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心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第387章心死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哎?”

    绣楼里,心中焦急万分的珍儿急得团团转,自家小娘子的一整颗心都交给了卫大家,连子也给了,一女自然不能侍二夫,可要如何才能化解眼前的困境?

    明珠的容色也失去了以往指挥百万大军沙场决胜的从容镇定,显得很焦急,凤眼里甚至隐含几分的绝望。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饶是她聪明绝顶,智计百出,但事到临头,仍不免六神无主,显得有些慌乱,眼前之事,真的很不好化解,若只是晋王的圣命,她拼着抗旨不遵,宁死也不同意嫁给太子华彬,可师父的命令,她却不能违抗。

    她是个孤儿,自小被师父抚养,又传以技艺,已等于是她的再生娘亲,长辈为尊,她又怎么可能抗命?

    若她真敢狠下心来抗命,早就扔下所有的一切,跑到秦帝国找某人去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不能离去,又无法抗命,才会让她如此的为难。

    如果,真要到了那一刻,她唯有以死铭心志了。

    “哎,急死了,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呀?”珍儿仍在跳脚,满屋子乱窜,比明珠还要着急。

    “小娘子,要不,咱跑吧?”珍儿急中生智,终于给她想到了破解此困局的好办法。

    “跑?”明珠苦笑,要是能跑,她早就跑了,何苦等到现在?

    “对,咱跑去长安。”珍儿激动道,跑去长安,就可以和卫大家长相厮守,到时候,晋王和玄月师太再有能耐也没有办法了。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哼,把明珠和珍儿给吓得俏面惨白无血,差点软倒在地上。

    “你试试?”玄月推门进来,狠狠的盯着珍儿,面色带霜,眼睛里透着一抹森冷的杀机。

    这个该死的丫环竟然胆敢怂恿明珠潜逃,若明珠真逃了,岂不是把她所有心血岂不付之东流?

    珍儿一咬牙,对明珠眨了眨眼睛,突然冲上前,紧紧的抱住玄月,大声叫道:“小娘子快跑。”

    她象明珠一样是个孤儿,是明珠救了她,并传以武功,但明珠并没有收她为徒,珍儿虽学了一玄素居的武功心法,但却不能算是玄素居的弟子。

    小妮子心中只有明珠一人,平时就对脾气古怪,动不动就训人的玄月有所不满,现在为了明珠,她更是豁出去了。

    “大胆!”

    玄月没想到珍儿竟如此大胆,心中暴怒,暗运玄功,想把死死抱住她的珍儿震天,哪知珍儿已心存拼命,死死的抱住她不放。

    “珍儿……”明珠也没想到珍儿会如此大胆,一时间被她的疯狂举动给吓傻了。

    “……不要师父……”

    待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玄月暗运内功却没能震开珍儿的拼命搂抱,一时恼羞成怒,眼中煞气暴现,一掌重重击在珍儿的天灵盖上。

    珍儿小的躯猛的一震,然后松开手,直的倒下,圆睁的眼睛里充满了痛苦与不解。

    “珍儿……”

    明珠跪坐地上,抱着尸体失声痛哭,两人都是孤儿,都有过相同的悲凄经历,她一直把珍儿当成自已的妹妹,却没想到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珍儿会惨死在眼前,而下毒手之人竟是自已尊敬的师父兼养母。

    她的心如刀绞一般的疼痛,除了痛哭,却不能替珍儿做点什么,连仇都不能报。

    “咎由自取!”

    玄月冷哼一声,对于珍儿,她早有诸多不满,若不是这死丫头,明珠哪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还嘴都敢顶了,这下好了,死了干净。

    “师父……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她?”明珠紧紧的抱着珍儿的尸体,眼泪如缺堤的洪水。

    “这死丫头一直盅惑着你,不杀她难消为师心头之恨,哼哼!”玄月冷声警告道:“为师会让人好生安葬她,你好好的做你的太子侧妃,不许误了师父的大事!”

    “我不嫁!”明珠突然抱着珍儿的尸体站起,嘶声尖叫起来。

    “哼,由不得你!”玄月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森冷煞气,她突然一指戳出,点在明珠的腰间上,又在她腹间的气海上点了一下。

    “师父……你……”明珠泣道:“你……你想干什么?”

    玄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来人!”

    “师尊。”门外进来两名女弟子,看到珍儿的尸体,骇得面色唰然变白。

    两名女弟尊从率月的命令去接珍儿的尸体,明珠却死也不肯松手,三人在房中争夺起来。

    “混帐!”

