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雨中行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第382章雨中行刺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在三千虎豹铁骑的护卫下,乘坐马车回城。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道路泥泞,坑坑洼洼,卫大衙内也不是急着赶路,队伍进行的速度很慢。

    马车内,卫大衙内半躺在锦被堆上,舒舒服服的享受肖小小的揉捏,突然感觉马车停下,四周响起一阵刀剑鞘的声音,他怔道:“怎么回事?”

    “少主,前方有黑衣卫的人在缉捕犯人。”小六子就坐在车辕前,听到询问声,连忙回答。

    晴儿掀起车帘,探头往外瞅,却见护卫在马车四周的侍卫都已刀剑出鞘,一个个如临大敌,神很紧张。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隐隐能听到吆喝声,铁器撞击的金鸣声,偶尔还夹有凄厉的惨呼声,阵仗似乎还不小。

    卫大衙内的好奇心一向颇重,自然想去看个究竟,他看了看泥泞的路面,犹豫了一下,正伸腿下车,肖小小手快,把他拉住,硬是给他上了沉甸甸的防弹背心,然后才给他披上外袍。

    卫大衙内苦笑,这妮子以前好象不是这样的,好吧,都是给大娘给带坏的。

    在侍卫的簇拥下,他踏着泥泞的路面到前方看个究竟,晴儿在后撑着雨伞,小六子撑着一把雨伞走在右前方,肖小小则在左后侧,两人实则是护住了卫大衙内的正面和左右两翼,背面则交给晴儿和一众侍卫。

    在前方开路的百多名虎豹铁骑将士有半数人下马,围成一个大圆圈,锋利无比的斩马刀直指被围在圈里的十几个泥人,泥水地上还浸泡着五具尸体,血水把泥地污水都染成红色。

    五具已经死透的尸体,自然没人会在意,走近时都会本能的避开。

    “怎么回事?”

    卫大衙内一路淌着泥水走来,虎豹铁骑的将士自觉的让出一条通道。

    包围圈中,十几个泥人手握各式兵器,指着两男一女。

    两个男的同样一污泥,上带着好几处伤,鲜血还在渗出,他们持着长剑,守护在一个中年美妇面前。

    那中年美妇的上同样沾满了污泥,被雨水淋湿的罗裳贴紧肌肤,凹凸曲线毕露无疑。她怀中抱着一个婴儿,俏面苍白无血,眼眸里充满了惊恐与绝望。

    “黑衣卫卫尉莫林见过衙内。”一彪形大汉对着卫大衙内躬行礼,把事的经过简略的汇报。

    这几人都是潜逃的犯官家眷,他们奉命缉捕,钦犯拒捕,一番打斗,钦犯死了两人,黑衣卫也折损了三名好手。

    “哦……”卫大衙内漫应一声,低下头,不敢看那怜楚楚的美妇,区诚等保王党起兵谋反,他们的家眷必受牵连,承担悲惨的后果,他即便有心理上的准备,但仍不免有些于心不忍。

    站立前右侧的小六子皱了下眉头,轻轻的咳了一声。

    从太后边调离后,他一直充当卫大衙内的贴侍卫,时间久了,对卫氏集团里的派系多少有些了解,象一般的官员,多是尊称卫大衙内一声少主或骠骑将军,府里的人,还有少壮派里的核心人员一般都尊称郎君或衙内,称呼上的区别也代表着亲信与非亲信两种意思。

    这个叫莫林的黑衣卫卫尉竟然如此称呼衙内,简直就是大大的不敬。

    他突然想起区诚等人都已经被铲除掉了,那群潜伏在长安城里的玄素居杀手至今仍未见有什么动静,心中突的一跳,连忙用咳声发出小心提防的信号。

    “卫郎君救命……”

