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知遇之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第375章知遇之恩

    原尚书右仆郑经被拿下大狱后,卫煌对他不审不杀,就这么关着,每天倒是好酒好菜供应,但不许狱卒跟他说话,哪怕是骂都不行,书、笔墨纸砚等物也不许有,就这么把你关着,让你活活憋死。

    整个长安郑氏,除郑重一支外,全都被发配到红枫行省挖矿,没有被满门抄斩已是奇迹,为此事,不少卫氏大臣都对卫煌的心慈手软有所不满,斩草不除根,风吹又生啊。

    郑经的妻儿虽然都远在红枫省,但每月仍有郑重这一支的子弟前往探望,送些衣物什么,告之家人的一些事。不过,他们都不敢违抗卫煌的命令,书籍什么的都不敢带进去。

    对于这些族中子弟,郑经没有发飚,破口大骂,而是嘱咐他们好好做人处事,有时候甚至考校他们的文章。

    保王党一系的人是没法进入刑部大狱,只能通过太后武惠妃边受宠的内侍监总管云公公来了解郑经的况,为此,假公公云儿倒是赚了不少金银珠宝和人,很自然的被归列入保王党一派。

    他们都是王派,太后的人自然是自已人了。

    经过上回的事件,保王党元气大伤,更群龙无首,老实了一段时间,但他们不甘寂寞,隔三差五的聚在一块,一边破口大骂卫煌臣,一边商议着如何重振王权,而推举一个新的带头大哥则为当务之急。

    礼部侍郎审尚德算德高望重,有当带头大哥的资格,不过他很委宛的推辞,老夫老了,把机会让给你们年青人吧,老夫在一旁替你们拾遗补漏就行,加油,好好干,老夫看好你们。

    这厮新近娶了一个年青漂亮的媳妇儿,整个人都年青了几十岁,当然了,府里原先的奴仆什么的都给遣散了,全换上新人,以免续弦的新夫人被人认出来。

    这招洗白还是巫悠教他的,如今夙愿得偿,这厮现在是死心塌地的为卫大衙内卖命了。

    经过一番评选,最终是德高望重的户部侍中区诚被推举为带头大哥,审尚德等十几老臣辅佐,他们仍旧是保王党的元老核心。

    区诚诚府极深,行事损毒辣,有时候还有些激进,口风也很紧,审尚德千方百计了好几回,依然没法出有用的报,他不敢问得露骨,以免被“同党”怀疑。

    根据审尚德传回的报,加上黑衣卫掌握的报综合分析,区诚极可能与潜伏在长安城里的玄素居刺客杀手联系上了,近期可能会策划一次大行动,因担心打草惊蛇,卫大衙内只能下令暗中加强戒备,被动等待。

    那些潜伏在长安城里的玄素居杀手自唐素娥离开,郑经被捕入狱后就好象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据报分析,唐素娥仍在唐帝都宜城养伤,时常进出皇宫,而且还收了九公主唐飞儿为徒弟,这也说明唐素娥已完全放手主持长安行刺的行动,正全力渗透唐帝国的上层,玄素居另派有高手在长安主持刺杀行动,只是藏匿太深,一时难以发现。

    想要一网打尽,就得耐心等着区诚等人的进一步行动,被动的等着他们露出破绽,才能根据况进行针对的布置,行致命一击,永绝后患。

    监视盯梢的事儿自然落在黑衣卫的上,黑衣卫统领丁喜知道事关重大,不敢有半点马虎,把边的人都派出去了,若大一个长安城密布黑衣卫密谍,随手一抓,十个人里头恐怕有二三个是黑衣卫的密谍。

    也因为这事,卫煌最终没把更改战略方向的议案在朝堂上提出来,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反正他是丞相,独揽朝权,被人骂权臣是客气话,保王党那帮老家伙可是不留半点面,骂他是臣,所以也没必要顾及他们的脸面,直接独断专行,从丞相府下达各种密令。

    好在目前处于休养生息期,一些针对卫帝国的行动都在悄然进行,动静不大,没让那帮保王党察觉。

    由巫悠负责的货币战争已在悄然进行中,大量的劣币通过往返的商人流入卫帝国,大量的粮食布匹等物资则被带回国内。

    战争结束,粮价等物资价格逐渐回落,卫帝国民间富足,又绝少遭受战火的波及,粮价回落最快,价钱也最便宜,各商国的商人都涌来购粮,运回国内高价出售,所以,秦帝国商人的大肆购粮举动很正常,没人会怀疑,而且让他们赚到了大把大把的铜钱。

