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山顶相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衙内,要不要与那位九公主会一会面?”没有旁人的时候,右军师祭酒巫悠鬼鬼祟祟的凑过来,满脸阿谀奉承的表

    这厮最擅长揣测卫大衙内的心思,也深知他的弱点,象收藏家一样,喜欢收集牛人,更喜欢收集美人,唐帝国九公主唐飞儿可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而且对衙内极有好感,有了这个前提,事就好办了,保不准又能讨衙内的一次欢心呐。

    “呃……这样啊……好象有点不好吧?两国正开战呢……”

    卫大衙内确实被他冷不丁冒出来的话给吓了一大跳,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这厮可真是善解人意呐,不愧是一辈子的好基友,呃,不对,是让人很满意的皮条客。

    巫悠咧嘴一笑,他虽没吱声,但脸上的表分明是说:衙内放心,属下会安排好的,包您如愿以偿。

    惨烈的攻防战持续至傍晚才停止,看过战损报告,唐飞儿的面色有些苍白,才第一天,士兵的伤亡就达四千多人,之前感觉十万大军够庞大得吓人的,现在只怕都不够填啊。

    如此惨重的伤亡也就罢了,连城头阵地都没能站立一下,更别说夺取,这小小的梅县城就象一座巨大的绞机,吞噬士兵的生命,恐怖得让人胆颤心寒。

    唐飞儿没有心思吃饭,她前往后营慰问受伤的将士。

    若大一个后营,不仅躺满了因伤痛难以忍受,哀号惨嚎的伤兵,军中郎中忙得焦头烂额,但仍有许多伤兵没能得到及时的救治,角落也堆满了因没能及时抢救而失血过多死去的士兵尸体,成车成车的拉到营外的树林里掩埋。

    唐飞儿的心很沉重,她很想帮忙,可却不知道从哪入手,只能无奈的看着,尽量让自已露出笑容,轻声细语的安慰伤员,让那些伤员受宠若惊。

    唐飞儿帮不上什么忙,但总觉得这些伤员是为了帝国受伤,自已总该为他们做点什么,最后,她总算想到了一个很实际的办法,给这些伤员加菜,让他们吃好的,尽快把伤养好,重新归队,加入战斗。

    想法很好,但一跟主管后勤的军需主官一说,军需主官皱着苦瓜脸,可怜兮兮的解释一大通,下,您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大营里屯积的粮草目前只够支撑一十五天,如果再省省,或许够二十天左右,有得吃就不错了,就别想了。虽然已经在催粮,但您知道,帝国连年征战,强征壮丁n回,自然也强征粮草n回,现在各县的粮食已经很难征得起来,不仅老百姓跑路了,连一些小的地主乡绅都跑路了,再征,恐怕得出事了。

    唐飞儿的俏面一片沉,她没有想到局势糜烂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帝都宜城繁华的表面蒙蔽了她的慧眼,难道天亡我大唐?

    她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转离开了后营。

    回到帅帐,有侍卫禀报,有秦军使者求见。

    唐飞儿一怔,示意侍卫把使者带上来。

    使者进帐前,已经被侍卫搜n回,行礼后,恭恭敬敬的捧上卫大衙内的亲笔书信。

    唐飞儿打开一看,心头不砰砰的狂跳起来,原来某人就在梅县城里,还约她在西城外的古塘山上相会,只带两名侍卫就好,不管她来不来,某人都会在山上等候一个时辰。

    这算什么?

    唐飞儿柳眉大皱,她倒是不怕单刀赴会,相信凭某人的名声,应该不会为难她一个弱女子,只是……只是……唉……

    一时间,她心中一阵纷乱,好象想要说些什么,但心中的千言万语,出口时只化为一声幽幽叹息。

    老天爷可真是会捉弄人,竟让他们在战场上相见。

    这一夜,唐飞儿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她让侍卫把车罡叫来,特意交待了一番,如果我没有回来,你马上率军撤回宜城。

    车罡劝说几句,说服不了唐飞儿改变主意,只能叹气,亲率亲兵卫队恭送唐飞儿出营五里,之后回营。

    唐飞儿在两名忠心耿耿的老侍卫护卫下来到古塘山下,把战马栓在树林外,然后一步步的登上山顶。

    两名侍卫一前一后,把唐飞儿护卫在中间,表显得非常的紧张。他们都是宫中武技高超的护卫,奉唐王之命保护九公主下。只是,这位九公主下也太任了,万一出了事,他们只能尽职了。

