对付他们这三万多步兵呢。

    如此空旷地带,利于骑兵驰骋,逃跑是死路一条,唯有用密集的枪阵,方能抵挡骑兵的冲击。

    可惜,这些私兵虽装备精良,且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战力颇高,但仍旧没有经受过战场血与火的磨炼,只比一般的新兵蛋子要强一些,一见秦军大队骑兵凶狠碾压而来,一个个全吓得两腿直打摆子,拼命的往后缩,整个队型乱七八糟的。

    三千虎豹铁骑如滚滚钢铁洪流,向着乱哄哄的挤成一团,黑压压的私兵碾压而去。

    只有几天的时间,一般的骑兵也不可能从长城施工地赶回来,但一人三骑的虎豹铁骑可以做得到,他们马不停蹄,一路更换坐骑,在人和战马的体力消耗将近极限时才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阵,终于在天黑之后抵达预定位置。

    疲惫不堪的将士一头倒在草地上,闭上眼睛就呼呼大睡,疲惫不堪的他们拼命抓紧时间休息,尽可能恢复消耗过巨的体力,以便投入战斗。

    一个半时辰没法让将虎豹铁骑的将士恢复到最佳状态,但已足以一战,他们匆匆啃过干粮,按照卫大衙内的吩咐,用厚布绑住战马的四蹄,减轻了战马奔驰时发出的声响与震动,这一招很管用,虎豹铁骑出击后,在很近的距离才被那些私兵发现。

    这个距离正是战马全速冲刺的距离,即便是经百战的老兵在如此短的距离内也无法做到迅速列队结阵,更别说是没有上过战场,经受过血与火磨炼的私兵。

    面对滚滚碾压而来的钢铁洪流,惊天动地的隆隆蹄声已把大半私兵的抵抗意志踏碎,不少人发出惊恐万状的尖叫声,扔下手中的武器就跑。

    “混蛋,谁敢跑?赶快结阵,结阵……”十几位领导和他们的亲兵拼命吼呼,挥舞手中的长剑斩杀逃兵。

    士气一旦崩溃,神仙也无奈,三万多私兵象炸了窝的蚁群,哄的一声散开,连带领导们都被涌动的人潮推挤着向前奔跑,根本由不得你不跑,你若稍一迟疑,弄不好就被后边的人推挤倒地,n千只脚踩过去,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变成一大块饼。

    也有吓晕头的,直接朝着迎面碾压而来的隆隆铁骑跑去,等发觉不对,绝望的尖叫声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滚滚钢铁洪流碾压成粉末。

    “我叉,这什么私兵?”率队冲锋的商行云忍不住咒骂出声,这么玩命的赶过来,本以为能痛痛快快的撕杀一场,结果却是一边倒的大屠杀。

    三万多私兵已经崩溃,任由他们屠杀,只是夜间视野不清,无法分辩敌方的首脑逃往哪方,商行云只得下令骑队分散追击。

    骑队虽然分散,但并不是随意分开,杂乱无章的追击逃敌,而是百骑一小队,成小建制的追击,经历许多场战斗的虎豹铁骑将士早已把狼群战术运用得炉火纯青,即便是赫进亲自训练的疾锋营也讨不到半点便宜。

    震天吼杀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也惊动了城里沉睡的人们,到处是震天吼杀声,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关紧房门,战战兢兢的抱着亲人卷缩在家中。

    此时,皇宫的城墙上,城墙下到处是火把,把个漆黑的夜晚映照得雪亮如白昼。城下是黑压压的私兵在进攻,城墙上是标准制式的秦兵在防守,吼杀声响彻云霄。

    卫大衙内站立城头上大声呼吼,以激励将士的士气,小六子、肖小小、晴儿和一众侍卫都各持一面铁盾,神紧张万分,没办法,这位爷一点都不安份,害得他们紧张万分,生怕出什么意外。

    其实,卫大衙内一直谨记君子不立危墙的至理名言,只不过,皇宫保卫战却是今夜最关键的一战,容不得半点闪失,他不得不亲临前线,鼓舞士气。

    虽然针对的做了不少部置,奈何城中的兵力太少,无奈面面俱到,又担心那些胆敢造反的家伙见势不妙,提前开溜,因此,他只能亲自作饵,把敌人的首脑和大半兵力吸引在皇宫城墙下。

    皇宫里的守兵原先只有五百人,从城卫军里抽调一千五百人凑够二千之数,加上卫大衙内的三百侍卫,总共就这么一点兵力,而进攻的私兵有一万五千多人,要守住若大一个皇宫有些吃力。

    好在之前做了周密部署,只需要撑住半个或一个时辰左右,待各部解决了目标后就会迅速回援,围歼进攻皇宫之敌。

    城上箭如雨下,成片成片的私兵惨呼倒下,地面上堆满了死状各异的尸体,血水染红了青石板,但在各家家主的督战之下,越来越多的私兵呼吼着,悍勇的向城上发起进攻。

    皇宫的大门早让士兵用各种杂物封堵住,即便大门被撞破,也得花费一些时间清除掉那些杂物才能杀进皇宫里头,只需留下一二名士兵盯紧就行,这样可以投入更多的兵力来防守城墙。

    皇宫的城墙比外城要矮一些,只需要长梯就能够爬上来,就算从梯子上摔落,运气好最多摔破点皮,倒霉的手断脚折。

    卫大衙内一直在大声呼吼,激励士气,不时提醒一下狙击手们,干掉敌人的军官。其实吧,狙击手们并没有忘记自已的职责,只是已方兵力太少,要防守的城墙太长,而敌人如潮水一般的涌上来,有时候得先解决已经攀爬上城头的敌人,才有空闲去狙杀敌方带队的军官或头目级的目标。

    轰的一声,皇宫的大门已被撞破,不过被大量的杂物封堵住,铁门半掩,撞门的私兵钻不进去,只得挥舞锋利的大斧头,把两扇大门砍得稀巴烂,然后再清除封堵通道的杂物。

    负责监守的士兵连忙禀报,卫大衙内挥手了挥手,投入了最后一支预备队,即他的三百亲兵侍卫队。

    侍卫们用密集的队型堵住城门通道,他们将迎击敌军潮水一般的凶狠攻击。

    形势对秦军有些不利,肖小小、晴儿、小六子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一旦三百亲兵侍卫损失惨重,城门通道告急,三人立时行动,强行把某人架走,从暗道溜出皇宫。

    皇宫大门被撞破,让私兵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一个个兴奋得象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吼叫着,悍勇的进攻。

    就在此时,左面的街道突然冲出一彪人马,凶狠的杀向进攻皇宫的私兵。

    这支人马同样是清一色的黑色家奴装,一看便知是某世族眷养的私兵,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额头上都绑了扎白巾,以区别敌我。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