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生存法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第385章生存法则

    寒世忠辞官后就回广南老家,然后以子不适为由闭门谢客。言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寒世是广南第一大族,在广南的影响力举足轻重,寒世忠即便辞了官,但登门求见的人仍然络绎不绝,但寒世忠都拒不见,他是想看看,在这种况下,还有多少人不离不弃?

    “呯”的一声,一个价值不菲的茶杯被人摔到地上,四分五裂。

    这已经是第三个被摔坏的茶杯了,把自已关在书房里的寒世忠此时心很不好,他之所以辞官,目的只是以退为进,暂时避开鲁氏的锋芒,也顺便看看老唐王吉利心中是否还念点旧

    女儿好端端的突然患病暴毙,傻子都知道是什么原因,如今唐王吉利独宠鲁妃,他也只能忍了。这些年来,寒氏给予唐王吉利的支持很多很多,多到他自已都记不清有多少支持了。

    但唐王吉利的反应让他既愤怒又绝望,不念旧也就罢了,竟然还放任鲁诚肆意打压,不仅是寒氏族人,广南一系有不少官员被贬的贬,流放的流放,在朝堂的势力基本算是完蛋了。

    这也就罢,他全忍了,但鲁诚显然一点都没有要罢手的意思,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广南郡太守张嶷和镇关中郎将伍云长给撤了,全换上他的人,这是想赶尽杀绝?

    寒世忠很不甘心,但却很无奈,除了蜇伏坐等时机,一时间还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困境,只能坐等鲁氏出招,再见招拆招了。

    “老爷,门外……”门外响起老管家寒福苍老的声音。

    “都说了不见客了!”寒世忠此时的心极恶劣,粗暴的打断寒福的话。

    “父亲,客人自称是四海商会的副会主。”四儿子寒卓云的声音响起,他年方十八,颇有才名,目前还在游历求学,一点都没有入仕的打算。

    四海商会?

    眉头大皱的寒世忠心中一动,吩咐寒福把客人请进大厅,然后把四儿子寒卓云叫进书房。

    “卓儿有何见地?”寒世忠看着这个刚刚成年的小儿子,心中突然涌起千般感觉。

    寒氏得势时,他大可利用手中的职权与王宠,给寒卓云弄个一官半职,任他的才华,任一县之令绰绰有余,但寒卓云以年纪尚小,学识不足,恐难以担当重任为由拒绝,这几年一直游历在外,几乎把整个苍云大陆都走遍了。

    别看他年纪小,却颇有见地,比他的几个哥哥强多了,寒世忠有时候碰到难解的麻烦事儿,甚至还征询过他的看法,把事给圆满解决了。

    现在寒世正处最困难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被鲁氏给迫到了绝境,结下的仇怨已是不死不休,寒世忠想要报仇,想要翻,却苦于没有办法。

    四海商会的人突然投贴求见,让他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亮光,不过,此事非同寻常,他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父亲可知孩儿为什么不愿入仕?”寒卓云答非所问,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数年的游历,让他增长了不少见识,变得越发的稳重自信。

    他之所以没有入仕,是因为他看不好唐帝国,唐王吉利不是明主,不值得他投效。投效固然可以风光一时,但他看得更远。

    游历的几年中,他大半的时间都是呆在秦帝国,走遍秦帝国的所有角落,默默的观察思考,一个长年被唐帝国欺负的弱小帝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堀起,反把唐王帝国揍得很惨,国力也迅速超越唐帝国,这是秦帝国施行各种利民新政的主要原因,常言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谁都明白这话的道理,可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寒卓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统治阶层维护者,象所有的士大夫一样,理所当然的认为老百姓是为他们服务的,不过,他认为,想要让老百姓老老实实的服从,光靠暴力根本行不通,只有让他们吃得饱,过得好,子有盼头,谁又愿意去干这种掉脑袋的大逆不道事儿?