    卫帝国民间富足,即便发动货币战争,二三年内都难以影响市场的物价,这一点,卫大衙内和巫悠心里都很清楚,发动的货币战争只不过是用少量的铜钱来换回大量的粮食等特资,屯积战争能量而已,总之,有得赚就赚,闷声不响的发大财,一举多得。

    红枫船坊,能工巧匠们忙得不亦乐乎,他们的待遇与地位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不仅心好,干活也格外的卖力,一艘又一艘的大型战船和楼船建成,下水试航,然后交付给水师的。

    因为战略调整,军费也跟着向水师倾斜,现如今,嘉月、红枫两大水师统领丁泰和周勃可风光得紧,两大水师又增添了不少战船,其中嘉月水师已拥有楼船十艘,大中小战船达三百艘,水兵二万。红枫水师拥有楼船一十二艘,大中小型战船多达四百五十多艘,水兵增至五万,让各大军团的统帅将官们都眼红不已。

    军方中,有资格知道战略调整方案的只有军团的统帅,他们都知道周勃的红枫水师是进攻卫帝国的主力,实力才会膨胀得如此之快。

    陆战自然少不了步兵和骑兵,赫进的红枫军团也得到不少经费,目前常备军保持在五万之数,一旦开打,可增至二十万。

    最让人眼红的是水云关新任郡守李文东,他奉命以增强防御为名,征召组建一支四万人的新军,夜进行练,农忙过后,大量的青壮都被召集,进行常规的军事训练,看规模,隐有组建第五军团的节奏,统帅自然非他莫属。

    看这架势,进攻卫帝国也有新军团的一份子呐,军人打仗才有功立,才能凭借军功封赏晋爵,李文东一个降将不仅得到如此重用,而且马上就要有功立,谁不眼红?

    李文东也是有份参加帝国最高层次的战略调整会议,心里清楚自已的使命,衙内的知遇之恩,他唯有誓死效命,拼命的练新组建的四万新军,争取在一年半载让这支新军形成战斗力。

    在长安养伤期间,他曾跟随卫大衙内检阅了中央军团,赴任后又参观了赫进的红枫军团,终于明白了唐帝国为什么在近年的战争中都败给秦帝国。

    卫氏父子执政后,大力实施的各种新政都利国利民,百姓拥戴,民心向背,综合国力一直在暗中增长,只不过被所有人忽略而已。

    特别是武器装备的发展,甚至是民间百姓劳作的耕犁锄头等重要的劳作工具,都远远的走在各帝国的前面,士兵的待遇更是好得不得了,人人踊跃当兵,甚至以当兵为荣,士气高涨,如此雄狮,又岂是一般的军队所能对抗?

    他不庆幸自已运气好,也庆幸自已的选择,在这里,他才有真正的舞台来证明、施展才华。

    女为已悦者容,士为知已者死,他唯有以忠心与军功来回报衙内的知遇之恩了。

    李文东得如此破格重用,自然引起各方人士的不满,军中的大佬们发着各种牢,请战书象雪片一般的送进丞相府和骠骑将军府里,都给卫煌和卫大衙内训斥一通,把自已的军团都给老子练好了,仗多的是,就怕你们打到烦了不想打。

    对卫帝国发动战争,水云关必成前沿和后勤运转的重要基地,因此,在祈云山脉的山脚下又搭建了一座宽大的军营和要塞,李文东的四万新军就驻扎在军营和要塞里。

    要塞内屯积了大量的粮草、武器装备等军用物资,光是攻坚重器霹雳战车就多达一千五百辆,雷霆战车六百辆,还有云梯攻城车等,用水车打磨过的石弹也一点一点的运送过来屯积。

    本来,怒江河水流湍急,随便在江边搭建水车就能大量打磨石弹,但这样一来,难免被各帝国潜伏的密谍发觉,为了尽可能的保住这个秘密,卫大衙内宁愿劳民伤财。

    因为两国商贸恢复正常,港口码头每天都有大量往返的商船停靠,装卸各种货物,大量的商队往返于水云关官道,各种军用物资运送过来也不容易被卫帝国潜伏的密谍发觉。

    帝国需要休养生息,积累战争能量,一二年内,帝国是不可能对卫帝国发动战争,各种军用资都是一点点慢慢的运送过来屯积,然后等待时机。

    这期间,卫煌连续派出使团出使各帝国,实行远交近攻的策略,派往卫帝国的使团更是先后两拨,大谈两国友好,签下互不侵犯的友好协议。

    国与国之间就是这样,大家相互忽悠,坑死你没商量,协议本来就是用来撕毁的。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