    玄月气得甩出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明珠的脸上,明珠痛得松手,两名女弟子乘机把珍儿的尸体抢了过来。

    玄月下了楼,命人把守绣楼,不许放明珠出来。

    明珠呆坐椅子上,黑漆漆的眼眸空洞无神,已完全失去应有的生气,接连发生的事已经令她的心碎了,死了……

    婚事定在第五天,这期间一直有玄素居的女弟子把守在阁楼下,吃的都由另一名侍婢小宜端上去。不过,明珠也一直没有下楼,一粒饭也没有吃,短短的几天,整个人都憔悴消瘦了许多。

    “绝食?”玄月冷声喝道:“给她喂长生丹!”

    长生丹是玄门秘制丹药,由几十种珍贵药材炼制而成,不仅有固本培元等功效,吃下一粒可解半天的饥饿,两粒可以顶上一整天。

    “师太,要不……我再去劝劝。”侍婢小宜小心翼翼的道,她也是明珠的贴侍婢之一,只不过平时多是负责在外安排事儿什么的,珍儿死后,一直由她负责服侍明珠。

    “好吧,你告诉她,想绝食门都没有,本尊有的是手段,哼哼。”玄月下了最后的通谍,她可不想太子华彬迎娶的是一个病恹恹的新娘子,坏了她花费无数心血精力布置多年大事。

    小宜端着刚出锅的食物上楼,玄素居的弟子都守在楼下,楼里除了明珠和她,再无别人。

    明珠象死人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榻上,空洞的眼神没有一丝生气。

    小宜坐在榻边,小小声声说道:“小娘子,卫郎君来了。”

    明珠长长的睫毛眨动了一下,空洞无神的眼神里恢复了一丝生气。

    小宜不喘了一口大气,她平时是负责府中的外务,所以,明珠和卫某人联系的书信多是由她经手。

    就在前,在府里长叹短吁,为自家小娘子担忧的她看到天空中高高飘扬的五色彩蝶,那是自家小娘子与卫郎君约定好的紧急联络信号,她当即出府,前往联络地点。

    卫大衙内听闻消息时,这心里急如火焚,快马加鞭赶到西京,放出紧急联络的风筝——五色彩蝶。

    听了小宜的诉说,明白了事的经过,卫大衙内失去了冷静,差点要率人杀进元帅府抢人,肖小小只好一指点了他的软麻

    卫大衙内冷静下来后,立时命巫悠尽快想出办法把明珠救出来,否则,这个右军师祭酒不用当了。

    巫悠苦着脸,衙内这一回可是真的发飚了,如果不把这事给解决了,铁定真被撸掉。

    他在皱眉苦思,寒卓云在一旁不停的询问小宜,问的是元帅府里的守卫等况,问得很细,连府里的下人什么的都问。

    “寒郎君可是想到了好办法?”卫大衙内心急,出声询问。

    寒卓云轻声说道:“要救出明珠不难,不过……”

    “不过什么,别吊胃口。”卫大衙内此时的心很急,没有一点耐,连声催促。

    寒卓云微微一笑,看了小宜一眼,把法子说出来,就目前的况来看,明珠的绣楼守卫森严,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只有小宜一人能够进出,要救出明珠并不难,只需要和小宜对掉一下就行,但小宜得留下来打掩护,也就是得牺牲自已。

    可以说小宜是能不能成功把人救出的关键,玄月得知真相之后,极可能在暴怒之下会出手杀人,小宜肯不肯做出牺牲?

    “只要能够救出小娘子,要我做什么都行!”小宜低声说道,俏面虽然有些苍白,但却充满坚毅决然的表

    她本是穷苦人家的女儿,家里兄弟姐妹多,穷得揭不开锅,父母无奈,想把她卖掉,明珠刚巧路过,把她救下,还给了她家里一些钱,家里的生活才得到了改善,年前两个哥哥还先后娶上了媳妇。

    她一家人欠明珠小娘子的太多,现在该是报答的时候了,明知会死,她虽有点怕,但翅没有半点犹豫。

    “小宜,我们有空会去你家里看望一下你的家人。”肖小小心细,问明了她家人的住址姓名后,发出一声低叹。

    “谢谢姐姐。”小宜心里明白,微笑道谢,家人有卫郎君关照,子会过得更好,这是对她的补偿,这样也好,她不再有什么遗撼和担心了。

    巫悠和寒卓云连忙研究具体的行动细节,直至商讨出几个稳妥的行动方案后,小宜方回元帅府,并带回一个由毒娘子赵凤琴扮成的中年仆妇。

    “他……他在城里?”

    听完小宜的讲述,明珠的凤眸慢慢的恢复了往昔的明亮清澈,她想要坐起,却感觉全没有一丝力气。

    小宜忙把她扶起,让她靠躺在锦被堆上。

    “小宜,我好饿。”明珠说道,她突然感觉自已很饥饿,饿得全都没有一丝力气。

    “嗯,小宜刚熬的参鸡汤。”小宜眼中的泪水涌出,脸上绽放出开心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