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随机应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于家辉留下的五百骑兵紧追三百唐军轻骑不放,从表面上看是占了上风,可是其中的滋味儿只有心智比较冷静的陈都尉最清楚。

    唐军确实被他们追得满地乱跑,可是,人家象塞外大草原上的战士一样会骑,他们边逃边放箭,精准度不算高,但每洒下一波箭雨,至少都有十几二十来个士兵中箭坠马。

    人家能打你,可你却没法打人家,这才是最让人感到憋屈得要发狂。

    追了几圈之后,陈都尉无意中回头扫了一眼,脸色唰然变得惨白无血,光顾着追人,没注意清点人数,500人的骑队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被人家干掉过半,原先占着人数上的优势,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了。

    更要命的是两支唐军骑队突然自两旁杀出,把他的骑队完全给包抄了,双方还未接触,几波箭雨下来,又有过百士兵惨呼坠马。

    “跟着我突围!”

    刚还把人家追得满地乱跑,眨眼间就被人家重兵包围,这天堂与地狱间的落差大得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不过,陈都尉好歹也是久经战阵的老兵,很快反应过来,急忙率残存的百来士兵突围。

    可惜的是才奔出一里不到,他发现跨下的战马越跑越慢,而唐军的骑速丝毫不减,坠后的士兵都被唐军追上,一一斩杀。

    看了看边活着的不足五十人,面如死灰的陈都尉扔下手中的铁剑,然后抱头蹲在了地上。

    商行云命士兵把敌人的战马牵走,然后嘴巴一呶,下达了屠杀俘虏的命令。

    杀俘,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虎豹铁骑孤军深入晋帝国腹地,危机重重,除了干粮清武器等必需品,任何东西都是累赘,但就这么放了这些俘虏,他们回去后又会拿起武器,所以,他只能下达屠俘的命令。

    接下来,商行云没有去增援引狐冲所部的三百部下,而是故计重施,先跟守在小道上的一千晋军轻骑玩躲猫猫,引他们分兵,再以优势兵力聚而歼之,狼群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让刚加入虎豹铁骑的夏侯衡大为叹服。

    秦帝国,长安,丞相府。

    卫家父子虽然分工明确,一个主政,一个掌军,但报战报等重要消息都是一式二份,分送到父子俩的手上。

    卫煌自然清楚的知道宝贝儿子所玩的小把戏,派虎豹铁骑深入晋帝国腹地进行袭扰,他也知道所谓的“袭扰”只是个名头,虎豹铁骑真正的任务是敛财,其实就是充当强盗,到处洗劫晋帝国的世家大族豪强等大户人钱。

    这个行动虽然很无耻很下流,但却是让帝国恢复元气最快的法子。为收复平塘险关并守住它,战损士兵不算,光是各种物资的消耗就不计其数,哪怕现在世纪之战暴发,唐帝国暂时停止了进攻,但大军依然围困城池,而帝国也不敢有丝毫疏忽,同样派驻有大量的军队对峙,大军每天的消耗很惊人,现在就看谁先撑不下去了。

    到了这一步,卫煌也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即便帝国的国库已经空得连老鼠都搬家了。

    持久战很要命,但卫煌相信,他不好过,唐王吉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况且,帝国现在算是暂时得到喘气,而唐帝国紧挨着周帝国,于公于私,都得出动大军增援周帝国,战争接连,物资的消耗也更多更快,照此估算,最先撑不住的应该是唐帝国。

    宝贝儿子怎么玩卫煌不管,只要他不象上回那样以涉险,把人的三魂七魄都吓飞就行,不过,对于孤深入晋帝国腹地的虎豹铁骑如何撤回的问题,他心里充满了疑问。

    别看三千虎豹铁骑在人家的腹地闹得欢腾,但只要人家头脑清醒,大军拉网式的合围,再以一部兵力边关要道,虎豹铁骑不仅失去腾挪的空间,恐怕连回来都成题。

    卫煌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派心腹亲信前往奕县,结果,宝贝儿子的回复让他大吃一惊,竟然只有四个字——随机应变。

    如何让虎豹铁骑安全的撤回来?

    这个问题,卫大衙内和巫悠可谓是绞尽脑汁,想了很多种可能,但都觉得不稳妥,主要是战场况瞬息万变,任何一个错误的决定都可能把虎豹铁骑给葬送了,倒不如给商行云临机应变的权利。

    大致的战局,卫大衙内的智慧团倒是可以预测,当然了,各人看法不一,但卫大衙内和左右军师祭酒田策、巫悠的看法大致相同,联军虽然势大,但依然无法击败强大的晋帝国,最多是两败俱伤,归根结底,是因为没有统一的指挥权,各帝国的统军将领私心又重,等协商好了,战机已经错失。

    不过,这一次的世纪之战,晋帝国的统军将领不再一味贪功,妄想尽快击败联军而贸然与联军进行决战,而是收缩兵力,转攻为守,重点防御庆安、建康重镇,战事必然会持久。

    双方的战事一旦陷入胶持状态,也就是虎豹铁骑撤回的时候,至于撤离的方法路线等,都由商行云自行决定,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让虎豹铁骑安全撤回就行。

    怒江一条小支流汾河的河边搭起了一间大草棚,卫大衙内和巫悠就坐在草棚里,手握钓杆在垂钓,显得轻松写意。

    两人都大有收获,不过,让卫大衙内有些郁闷的是刚刚学钓鱼的巫悠钓上来的鱼多是巴掌大的鱼儿,而他钓上来的多是两根手指头大的小鱼,很受打击啊。

    巫悠之所以能坑死人不偿命,最主要的是他善于察颜观色,自已尽钓起大鱼,遛鱼的感觉很爽,可衙内钓起的尽是小鱼,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虽说他今天的运气特好,但这鱼儿又不会象人一样察颜观色,得赶紧想个法子才行。

    这厮眼珠子一转,立时有了主意,他捂着腹部起,干笑一声,匆匆离去。

    这动作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右军师是吃坏了肚子要蹲大号了。

    两人的钓位本就相近,巫悠的钓位没有再下铒,鱼儿自然转移到了卫大衙内的钓位处,争吃鱼铒,卫大衙内接连钓起大鱼,心大好。

    肖小小一直坐在他后不吱声,不过却一副心神不定样,其实,她也象卫煌一样,在好奇虎豹铁骑如何安全撤回的问题。

    “嗳,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