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篝火晚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自秦帝国的红枫水师让出水云关以东的水域后,在这一带游弋巡航的全是卫帝国的水师战船。

    水云关一役,卫帝国水师几乎全军覆没,卫王公孙度拨了一大笔军费重组水师,经过能工巧匠一年多的全力建造,每隔十几天,都有一艘大型战船下水,重组的两大水师舰队虽还没有完全恢复到之前的庞大规模,但也不算弱。

    卫王公孙度虽然偏于安乐,没有什么上进心,但也不是个大昏君,深知水师的重要,卫帝国可是全靠强大的水师舰队支撑,才多次免遭晋帝国的入侵。

    这一带都成了卫军水师的天下,战船横行无忌,而秦帝国水师都成了缩头乌龟,沿水居住的秦帝国百姓就很不满,发出各种牢声,他们靠打鱼为生,出江打鱼,收获的一部份要缴纳给卫军,如果运气不好,打不到多少鱼,就得交缴钱银,总之各种不爽。

    往返的商船就更加不用说了,他们要缴纳一笔关子钱,成本无形中增加不少,利润少了许多,这些开得起商船的可都是颇有实力的世家大族,他们的不满有时候可直达天听,不过都被郡守李文东给压了下来。

    卫帝国水师大把捞钱,赚得不亦乐乎,这骄横心又渐起,慢慢的忘记了曾经被秦帝国水师揍得几乎全军覆没惨状。

    或许是迫于民间百姓的压力,也可能是来自世家大族的压力,郡守李文东着令红枫水师统领周勃恢复巡航,周勃唯唯喏喏,却只是象征的派了几艘蒙冲小船转悠了一下就开溜了,小船哪敢跟大船斗,船斗的结果只能是船毁人亡。

    据传,素来骄横的周大统领对新上任的李郡守大人很是不满,对于李郡守的命令是阳奉违,各种使绊,总之,两人很不对路。

    秦军水师的退缩,越发让卫帝国水师的将士滋生骄横,上回打败,只不过是因为大江突起风浪,舰队损失惨重才吃了败仗而已。

    这一清晨,江面上仍是弥满迷雾,五艘大型商船自秦帝国境内逆流而上,各船的东主老老实实的交纳了通关费,领了票牌,继续逆流而上。

    随后不久,往返江面的大小商船逐渐增多,显得闹非凡。

    将近午时,一艘悬挂秦帝国新月旗的大商船顺流而下,也不知道船上的水手是不是全都喝醉了,商船歪歪斜斜的,好几次都差点撞上过往的商船。

    巡航的卫军战船上前拦截,催缴过关费,任士兵如何呼吼,商船硬是没有停下,巡航的卫军军官大怒,率两艘大型战船包抄上前,凶狠的撞击商船,商船如同纸糊一般,顿时散架沉没,江面上漂面碎木片,还有几具时隐时现的尸体。

    刚巧,秦帝国的几艘巡逻战船不知何时出现在这一片水域,战船上的指挥官一边指派士兵捞起随波沉浮的尸体,一边指挥战船迎上去,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势。

    卫军战船上的指挥官顿时头大了,虽说他们完全控制了这一片水域,可以随所意为的欺压敲榨过往的商船鱼船,但一般的况下都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至少不会闹出人命来,而且也没有秦帝国的水师战船在场,今天这么巧,全让他们看到了?

    指挥官只觉头皮阵阵发麻,他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只是本能的觉得不能让秦人把那几具尸体给抢走了。

    “赶紧抢尸体!”

    他不安的下达命令,士兵却一愣一愣的,似乎对这个命令有点茫然。

    “笨蛋,赶紧抢!”

    指挥官咆哮着,用连鞘佩剑敲打还在发呆的士兵,催促他们赶紧抢夺尸体。

    于是,双方的战船在江面上展开了一场抢尸大战,只不过没有动刀动剑,只是战船合理碰撞,考验的是战船指挥官的应变能力,战船的坚固结实度而已。

    抢尸大战中,秦军明显占了上风,从战船指挥官到士兵可都是经历了数次水战的老兵,而卫军的士兵几乎全是新兵,即便接受了正规的军事训练,也没法跟经验丰富的老兵相比,闹得手忙脚乱,明显落了下风。

    卫军传统工艺所造的战船也没法跟秦军的龙骨战船比,“合理”碰撞的结果自然是伤痕累累,不得示弱不退出游戏。

    抢到尸体的秦军战船在大量的卫军战船压来之前,已全速撤退。

    随后不久,水云关郡守李文东遗使过江,问责的语气非常强硬激烈,令卫军水师统领茅轼非常不爽,将使者乱棍赶走。

    怒归怒,这事可不是小事,茅轼还是写了奏折,派人赶往帝都请示,同时命水师严加戒备,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入夜之后,卫军水师的水寨一片寂静,练了一整天的士兵都在疲惫中沉沉入睡,偶有一两艘小船在江面上巡航。