    他周游列国,感觉在这方面,只有秦帝国真正的能够做到政利于民,卫帝国则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免遭战火的荼毒,百姓才能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再者,卫王公孙度只能算是一个没有进取心的仁君,不足以辅佐。

    秦帝国王权没落,丞相卫煌独揽朝权,施行的种种新政足见其魄力,据了解,绝大半的新政皆出自于那位名大陆,被誉为最年青最有前途的卫宝玉卫大家。

    他花了很多时间去收集,去了解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越是了解,越发觉他几乎无所不能,从诗词等到机械什么的,简直是无所不懂,无所不精,简直就是一个万能的怪胎,当然了,这位传说中的大能也不是没有缺点,据说有点好se。

    话又说回来,男人哪一个又不是三妻四妾的?这个小小的缺点根本无伤大雅,完全可以忽咯。

    如今,秦帝国民间只知卫丞相,卫家父子,而不知秦氏王朝,甚至已经有各种各样的流传,意思大体就一个,卫氏将取代秦氏成为王族。这种大逆不道的传言,官府竟然没有制止,听之任之,而且很得民心。

    寒卓云也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卫氏迟早会取代秦氏成为秦帝国的王族,就算卫氏没有这个野心,也会被那帮手下拥上王位,这就是所谓的大势所趋。

    总之,他认为卫氏完全符合他所设立的种种条件,是值得投效的明主,为了寒氏一族长远的利益,他必须去争取,但欠缺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

    他刚才进家门的时候,刚好看到自称是四海商会的几个人投贴求见父亲,一看之下,心中不一阵狂喜,因为他认得其中一人,此人的长相太过猥琐,很容易让人记住。

    寒卓云呆在秦帝国的时间最长,平时只是默默的观察了解,好多回看到卫大衙内在侍卫的簇拥下出门办事,他就站在远处看着。他记一向很好,自然记住了巫悠的长相。

    有“毒士”之称的巫悠官拜骠骑将军府右军师祭酒,卫骠骑最倚重的主谋之一,他竟亲自前来,说明卫骠骑对寒氏的看重,这也是寒氏重新堀起的好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他在瞬间就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说服父亲。

    他也作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父亲拒绝,为了寒氏的将来,他也会只投效,同时也是向父兄族老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对于小儿子的回答,已经冷静下来的寒世忠没有半点不满,只是低头沉思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儿子已经成年了,有他自已的想法了,不过,他竟然不看好唐帝国?

    寒卓云先把当前的形势分析了一番,再把这几年游历的所见所闻及观察了解到的简要说出,然后说道:“父亲,这是寒氏重新堀起的唯一机会,请父亲务必慎重考虑。”

    寒世忠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走,陪为父去会客。”

    儿子的一番话虽然还不能完全打动他的心,但他已有决定,世家大族生存的主要法则原本就是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既然儿子看好秦帝国,那不妨放手让他去开创自已的事业。

    大厅内,巫悠正悠闲的品茶,寒世忠出来,客客气气的抱拳,“让先生等久了,失礼之处,请先生海涵。”

    “寒家主客气了。”巫悠站起,客气回礼,人家以一家之主的尊贵份接见他这个地位低下的“小商人”,不仅给予了足够的礼遇,而且也透露出了某种意思。

    双方客一番,寒世忠请他到书房说话。

    书房一般多是商议大事或考虑重要问题的地方,一向被视为地,谁敢乱闯,格杀勿论,寒世忠请客人到书房说话,自然也表明了他的心思。

    巫悠是以四海商会副会长的份投贴求见,谈的自然是生意上的事儿,四海商会想加大在广南郡的生意,你寒氏是广南郡第一望族,真正的地头蛇,我要把生意做好,做得安全,自然得找你了,你们寒氏可有兴趣一起合作赚钱?

    寒世忠想都没有想一下就一口应,寒氏在广南本来就与四海商会有生意上的合作,而且数量不小,寒氏也因此赚到了不少钱,只是因前阵两国开战,接着闹民变,唐帝国全境动不安,与四海商会的生意才不得不中断而已。

    双方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一些敏感的话题,只是聊些市井间的有趣事儿,气氛颇为融洽。

    寒世忠突然感觉心大好,命府里的厨子做了一桌酒菜,就摆设在他的书房里,坐陪的仅小儿子寒卓云一人。

    人家如此,盛难却,巫悠痛痛快快的坐下,享受美食。

    几轮敬酒后,寒世忠拍着小儿子的肩膀说了一通,我生养了几个儿子,唯独这个让我满意,他自幼就在丽水书院求学,学习很用功,用后世的话说就是德智体都很优秀的三好学生,书院的老师对他的表现也满意,毕业后一直呆在家里,反正他闲着也是闲,就让他跟随先生你学做点养家糊口的小生意吧,请先生不要嫌弃。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