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挖墙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撤离的队伍很庞大,浩浩的行进在平坦的官道上,象长龙一般望不到头尾。不过,跟随他撤离的士兵仅有一万来人,还有一些文职官员与他们的眷属外,绝大多是有钱的大户人家和百姓,他们拖儿带女,携带所有细软,坐着牛车马车踏上漫漫路途。

    李文东是个好官,治下的百姓生活虽不敢说富足,但都比别的省郡要好多了,所以,他并没有强迫所有的士兵和百姓大迁移,而是去留随意。

    除了武备库里储存的所有轻重武器全部带走,他也没有把府库的存粮搬空,至少留下了三五天的存粮,甚至连户籍都整理好封存,以方便秦人接收清点。

    若是心狠手辣之人,就算没有胁迫城里所有百姓大撤离,也会把城池道路等设施破坏一通,更狠的则放上一把大火,把整座城池都焚毁,留下一片废墟给接管的秦人。

    李文东没有这么做,他留下了一座完整的城池,率领队伍浩浩撤离。

    随后不久,一支秦军从金城出来,入驻长川城,进行各种接收与清点。

    有立功心切将领提议率军追击,却给主官抽了一马鞭,狠狠骂道:“你以为老子不想立功啊?这是衙内的命令,你要嫌活够了,可以率你的部曲私兵去追。”

    李文东精通战阵之法,又岂会没有防范,除了安排一军后掩护,甚至还设了伏兵,只要秦军胆敢追击,必然中伏。

    不过,他安排的种种后手都没有实现,据夜不收所报,秦军接管了城池之后,就紧闭城门,安抚城内百姓,丝毫没有追击之意。

    百陌城太守府内,卫大衙内、巫悠、田豫等人正在悠闲的品茶。

    “这是壮士断腕呐,唐帝国的朝堂还是有能人的。”卫大衙内摇晃着二郎腿,显得无比的轻松。

    李文东在准备大撤离工作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潜伏在长川城里的谍报人员的工作效率让他很满意,虽然派人通知金城那边的将领做好接收的准备,但他没有想到唐王吉利还真能狠下心来放弃长川郡,这一招壮士断腕还是果断得让他小小的佩服了一回。

    比如那个长川太守李文东,绝对可以列入牛人的名单,而且至少能排上前三,可惜不被他所用。

    “衙内放心,此事须徐徐图之。”一旁的巫悠安慰道,衙内的心里,他最了解了,衙内这是又动起了招揽人才的主意,想要挖唐王吉利的墙角了。

    衙内既有这心思,他自然得多加留意这个李文东,想方设法把他给弄过来给衙内效力。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已的地位会受到影响,因为他清楚,再怎么牛的牛人,都无法取代他在衙内心中的位置。

    “你有办法?”卫大衙内来精神了,李文东大撤离的所做所为让他感兴趣的,这样的好官实在让人敬重,能招揽过来再好不过了。

    “可以试试。”巫悠捋着颌下长须,因答,清瘦的老脸上满是猥琐的笑容,这是他坑人前的节奏,标准的金字招牌。

    李文东奉旨大撤离,却不忍心破坏城池,胁迫所有百姓撤离,甚至还担心城中的百姓挨饿,留下了一些粮食,这种行为让为敌对国的卫大衙内等人都敬重。

    但是,换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李文东等于是留下一个致命的垢病,唐王吉利的心里头肯定很不爽,他的政敌肯定会利用这一点大作文章,李文东就算能够保住命,恐怕也被贬官闲置。

    巫悠的意思就是利用这一点大作文章,多送一些金银珠宝给李文通的政敌,让他们往死里整,之后见机行事,把李文通和他的家眷救出,如此一来,救命之恩加上知遇之恩,李文东还能不感动报答,誓死效命?

    “好,此事由你全权负责!”

    卫大衙内心大好,当场拍板,军处和黑衣卫密谍全力配合,必要时可动用特种夜不收,总之给予了他全权行事的特权,让田豫、于学智等人都羡慕不已。

    众人在太守府内悠闲的品茶聊天,城头上却是杀声震天,双方将士都在浴血奋战,一方疯狂攻城,另一方顽强防守,寸步不退,直至战死。

    天空中尽是交错纵横的箭矢,密密麻麻的如蝗虫,每一波洒落,都标出一朵朵的血花,其间夹杂着几十斤重的石弹,如冰雹一般的砸落,把脆弱的人体砸成稀巴烂。

    卫大衙内提出的炮火压制可是跨时代的全新战术,当然了,前提得是布置有大量的霹雳战车,还有一定的程与打击精度,这些,秦军都已经具备。唐军的百来辆霹雳战车才在阵地上摆开,仅来得及发一二弹就被尽数摧毁。

    没有霹雳战车,唐军就没法发盘磨巨石,对城墙造成威害,也无法震慑住守城的义军,激励已方的士气。

    天空中呼啸的石弹全是从城里发出来的,实际上没有砸死多少人,更多的是起到威慑的作用,对进攻中的士兵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打击,士气难免受到影响,敌消我长,守城军所占的优势可不是一加一等二这么简单。

    唐军阵前,任斌登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督战,在他后肃立一千五百整装待发的部曲私心,这是他手中最为精锐的武卒,马上就要投入战斗了。

    这些天来,他指挥大军没没夜的对百陌城发起疯狂的强攻,组织了不下十次的敢死队,可惜都没能守住城头阵地,最精锐的部曲一直都在养精蓄锐,现在唯有寄望他们能够一战成功了。

    这一波攻城的士兵已经损失惨重,所剩下无几时,任斌面颊的肌抽动了一下,无奈的抬手打出收兵的手势。

    残存的千多士兵刚退回,惊天动地的隆隆战鼓声紧接着擂响,新一轮的进攻开始了。

    这一波攻击梯队的士兵呐喊着冲向城池,一千五百精锐部曲就混杂在进攻梯队里,冒着如蝗箭雨和冰雹一般的石弹冲至城下,然后攀梯登城。

    城头上砸下擂石滚木,洒下滚烫的油,还有不时下的冷箭,总之,五花八门的守城武器打得抓着云梯向上攀爬的唐兵死伤惨重,冲车塔楼等重型攻城器械也被城头上架设的巨弩轰倒塌,或被砸以油罐,再上几支火箭引燃,一个个浑着火的唐兵惨嚎着摔落地面,即便摔成饼,尸体仍在燃烧,散发出令人恶心呕吐的臭味儿。

    此时,把守城头的已不是义军,而是经百战的精锐秦兵,一万五千人的义军经过几天几夜的惨烈防守战,已经所剩无几,活着的人大多都带着伤,躺在医院里养伤。

    精锐对精锐,秦军的武器装备比唐军还要精良,更有大量震慑人心的霹雳战车轮番轰,双方的将士虽久战疲倦,但秦军士气如虹,唐军久攻不克,伤亡惨重,士气已明显低落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