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守城之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稍有点军事常的都知道,刚入伍的新兵蛋子要经过二三年的常规军事训练,再历经战火考验后存活下来的,才真正算是一名合格的士兵。

    但现在,卫大衙内根本没有这个时间,这些年青小伙子们凭的只是保家卫国的一腔血踊跃入伍,只能凭着他们的血与本能去战斗,天知道最终存活下来的有多少人?

    为尽可能的让这些新兵蛋子快速成长起来,形成战斗力,基本都是新老兵搭配,以老带新,1000名特种夜不收被拆散,分派到各部队充当基层军官,指挥他们战斗。

    新老搭配确实能够让新兵快速成长,形成一定的战斗力,但1000名特种夜不收被拆散,战斗力同样严重下降,只能依靠人数来弥补了,当数量达到一定的程度时,仍是可以压过质量的。

    剩下的近千特种夜不收和500黑衣卫龙组成员,卫大衙内可不敢把他们拆散,而是分成十数个小队,战时充当救急的生力军,哪里吃紧就增援。

    这还远远不够,因兵力和战力的问题,就连腾胜文摩下那一校战力不怎么高的士兵都被留作坚持城池的主力,只有在战事吃紧的时候才会投入使用。

    唐人的军械库里封存有大量的箭矢,守城弩等武器,还有二百来架抛石车,依托坚城,只要兵力和粮草充足,天知道强攻得付出多少惨重的代价?

    刚入伍的新兵已没有时间进行正规的CAO练,军官们只能抓紧时间让手下士兵熟读军纪,了解军纪的重要,违反者军法从事,轻者军棍处罚,重则斩首。

    新兵忙着熟悉军纪,没能入伍的青壮和老百姓则自发组织起来,把各种守城器械搬运上城头,赶制担架等,为抵抗唐军的反攻做足准备。

    卫大衙内把大量的夜不收洒出去,刺探唐军的反应,同时组织百姓出城砍伐树木,挖石块,整车整车的拉回城里,这些可是守城必不可缺少的擂石滚木,大块的可充作抛石车的石弹。

    卫大衙内还动员妇女缝制大量的布袋,装填泥土,堆积在四城门附近,以防城墙被抛石机轰塌时能够快速把缺口填堵住,总之,但凡能够用来的守城的招儿与东东,他都绞尽脑汁想出来了。

    袭城成功后,他又下令放飞了两只信鸽,催促老爹卫煌赶紧派大军出关增援,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与备战。

    傍晚时分,派出去的夜不收传回消息,平塘险关的失陷已惊附近的郡城,津都、荆南、义乌三郡的守将正在调兵遣将,估计最迟三至四,大军便可抵达平塘关下。

    平塘险关突然失陷的消息传至三郡时,把三郡的太守和统兵武将都吓了一大跳,他们一边派人以八百里加急飞报大王,一边调兵遣将,准备夺回平塘关。

    于公,他们必须出兵收复此门户险关,于私,因太子谋反事件的影响,大王龙颜震怒,正在大肆清洗所谓的太子余党,这时候还不卖命干活,就等着被撸官砍脑袋吧。

    各郡守将反反复复询问过逃回来的败兵之后,确认秦帝国的大军并没有出关越境,而是潜伏在城里的密谍勾结腾胜文等叛将乘朝廷动,人心惶恐不安之际偷袭城池,兵力根本不多,满打满算最多三千人,弄不好真能收复平塘险关,立下大功。

    三郡虽是重镇,但不属边关,所驻常备军不是很多,均是五六千左右,各郡守将当即抽调大半兵力,携带大量的攻城重械和粮草,杀气腾腾的出关,沿途收拢败兵,征召青壮,而三郡太守在确保后勤运输的同时也拼命的征召青壮,组建新兵,源源不断的派往平塘前线。

    第五天的中午时分,荆南守将卢森统率3000兵马率先抵达平塘城下,他下令在南门外安营扎寨,隔了一个时辰,义乌守将楚剑虹率3000士兵抵达,在北城门外安营扎寨,傍晚时分,津都守将唐季率4000大军抵达,在东城门外安营扎寨。

    三郡总兵力刚好一万人,足够困死平塘城,但只凭三比一的兵力强攻城池仍略显不足,围三厥一正合兵法之道。

    三郡统帅都不约而同的没有下令攻城,而是选择让疲惫的士兵休息,三人在帅帐内嘀咕了大半夜才散去。

    三人都是同级别的鹰扬郎将,统一郡兵马,谁也不会听从谁的指挥,所以,最终商定出一个折中的办法,统一攻城的时间,不过,各打各的,谁先破城,首功算谁的。

    第二天一早,全军吃过早饭后,三郡统帅分别在城下摆开大军,接着就是抛石车轰

    盘磨巨石呼啸着飞进城里,砸碎一幢幢建筑物,有的砸到城墙上,震得大地摇晃,碎石激,也有倒霉的士兵闪避不及,被砸成饼。

    几轮盘磨巨石轰击之后,接下来就是火球攻击,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团砸落,炸出一蓬蓬焰火,把建筑物引燃,也有个别倒霉的士兵被炸中,眨间变成火人,拼命的挣扎呼号。

    附近的一群新兵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呆了,一名老兵张弓搭箭,把火人倒,焰火仍在嘶嘶的燃烧,散发出令人恶心的烧焦气味。

    “学着点,不想死就不要让火人靠近。”

    火球是用浸过火油的杂草编织成,里边装有盛满火油的陶瓷罐子,砸落地面时,油罐子破裂,火油四溅,沾上一丁点就得完蛋,杀同袍看着是有点残忍,但对已经变成火人的同袍来说,实则是一种解脱。

    这些新兵蛋子没有受过什么常规的军事训练就被投入战场,面对唐军盘磨巨石和火球的疯狂攻击,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两腿打战,若不是前两天刚刚学念军纪,知道里边有临阵退缩者斩这一条军纪,只怕城头上那十数个新兵蛋子早吓得跑光了。

    “没吓得尿裤子的就给老子站直了!”带队的军官大声吼道,他的腰板得笔直如标枪,从头顶上呼啸而过的盘磨巨石和熊熊燃烧的火球都没让他的眼皮眨一下。

    没人想当懦夫,特别是在伙伴面前,哪怕是小腿肚在抽痉,十数个新兵蛋子学着他们的长官,紧握手中的武器,膛,俯视城下黑压压的敌军。

    “吸气,再吸气,放松,唐兵还没攻城呢,怕个球,紧张成这样,力气耗光了怎么杀敌?”

    城头上,老兵在训斥新兵蛋子,城下,惊天动地的隆隆战鼓声开始擂响,也标志着唐军的第一波进攻正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