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炮弹的问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唐军在东、南、西三门同时发起进攻,在震天鼓声的激励下,成千上万的士兵挥舞手中的武器,扛着云梯、推着冲车、塔楼等重型攻城器械,在抛石车的掩护下,呼吼着发起第一波进攻。

    唐军的抛石车仍在发盘磨石和火球,但躲藏在藏兵坑道内的士兵已在锣声中和军官的呼吼声纷纷登上城头,进入各自的阵地。

    新兵们看着城下黑压压一大片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唐兵,一个个紧张得脸色发白,冷汗直冒,幸好无人在这种时候都不想让同伴看小,加之临阵退缩斩的军纪,一个个学着自已的长官昂首的站在城垛后面,死死的抓着手里的武器,呼吸急促的望着敌人汹涌而来。

    “弓箭手,稳住,稳住,听老子的命令,谁敢乱放箭,老子让他游街示众,丢他姥姥的脸。”

    军官大声呼吼着指挥各自的部下,也幸好卫大衙内把一千特种夜不收拆散,分派到各部队充任基层军官,有这些老手指挥,初次上战场的新兵蛋子虽然很紧张,但还不至于给吓得尿裤子当逃兵。

    南城头上,卫大衙内趴在墙垛后面,盯着城下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唐兵,他旁的小六子和肖小小皆神色紧张,手中各持一面盾牌,随时准备替他遮挡箭雨。

    “给老子把唐军的抛石车阵地给轰了。”卫大衙内手指前方,对一名军官下达命令,这名军官是负责指挥发抛石的负责人之一,用现代术语说就是炮兵观察员,被他叫来负责联络遥控抛石车的发

    炮兵是战争之神,先期摧毁敌方的炮兵能够掌握一定的主动,进攻的敌步兵失去炮火的掩护,而已方的炮兵可随时掩护步兵或轰击阻断敌军的猛烈进攻,抛石车就是这年代的大炮,除了对城墙等建筑物造成一定的伤害,其实对士兵的杀伤并不大,真正的意义在于威慑,激励士气而已。

    久经战阵的老兵在盘磨巨石的猛烈轰击下都难免胆颤心寒,已方可是清一色的新兵蛋子,被吓得尿裤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在唐军十数轮的盘磨巨石和火球的攻击下,没有发生新兵蛋子临阵脱逃的现象,这已经是个奇迹。

    轰掉唐军的抛石车,不仅能够打消新兵心中的恐惧感,打击敌人的士兵,振奋已方斗志,亦能减少城墙的受损度,而且理论上是可行的。

    那名军官目测唐军抛石车阵地的距离后,立时跑下城,对守在城下的另一名士兵呼吼,传达卫大衙内的命令,并报出目标标尺距离。

    一架抛石车校正标尺,发巨石,弹着点距离唐军的抛石车阵地有十数步之遥,把地面砸了个大坑,又向前滚动了数米才停下,惹得那些负责作抛石车的唐兵发出阵阵嘘声,有几名士兵甚至跑上前,把石弹抬回,装填发

    重新校正标尺距离后,数十架抛石车同时发,盘磨巨石如冰雹般砸向唐军的抛石车阵地,但效果却让卫大衙内差点吐血,仅有二三架抛石车被摧毁,不少石弹的弹着点不是太近就是太远,没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随后,又是三轮发,火炮压制摧毁的效果仍然差强人意,仅摧毁十一二架抛石车,没能给唐军的抛石车阵地造成毁灭xing的打击。

    怎么会是这样?

    卫大衙内拼命的挠头,标尺距离是正确的,但每一次发的弹着点就是不同,这应该是除了抛石车本的小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石弹的大小重量不同。

    要解决这个问题,唯有制作体积重量相差无几的石弹才行,用人工制作根本行不通,那应该用什么办法?

    不过,卫大衙内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城下的唐兵已经冲近,进入弓箭的有效杀伤范围内。

    “弓箭手,放箭!”

    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成群的弓箭手出扣在弦上的第一支箭矢,接着在军官的指挥下退后,第二排的弓箭手上前两步,扣箭上弦发

    这些新兵蛋子是第一次摸弓箭,在二三天内临时恶补,方才明白如何瞄准,如何箭,第一波箭雨不是失了准头就是轻飘飘的掉落地上,仅有十数个倒霉的唐兵中箭倒下。

    “是爷们的都给老子使出点力气来,要不然就滚回家,躲在娘们的裆下。”带队的军官看得差点吐血,只能拼命的呼吼,激励新兵蛋子们的士气。

    轮着了七八波箭雨的新兵们开始摸懂了点箭的窍门,出去的箭开始有模有样,唐兵的伤亡开始增加,不过,他们也推近到了城下。

    这三郡的唐兵皆是常备军,就算不是百战雄狮,也堪称军中精锐,最前面的一排士兵高举大盾,掩护后的弓箭手仰,以压制城头守军的弓箭手,掩护刀盾兵攀爬云梯攻城。

    “小心了。”

    城头上,带队的军官大声呼吼着缩回头,躲在墙垛后面,新兵蛋子们有样学样,不过,仍有几个倒霉蛋反应迟钝,被城下上来的劲矢中,有的惨呼倒下,有的尖叫着摔落城下。

    受伤的躺在地上直翻滚,发出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嚎声,青石板上全是腥红的血水,把附近所有新兵给吓得面无人色,小腿肚打颤,胆小的直接哇哇的呕吐。

    “给老子狠狠死狗娘养的王八蛋,给弟兄们报仇啊。”

    军官挥剑呼吼,指挥弓箭手杀敌人,唐兵已经冲到城墙下,弓箭手已无须抛,可直接探头往下直

    “哈,我倒了一个……啊……”

    一名新兵探头倒了一个唐兵,一时得意妄形,不防城下飞来一箭,贯入他的颈脖,他仅来得及发出凄厉的惨呼声,整个栽落城下。

    “箭,箭。”军官拼命的嘶声呼吼,指挥手忙脚乱的新兵蛋子们杀城墙下的唐兵。

    架设城头上的一具具守城弩也开始轰缓缓靠近的攻城车、塔楼等重型攻城器械,有老兵瞅准一架推近的塔楼,用力扔出手中的油罐子。

    叭的一声,砸中塔楼的油罐子破裂,里边的火油四处飞溅,另一名老兵出扣在指间的火箭。

    笃的一声,火箭钉在塔楼的挡板上,眨间引燃火油,整座高大结实的塔楼很快被熊熊燃烧的大火笼罩住。

    城下推动塔楼的唐兵眼见塔楼起火,连忙用力狠推,不时有士兵中箭倒下。

    燃烧的塔楼终于推到城墙边上,嘭的一声震响,燃烧的挡板被推倒,藏在里边的唐兵拼命的往城头跳落,其中一人上还燃烧着火焰。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