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长安二三事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第410章长安二三事2

    看清紫装丽人的容貌,安素云俏面微变,心中瞬间涌起千般感概,转低头就想躲开。言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素云姐姐。”紫装丽人是林若颖,今是特意过来看望。

    她偶听肖小小说起安素云的事,心中难免感概一番,肖小小只告诉她安素云如今人在长安城里,开了一家小酒馆营生,再三犹豫,她终于还是向卫大衙内开口求,帮安素云一把。

    卫大衙内哭笑不得,只好向她解释,他与安素云之间,根本不算什么过节,何况当年的事,他早忘得一干二净,如果他不帮忙,象安素云这么漂亮的女人,早就沦为玩物,或跟公孙度一起被软在安乐侯府里,郁而终。

    反正吧,他给了安素云一大笔金银珠宝,足够她舒舒服服的享受这一辈子了,至于她为什么要抛头露面,开起小酒楼,他也不知道。

    林若颖知道自已误解相公,连忙赔罪,闲得蛋痛的卫大衙内乘机祭出家法,把林姐姐整治得全酥软,又羞又怕又,这才心满意足的罢手。

    随后,她便找了一天时间专门去看望安素云。

    “民妇见过……”安素云避不掉,只好屈福礼,如今两人的份地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回想当年,自已错得很厉害,以至于见到林若颖,心中难免生出羞愧,还有几分的羡慕,总之是百味杂陈。

    “哎,素云姐姐,你想害妹妹我折寿是不?”林若颖打趣着,赶前一步,伸手把她托住,阻止她行礼,嗔道:“咱姐妹一场,几时这么见外了?”

    “唉……”

    安素云的嘴唇动了动,最终只是发出一声幽幽低叹,以前虽同在青楼,不过,为了行首之争,两人可是对手,好姐妹可说不上,更何况人家是骠骑大将军的如夫人,自已是亡国之妃,待罪之

    “好啦好啦,以前的素云姐姐可不是这样的。”林若颖亲的挽着她的手臂,“没想到姐姐有一手好厨艺,今儿一定要偿一偿。”

    安素云苦笑,她的厨艺马马虎虎,但还没好到让人都拍手称赞的水平,人家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而已。

    她吩咐店伙计关门,自已和侍婢碧荷则带着林若颖前往居住的家宅,一众侍卫紧跟在后边,这让她心里又生出各种感概。

    安素云的那幢宅是三进大宅,算得上是豪宅了,原本是某大户的,然后献给了卫大衙内,再被卫大衙内过户到了她的名下,她心里除了感激,更多的是一种极复杂的感受。

    回到家,安素云招呼林若颖坐下,亲自端上香茶,然后下厨忙碌,侍婢碧荷和一名仆妇则在外边招呼一众侍卫。

    林若颖参观了宅院,对相公的安排大为满意,走到书房门前,她随手推门进去。

    书房里摆放了几排书柜,上边整整齐齐的排放了不少书籍,书桌上摆有文房四宝,还有几册书,一大叠白纸,还有几张手稿。

    林若颖随手拿起一本书册翻阅,竟然是自家相公的诗集。

    自家相公文彩惊才绝艳,名动大陆,被誉为大陆最年青最有才华的大家,以前所作的每一篇文章都有收录,并有名家注释后刊印销售,还有他的独创的硬笔瘦体书的拓印字贴,不光是天下的读书人人手一册,就是那些在大户人家,地主老财也都买上一本,存在书架上装点门面,这叫附庸风雅。

    安素云姐姐原本就是天香楼行首,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收藏有相公的诗集字贴也不足为奇。

    还有不少的手稿,都是临摹自家相公的诗集,也有安素云姐姐自已写的诗,诗里充满了幽怨。

    林若颖只能叹气,安素云姐姐的命可真是有点苦,也不知道她将来还会不会嫁人?嫁个什么样的男人?

    咦,脚下好象踩着了什么东西?

    林若颖移开脚,低头一看,地上有一团揉皱的纸团,已经被她的脚踩扁。

    心中一时好奇,她捡起那团纸,慢慢展开一看,心头不突的一跳,

    皱巴巴的稿纸上竟然写满了自家相公的名字,难道……

    “若颖妹妹……”

    安素云在厨房里忙碌了一阵,有侍婢碧荷和仆妇帮手,她才有时间陪客,见林若颖不在客厅,便四处找寻,见书房的门开着,她进来一看,俏面顿时飞红,既羞又尴尬。

    “我……”林若颖迟疑道:“你以前不是对……对他有成见么?”

    “我……”安素云的秘密被她撞破,羞得无地自容,满地找裂缝,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觉各种凄苦忧伤突然涌来,眼睛一红,不嘤嘤抽泣。

    林若颖连忙安慰,掏出丝帕,替她轻轻擦拭泪水,挽扶她坐下。

    安素云哭够了,心也好过了一些,才吞吞吐吐的解释,自花魁大会之后,她才明白自已全错了,那个曾经臭名彰著的卫大衙内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感觉自已没脸再在嘉月行省呆下去了,纠结良久,才下定决心离开,临行前本想亲自向卫大衙内道个歉,不曾想,他有要事,人根本不在嘉月行省,她只好遗憾离去。这些年来,她虽远在卫帝国,处深宫,但偶尔还能听到他的一些传说……

    对于那个人,她也说不出什么感觉,直至卫帝国灭亡,她成为了亡国之妃,幸好得到他的关照,才免去难以想象的苦难,有了今天的子,这心中,除了感恩,还带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愫。

    林若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自家相公什么德,她再清楚不过,别的都好,就是有个坏毛病,见不得美女,吃着碗里的,眼睛仍然瞅着锅里的,好在他喜新,但不厌旧,对所有的姐妹都很好,因此,谁也没有怨言,姐妹间也出奇的形成了默契。

    对于安素云的遭遇,她更多的是同,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的过上好子,这心里倒是有点希望能玉成此事,但又不知道相公心里怎么想的,所以她不敢擅自主张。

    “缘由天定,不说这个啦,素云姐姐,咱吃饭去。”

    安素云轻轻点头,心里充满了感激,一句缘由天定,不仅表明了她的态度,也消除了彼此间的尴尬。

    这一夜,安素云失眠了,脑子里总是乱糟糟的,各种胡思乱想,直至人真的非常困倦了,眼皮沉重得难以睁开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也不知道睡了多少的时间,直到感觉有人摇晃她的躯,这才睁眼醒来。

    “小娘子,你又作恶梦了……”侍婢碧荷一脸的担忧表

    “嗯……”

    安素云的脸腾的飞红起来,她的确是作梦了,但不是恶梦,而是梦,梦里的那个人很霸道,把她折腾得要死要活的,令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虽然只是个梦,但感觉却那么的清晰真。

    乘着碧荷出去端水,她伸手在被底摸了一把,立时把她羞得无地自容,她在梦里竟然泄了,湿了一被啊……

    粘糊糊的很难受,她只好让碧荷吩咐仆妇烧水,她要淋浴,于是,终于被碧荷发觉了,主仆俩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

    淋浴更衣,然后赶去小酒馆开门营业,晚上关店回家,一天就这么过去,平平淡淡,忙碌充实。

    这一清晨,起后的安素云突然心来潮,想去灵隐寺上香求签,看看自已这后半生还有没有姻缘。

    心里一旦生出想法,去灵隐寺上香求签的念头越发强烈,安素云干脆挂牌停业一天,租了一辆马车,主仆俩兴冲冲的前往灵隐寺。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