    那中年美妇突然扑来,挡在前面的小六子连忙伸手阻拦,中年美妇抱着怀中的婴儿,咚的跪倒在泥水中,拼命的向卫大衙内呼救。

    “奴死不足惜,可怜这孩子才出生不久,求卫郎君怜惜,把他收养了吧……”中年美妇哭得梨花带雨,楚楚怜,任是铁石心肠之人也难免心软。

    哇——

    美妇怀中的婴儿仿佛知道自已凄惨的世,突然啼哭起来。

    卫大衙内本能的伸出手,想接美妇递过来的婴儿。

    “少主小心。”小六子突然低喝一声,手臂疾伸,掌中的雨伞挡在卫大衙内面前。

    只听得笃笃笃的一阵乱响,挡在卫大衙内面前的雨伞竟插满了铁针,针上显然淬过剧毒,隐现蓝汪汪的颜色。

    小六子把手中的雨伞向前一推,同时横跨一步,挡在卫大衙内的面前。

    中年美妇的怀里藏有一筒以机簧发的暗器,以婴儿为掩护突然发,却被小六子及时发现,伸伞挡下暴而出的所有铁针,脸色不大变。

    如此近的距离,以机簧发的铁针连明光铠都能穿,竟然不透以油纸糊成的伞,唯一的解释就是伞的主人的修为深不可测

    眼见雨伞如大山一般的撞来,中年美妇避无可避,只能用手中的铁筒挡格。

    砰的一声,中年美妇只觉一股强大得无法抗拒的劲撞得飞抛而起,怀中的啼哭的婴儿亦被震得飞抛,她人在半空,喷出一口血水,然后叭哒一声,重重摔落泥水中。

    这一连串的动作从突发到结束只是瞬息之间,围成的一圈的虎豹铁骑将士大半还没有反应过来。

    “杀!”那个自称莫林的黑衣卫卫尉发出一声低吼,右脚探出,子急旋,起一片泥水,然后剑扑来。

    不少虎豹铁骑将士措不及防,被飞起的泥水溅中眼睛,本能的捂眼退后。

    小六子持伞拦下莫林,肖小小自袖内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挽了个剑花,拦下两个扑来的刺客,百忙中左臂一伸,接住从半空坠落的婴儿。

    晴儿连忙拉着卫大衙内退后,却听后突然传来凄厉的惨呼声,谁都没想到泡在泥水里的一具尸体突然动了起来,一剑刺入一名侍卫的腹部。

    脚下寒光倏现,化为一溜寒芒,刺向晴儿的腹部。晴儿把卫大衙内往旁一推,自已拼命的往后一仰,砰的一声,泥水四溅,整个人瞬时变成了泥人,但也险险的避过致命的一击。

    地面本就湿滑,卫大衙内被晴儿这么一推,脚下绊着一具尸体,重心骤失,整个人仰面倒下。

    与此同时,一具尸体自泥水中暴起,把一名反应快,箭步冲来的侍卫扑倒,另一具尸体也跟着弹起,掌中一杆短枪猛的刺出,正中卫大衙内的口。

    锋利的枪尖刺中卫大衙内的口要害,却发出一声清响,被什么给阻挡住,再也刺不下去。

    穿着自制防弹背心的卫大衙内虽然逃过一劫,但那一枪的力量很凶狠,震得他的五脏六腑几乎要移位,难受得几吐血。

    “相公(少主)……”

    肖小小和小六子给吓得魂飞魄散,两人同时惊叫着,分别出手中的短剑和雨伞。

    那名持枪的刺客一击中的,铁枪却未能贯体,不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已被小六子的雨伞和肖小小的短剑贯入腹,当场毙命。

    反应过来侍卫和虎豹铁骑的将士一拥而下,迅速拖起全污泥的卫大衙内就走,另有一群人把莫林等刺客团团包围住,乱刀乱剑一通狠劈,除了被小六子拧下一条右臂的莫林外,其余的人都被剁成泥。

    “等等……”那个自称莫林的刺客强忍断臂的疼痛,看着小六子问道:“你是如何识破的?”

    小六子咧嘴一笑,伸手制止想一拥而上,把人乱刀分尸的侍卫和虎豹铁骑将士,声吐出两个字,“称呼。”

    那名刺客一呆,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真的莫林确实是黑衣卫卫尉,他无意中发现了这群刺客,在跟踪时被发现,全都战死阵亡。

    莫林是受伤被擒,熬不住分筋错骨手的折磨,全都招了,不过被刺死前,眼睛里带着一抹奇怪的神色,他当时也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那抹古怪的神色分明是带着几分的讥讽和得意,死前能把敌人给坑死,也算是替自已报了仇,换谁都得意,死得瞑目。

    卫大衙内这会被吓得花容失色的肖小小和晴儿给围住,两女不顾失态,把他上下检查了个遍,确认他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大气,今次可真是险象环生。

    见刺客的目光投来,卫大衙内咧嘴一笑,伸手从背心袋里摸出一大块铁板,冲着他晃了一晃。

    铁板上有一点白色的凹痕,是那一枪造成的,若没有防弹背心,还真得玩完了,回想起来,小腿肚就抽筋呐。

    刺客发出一声长叹,精心布下的连环杀局竟然没有成功,这或许是天意吧?

    他手腕倏翻,掌中已多出一柚寒光闪闪的匕首,刺入自已的咽喉要塞,仰面倒下。

    “把他们都埋了吧。”

    卫大衙内叹了口气,这伙刺客肯定就是玄素居派来的,一直潜伏在长安城里伺机行刺的那伙刺客,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配合区诚等人一起行动,却在这里布下连环杀局,差一点就成功,幸好下车前,小小更是给他上了防弹背心,才逃过了这一劫。

    【作者题外话】:虽然晚了,但好歹赶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