    距离水师营寨上游几里之处的江边,停泊着几十艘大小型商船,吃水线很深,表明船上装载了很重的东东。天很黑,这些大小型商船与黑夜融为一体,远处巡航的卫军快船都难以发现。

    商船上坐满了穿着水靠的彪形大汉,除了紧张的喘息声,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显得训练有素。

    随着下游不远处闪动的三点星光,所有大小商船迅速起锚,借着水流慢慢的向下游漂移。

    江面上不时有卫军巡航的快船驶过,不过,这些快船上的士兵都被突然从水中暴起的水鬼干掉了,即便闹出一些声响也没人发觉,这些水鬼控制了快船之后,用气死风灯给远处巡航的卫军快船打出平安无事的信号。

    从上游顺流而下的几十艘大小商船在距离卫军水师营寨一里之处停下,停泊在江岸边上,船上的彪形大汉把一只只沉重的木桶挪到船舷边,拔掉塞子,把桶里的黑色液体往江里倾倒。

    木桶里装的全是可以引燃的黑油,油比水轻,黑油飘浮在江面上,很快就漂满江面,随波漂流,向着卫军水师的营寨漂去。

    水战,火攻为主,这是巫悠布置的一着杀招,若能成功,不费吹灰之力便能灭掉卫军的一整支水师舰队,不过得冒一定的风险,最大的风险就是能否不声不响的袭击那些在江面上巡航的卫军快船,照目前来看,行动非常顺利。

    袭占了快船的勇士跟随油带顺流而下,不时用船浆拨扫江水,尽量把漂散的油带集中起来,漂向卫军的水师营寨。

    那几十艘大小商船把船上装载的黑油倾倒入江之后,起锚扬帆,全速向卫军的水师营寨冲去,船上的水手则吃力从舱底把一只只木桶搬到船舷边摆放,这些木桶里装的全是火油,火把未必能够成功的把漂浮在江面上的黑油给点燃,但加上最易燃的火油就能够一下解决,唯一麻烦的是引燃大火之后的如何安全撤退。

    此时已近入冬,江风甚猛,扯起的风帆借助风力,带动大船加速冲向卫军的水师营寨。

    将近卫军的水师营寨时,终于被营寨箭塔上的哨兵发现,报警的锣声划破寂静的夜晚。

    报警的锣声也是正式行动的信号声,商船上的勇士拼命的往江里倾倒火油,或拔掉木塞,把整只木桶扔进江里,然后迅速跑到船尾,跳江爬上在后边接应的小船,水手拼命的划动木桨,逆流冲向岸边。

    最后撤离的几名勇士把火把扔进江中,蓬的一声,江面上瞬时燃起烈火,沿着油带迅速向四周漫延,黑夜中能够清晰的看到一条巨大的火龙在快速延伸,把任何阻挡的东东都焚化。

    熊熊燃烧的烈火滚动着,迅速把沾满了黑油的围栏、塔楼引燃,继续快速的向水寨深处窜去。

    而此时,报警的锣声已令沉睡在岸上大营里的士兵惊醒过来,许多士兵本能的抄起武器冲出营房,跳上战船,手忙脚乱的砍断长索,扯起铁锚,想战船驾离水寨,横行四虐的火魔把沾满了黑油的战船引燃,迅速漫延整个水寨。

    有十几艘战船带着熊熊烈焰成功驶离水寨,不过也很快沉没,船上的士兵发出绝望的惨嚎声,拼命的往燃烧的江面跳落,整个水师营寨一片火海,熊熊烈焰把天亮映照得雪亮。

    大群的士兵挤在江边,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火海,庆幸自已动作慢了一点,没能挤上船,得以逃过一劫。

    水师统领茅轼当场拨剑抹脖子,整支舰队百多艘大小船化为灰烬,这个罪责重得他只能以死谢罪,以免连累家人。

    江面远处的一艘楼船上,卫大衙内、巫悠、水云关郡守李文东、水师统领周勃、红枫军团统帅赫进等人都在欣赏这一场盛况空前的篝火晚会,一个个的脸上都充满了兴奋与迫不急待的激动。

    等到肆虐的大火燃尽时,天空已经放亮,岸上的士兵因统领茅轼自杀乱成一团,除了留在营中等待,不知如何是好,也有一些机灵的士兵已乘乱开溜。

    十几名高级军官正在大帐商议指挥权的归属问题,有士兵连滚带爬的进来禀报,江面上出现秦帝国庞大的水师舰队。

    一众高级军官涌出帐蓬,举目远眺,一个个顿时面如死灰。

    宽阔的江面上挤满了无数战船,风帆如林,新月战旗飘扬如海。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