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大肆洗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夏侯将军……”

    听到贞小娘羞羞答答的声音,夏侯衡如梦初醒,敢,他还抓着人家温软滑腻的小手儿呢。

    “呃……”

    夏侯衡的手好似被毒蝎蜇了一般,慌不迭的松手,老脸胀得通红,惹得一旁的护卫掩嘴偷笑。

    幸好这时,有机灵的护卫把这一大户人家的家主押来,化解了夏侯衡的尴尬。

    夏侯衡当即对他说了,贞小娘子他带人,作为交换条件,洗劫到此为止。

    那位吓得面无人色,小腿肚直抽痉的家主拼命的点头,他哪敢不同意,而且心里还偷着乐呵呢。

    家财被洗劫,能够保住命已经是万幸,现在用一个慕容贞挽回一半的家产,这种生意傻子才会摇头拒绝,就算再搭上他的几个侍妾或者另外几个儿媳妇,他都乐意。

    全城的洗劫活动将近天亮才结束,夏侯衡率队撤离前,把慕容贞托付给了协助袭城的特种夜不收,由他们转交给潜伏在本地的谍报人员,把慕容贞秘密的安置在城外的田庄里,连带着洗劫来的大量金银细软,全埋在了田庄里。

    天空大亮之后,宾州太守熊陌林才先后接到夜不收的回报,陈、柳二县于昨夜同时受到唐军的袭击,城里的大户全被洗了一遍,官仓被打开,粮食都被百姓哄抢一空,军械里被放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至于唐军的数量,估模着过万人,清一色的轻骑,因为机动xing强,目前仍未能掌握其具体行踪,夜不收正在拼命的找寻。

    “强盗,无耻下流!”

    熊陌林气得须发都竖了起来,陈、柳二县可都是他辖内县城,唐军突然入侵,他负有一定的责任,这个责任他负得起,但那些被洗劫一空的世家大族、豪强乡绅就让他头大如斗,甚至不安。

    这些世家大族在当地可是有着不俗的名声,影响力很大,家族间相互联姻,势力更是盘根错节,背景复杂,有些势力大的家族皆有子弟在朝中为官,必定会参他一本。那些豪强乡绅则是当地的地头蛇,没有他们的支持,他这个太守别说治理一方,恐怕连位子都坐不稳。

    当然了,这些势力并不是铁板一块,有些甚至是敌对的,数下年来的发展过程中结下的宿怨,他能够快速坐稳宾州太守的位子,其中也是利用了这一点。

    但现在,这些势力全被可恶的唐军给洗了一遍,一个个损失惨重,即便是结有宿怨的,也会在这时候暂时放下,联合起来讨要一个说法,熊陌林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如果不能歼灭这支可恶的唐军轻骑,追回那些金银细软还给那些世家大族,就算晋王不追究他的责任,他在宾州也无法立足。

    为保住前程,面色沉的熊陌林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除了命城中士兵加强戒备外,大军枕戈待旦,等候出击的命令,同时派出大量的夜不收,搜索那支唐军的行踪。另外,他还强征城中所有马匹,临时拼凑起一支二千来人的骑兵,再加上原有的一千骑兵,还有他的三百亲兵,他手里现在掌握有三千五百人的骑兵,由他的亲兵护卫队副侍长钟宜平统掌。

    他辖下有五县,都派人持令符前往通知各县令提高警惕,严加戒备,不能再被唐军破袭城池了。

    二个时辰之后,有夜不收回报,蓟县方向发现那支唐军轻骑的行踪,不过,唐军并没有袭击蓟县,而是绕城而过,也不知是窜往西面的舒州?还是走燕云道往北?反正,队长已经带人追下去,他奉命回来禀报。

    “该死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心原本就不怎么好的熊陌林咬牙切齿的咒骂着,他是清流,但也精于兵法,才能兼宾州太守与镇关将军两职,脑子里迅速闪过帝国全境的地图,心里越发不安。

    往西是边关舒州,往北是燕云郡,那是帝国的腹地重镇,再折向西,就是帝都的门户重镇严州。如果这支万人的唐军轻骑出现在严州下,必定引发朝堂震动,大王龙颜震怒,这麻烦可就大了,这支唐军骑兵部队可是从边关潜入他的辖区,再从他的辖内窜入帝国的腹地,几达心脏,到时候可不是丢官的问题了,掉脑袋都有可能。

    熊陌林猜测不出这支唐军骑兵部队的目的,但他没有半点犹豫,接连派出大量的信使,通知各郡县的太守县令严加戒备,同时写了一份奏折,禀明况,着人送往帝都。

    反正,事已经发生了,他能做的就是提醒各郡县主官主意,禀明大王,先认个小错,以后闹出什么样的大动静来,他的罪名也能小一点,这是明哲保的招数,虽然老,但却管用。

    当舒州太守接到他的警示书信时,辖下的田东县城、田中县的几个大集镇、还有一些村落都已被那支可恶的唐军轻骑洗了一遍。

    傍晚时分,商行云率虎豹铁骑一头扎进了一片树林里,后的夏侯衡率五百铁骑伏击了尾后追踪的一个晋军夜不收小队,全歼了这支夜不收小队后,他率队跟大部队会合,疲惫不堪的将士一头倒在草地上,眨眼就睡着了。

    他们在舒州郡境内洗了一通,之后窜进燕云郡境内,天色将暗,将士们已经疲惫不堪,商行云不得不找地方休息。

    别看虎豹铁骑将士一人三骑,千里奔袭,来去无踪,但长时间在马背上颠簸,有时候还要战斗,这体能的消耗非常大,而且孤军深入晋帝国腹地,神经绷得很紧,绝非一般人能够承受。

    商行云带着几十名亲兵护卫钻进对面的另一片树林里,挖坑把洗劫来的金银珠等值钱的东东埋下,一些古玩字画等易损品还得用油纸小心翼翼的包住,再放进特制的竹筒里,才埋在地里,然后在地图上做出标记,等战事平息后再派人来取。

    虽说军处的密谍遍布大陆各地,但这些谍报人员绝不能轻易暴露,暗中跟随掩护的数百特种夜不收也不可能时刻跟随,所以,洗劫来的东东大多都是埋在某处隐密的地方。

    夏侯衡啃过干粮之后,裹着军用毛毯躺在草地上,他虽然疲惫不堪,但却没有一丝睡意,慕容贞的音容笑貌总是闪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