    三人登上山顶,山顶的中间有一片平地,两旁长着茂密的树林。

    他们远远就能看到卫大衙内端坐在一张毯子上,小六子和肖小小一左一右站在他后。

    两名老侍卫对视一眼,同时窜进两旁的树林里,匆匆搜索了几眼,然后迅速回到唐飞儿的边。

    树林里没有埋伏,这让他们稍为宽心。

    唐飞儿今天没有披挂火红色的凤凰铠甲,只是穿了一袭白色衣裙,踏着青草,缓缓向前行去,山风刮过,衣裙飘飘,秀发飞扬,让人疑似飘行林间的仙子。

    卫大衙内站起,微笑着迎上前,小六子和肖小小紧跟在后边,双方在五步的距离停下。

    卫大衙内迎上前,微笑道:“来了。”

    “嗯。”

    唐飞儿的心头突的一跳,瞬间涌起阵阵异样的感觉,很平淡很普通的问候,但却让人感觉象多年的老朋友见面时的问候,随和,亲切,

    唐飞儿的鼻子不一酸,心中涌起丝丝暖流,他,还记得我。

    两人端坐在毯子上,中间的一块木板上摆放一小壶酒和两个翡翠杯。

    双方的侍卫站在十步开外的地方,彼此紧瞪着对方,如有异动,立时冲上前。

    双方的侍卫剑拔弩张,两个当事人却象老朋友一样闲聊。

    唐飞儿似乎受不了他灼人的目光,螓首低垂,光洁玉颊满是羞赧红晕。不过,她马上又抬起,轻声道:“为什么?”

    卫大衙内心中清楚她问的是什么,思索了一小会才出声,但却答非所问,扯起了苍云大陆曾经发生的一些大事,确切的说是苍云大陆的发展史。

    唐飞儿默默的倾听,偶尔会出声纠正个别小问题,她看过许多书,象《苍云大陆史记》这一类的更喜欢看,这让她了解到大陆的过去,加之她冰雪聪明,记忆又好,自然比临时恶补大陆发展史的卫大衙内强多了。

    卫大衙内断断续续的说了不少,全都是苍云大陆的发展史,直至说到现今的诸大帝国,然后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听懂我说的这些吧?”

    唐飞儿嗔的白了他一眼,废话,人家要是听不懂,中间有些怎么给你纠正了?

    卫大衙内呵呵一笑,接着往下说,“我说的这些,确实是苍云大陆的发展史,但这只是表面上的。”

    不就是改朝换代么?

    唐飞儿在心中嘀咕着,但却没有说出口,他的表可是严肃的呢,好象不是跟她开玩笑的样子。

    “这个问题暂且放一边,咱再说另外一些重要的事。”

    卫大衙内微笑着,继续往下扯,他扯起了老百姓,扯起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扯起了手工业农业什么的,他没法给唐飞儿标准的解释什么叫生产力,但可以用简单的例子让她明白,其实,老百姓就是生产力,生产工具则决定生产力的水平什么的东东,把个冰雪聪明的唐飞儿听得一愣一愣的,听着好象很简单,但感觉又很深奥。

    卫大衙内象个历史老师,又象个政治老师,一会历史,一会辩证唯物主义神马的,拼命的搜肠刮过,用学过,但已经模模糊糊,差不多都交还给老师的那点可怜的东东给唐飞儿解释,最终的定论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新制度必然取代生产力低下落后的旧制度,这是历史的必然趋势,任何人都阻挡不了。

    秦帝国推行的种种新举措正是因为符合了这种趋势,才因此变得强大起来,一统大陆只是时间问题。就算没有他来推动,当新旧矛盾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也会同样爆发,最终仍是新制度取代旧制度。

    “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但我说的这些千真万确,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应该足够验证我说的这些。”

    卫大衙内说得口干舌燥,见唐飞儿一副发呆的表,只好拍着脯向她保证,本衙内真的没有坑你,这是书上说的真理,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去证实。

    “唉……”

    唐飞儿发呆良久,才发出一声幽幽叹息,大道理太多太复杂太深奥,她一时半会根本无法消化,但一些小细节她还是能明白一些。远的不说,单说秦唐两帝国的百姓,他们的生活就有着明显的差别,一方的小子过得滋润,另一方过得很悲惨,吃不饱,穿不暖,被得卖儿卖女,最终不得不揭竿而起,这也印证了他说的一些大道理。

    其实,古人就已经说过这些大道理,什么得民心者得天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什么的,只不过没有象他这样用最简单最直白的话来解释,让人更容易听得懂,更容易明白而已。

    难道……真是天亡我大唐?

    唐飞儿再度发出一声幽幽低叹,藏在左袖里的右手五指慢慢松开紧握的刃柄。

    【作者题外话】:半夜2点钟,要命啊。。。。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