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九死一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通往墨云郡官道的一处山坡凹处,熊熊燃烧的大火把整座军营完全笼罩住,也把四周照亮如白昼,天空都被映红。

    火光中,到处是横冲直撞的牲口,呼号奔逃的人影,还有一个个挣扎惨嚎的火人,整个营地乱成了一锅粥。

    夏侯衡能够成功烧毁这十万石军粮,纯属运气,晋军虽有五千人的护粮队,但警戒却很稀松,他先派手下潜近,干掉卫兵和暗哨,然后牲畜的尾巴上绑上浸过火油的布条,再割断缰绳,放任这些受惊的牲畜冲营。

    数百牲畜受惊狂奔的声势极其吓人,破坏力更是吓人,许多受惊从帐蓬里爬起来的士兵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被撞得骨断筋离就是被踏成饼,整座军营被冲得七零八落。

    夏侯衡率部乘乱冲杀,把一车车的粮食引燃,再把火把抛进军营里,把帐蓬引燃,负责押粮的将官拼命呼吼,想指挥士兵和民夫救火,却被洪水般汹涌卷来的数百牲畜踩踏成饼,主将一死,慌乱的士兵无人指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侯衡等人扬长远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这些惊慌失措的士兵和民夫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哄的一声,四下逃命去了。

    前方急需的军粮被敌军焚毁,回去也被砍脑袋,不如逃命。

    夏侯衡率部撤离,他清点了一下人数,三百部下仅剩一百五十三人,损失的近半将士都是在放火烧粮时遇到晋军的顽强抵抗,所幸天黑视野不清,又有数百发狂的牲畜助阵,把晋军的军营冲踏得七零八落,许多士兵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押粮的主将被牲畜踩踏成饼,无人指挥,否则,只凭这点人根本没法把全部粮草给点燃。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距离天明尚有一个多时辰左右。

    他环视一众部下,抱拳沉声道:“我夏侯衡先在这里谢过大家了,大家心里都明白此次是九死一生,不想去的可以退出,没人会责怪你们。”

    没有人吱声,所有人都膛,脸上皆流露出视死如归的坚毅表,为了掩护主力安全撤离,他们没有选择。

    “好,出发!”

    夏侯衡只觉自已的鼻子有点发酸,连忙转过头,大手一挥,下令出发,向着墨云郡的方向奔驰而去。

    天空放亮时,他们这百多人的死士已经进入墨云郡的地界,隐藏在东坡县附近的一片树林里休息,偶尔碰到个把早起赶路的百姓,都把当场击杀,尸体拖到树林里掩埋。

    也不能怪夏侯衡滥杀无辜,非常时期,非常处理,何况,他还要为手下的百多名弟兄的生命负责,为主力的安全撤离负责。

    明知是九死一生的任务,但他仍是希望这百多兄弟都能活着回去与家人团聚。

    稍作休息,夏侯衡率队冲出树林,把附近村庄的几户乡绅地主给洗劫了,然后迅速撤离,利用一人五骑的超机动xing,一口气奔驰数十里,冲进另一座村庄,把村里的几户乡绅地主洗了一遍。

    接下来,夏侯衡利用休息吃干粮的时间把抢来的金银珠宝埋藏好,在地图上记下标记后,接着杀向古田镇,把镇上的大户人家又洗了个遍。不过,他们遇到轻微的抵抗,两名士兵阵亡,五名负伤。

    为了把动静闹大,夏侯衡又马不停蹄的飞奔江阳县,把伍家庄的乡绅大户给洗了,然后一头钻进山林里隐藏。

    唐军轻骑出现在墨云郡,四处洗劫的消息不仅惊动了墨云太守刘畦,也把他气得暴跳如雷,他一边上书晋王,报告消息,一边严加防范,以防袭城。

    唐军轻骑主力在墨云郡的消息很快传到帝都,晋王大喜,接连派出信使催促各郡太守出动大军,步步为营,压缩唐军骑兵的腾挪空间,然后收网全歼。

    大王圣旨的高压下,各郡太守虽然担心封堵要道的堡垒要塞还没有完全建好,万一被唐军发现并突围,围猎行动就完全失败,但无人胆敢违抗圣命,唯有希望唐军还留在墨云郡,没有发现这个漏洞。

    此时,商行云所率的虎豹铁骑正隐藏在舒州罗平县城外三十几里的雁云山里,有特种夜不收全力协助配合,对于外边的况,他了如指掌。

    晋军调往前线的十万石粮草被夏侯衡率部袭击并焚毁,不得已,各郡太守只得重新征集粮草,紧急运往前线,一时间,民怨载道,粮价飚升。

    受此影响,镇守庆安重镇的十数万晋军因面临被四面困死和断粮的危险,不得不放弃庆安重镇,退守建康险关。

    建康城相对晋帝国而言,确实是一座易守难攻的险要关隘,但那只是面对晋帝国的北城墙而言,如果从东南两面进攻,则只是一座坚固的大城而已。

    近百万联军收复庆安重镇后,挟胜利之锐气,浩浩的杀至建康城下,光是连营就扎了上百里,战旗飘扬如海,声势非常惊人。

    联军只是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便架起大量的霹雳战车,发盘磨巨石和火球,对建康城池狂轰滥炸。

    攻城的唐、汉军没有丝毫的心理压力,反正城池不是他们,城里的人也不是他们的,轰成渣都没有关系,收复一座破烂不堪的城池也一样是莫大的胜利。

    围城的周军也同样没有心理负担,外敌入侵,国土沦丧本来就是莫大的耻辱,如今有强大的联军助战,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收复建康城,哪怕只是一座烂城也没有关系,重要的是立有收复之战功,在大王面前也有交待。

    惨烈的攻防战令双方损失惨重,但到了这地步,战损士兵和物资的巨大消耗在当权者眼里也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商行云还知道,夏侯衡为掩护主力安全撤退,在墨云郡境内到处洗劫,搅得天翻地覆,他闹的动静越大,主力撤离的安全机率越高。

    但是,宾州、舒州、燕云、墨云四郡紧急征召的大量步军已经联袂出动,正稳步向墨云郡方向推进,挤压夏侯衡所部的腾挪空间,他留在墨云郡越久,被围歼的危险系数越大。

    商行云唯一能做的说是祈祷夏侯衡尽早跳出包围圈,活着回来。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已近傍晚,撤离的最佳时机就在这几天内,错过了就危险了。

    他大手一挥,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