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金手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总之,太玄死了,她突然爆发出来的疯狂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或许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不过,那名叫纪娘的健妇在经历了一回鬼门关之后,心xing大变,把所知道的全倒了出来,这是太玄根本没有想到的。

    唐素娥已在昨晚利用夜色的掩护,和徒弟郑萼带着风玲儿攀墙离去,唐素娥负责风玲儿,太玄则接替她在长安的事务。

    纪娘虽得太玄传授了一点外门武功,也免强挤得进江湖好手之列,但并不是太玄的徒弟,更不是玄素居的弟子,只是一个干脏重活儿的仆妇,所以知道的不多,更不可能知道唐素娥的藏之所。

    不过,她所提供的报,卫大衙内、巫悠、肖小小等根据所掌握的报综合起来分析,隐藏在长安城里负责策划刺杀行动的首脑就是唐素娥,因为要风玲儿,所以才让太玄来暂时替代。

    “那鬼女人的野心好大啊。”

    听了纪娘倒出来的一大通报,巫悠忍不住怪叫一声,现在,他终于明白了玄素居之前为什么要cha手秦帝国的大统之争。

    肖小小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鬼女人,指的自然是玄素居的现任掌教玄月,其实,之前的失意堂为发展势力,何常不是这样,只是因为失意堂的名声不好,加之行事作风等诸多原因,很难混入权贵圈,而青楼、三流九教、贫民阶层等则混得如鱼得水。

    说白了,玄素居和失意堂这两个天生对立的江湖势力所发展的方向不同而已,前者攀附权贵,后者胡弄贫民百姓,一个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土豪,另一个是贫民阶层的吊丝,据纪娘所说,玄素居已成功渗透进晋帝国权贵圈,甚至能够影响晋廷的决策,可说是非常的成功,失意堂完全跟不上人家的节奏。

    玄月这疯婆子到底想干什么?

    卫大衙内也在大皱眉头,这疯婆子想当江湖之王?还是一国之女王?大陆女皇?

    疯子是不可理喻的,但摊上了这么一个势力强大的疯子对手,实在让人寝室难安,幸好纪娘供出来的报让他们了解到了玄月这个疯子的大致况与发展方向。

    也幸好卫氏强势,掌控了整个秦帝国,斩断了玄月疯子伸向秦帝国的魔手,以至于玄素居的势力只能向保王一派渗透。

    这事不是很麻烦,唯一要担心的是玄素居策划的刺杀行动,不过,玄素居向各帝国的渗透不能不引起卫大衙内的警觉,虽说大陆男尊女卑,但从古到今,这枕边风的威力可是厉害得紧。

    卫大衙内此时的心很不爽,本以为布下天罗地网,唐素娥等人cha翅也难逃,谁想百密一疏,监视的人被发现,又忘了控制毛宅的左邻右舍,被她们半夜翻墙逃跑,没能救出风玲儿,如果不是太玄托大,要留下来看是什么人敢与玄素居作对,只怕一条小虾都没捞着。

    此次行动虽然大有收获,但终归还算是失败了。

    卫大衙内、巫悠等人撤离,十数名特种夜不收留下善后,把现场清理之后,悄然隐入茫茫夜色中。

    其实,毛家传出的动静颇大,把左邻右舍都惊醒了,不过被黑衣卫以官差捕杀江洋大盗的话给吓得不敢出门。

    天亮之后,太玄与一名健妇的尸体,还有毛宏石被黑衣卫运出城,绑上石头,沉入了江底,纪娘则拿着一千两银子的安家费远走高飞,不知所踪。

    卫大衙内仍留在津都城里,此次跟随来的黑衣卫密谍,潜伏在城里的军处密谍,甚至还有特种夜不收和他的亲卫队都几乎倾巢出动,四处搜索唐素娥师徒的行踪。

    肖小小凭女人的直觉,相信唐素娥并没有逃出城,而是潜伏在城里的某一个角落里,卫大衙内也相信,越是危险的地方往往就越安全,他真想把津都城掘地三尺,只是,这里不是他的地盘,动静闹大了,他自已也不安全。

    没能救出风玲儿,卫大衙内的心很是不爽,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借酒消愁,只是趴在窗棂上,望着窗外的景物发呆。

    众人也知他心不好,没人敢去触霉头找不自在,安慰衙内的重任就落在了肖小小的上。

    “嗳,心疼了?”肖小小背靠窗棂,俏立他旁。

    卫大衙内没有吱声,只是翻了翻白眼。

    肖小小感觉自已的心头突的狂跳了一下,脸颊好象有点发烫,某人虽没吱声,不过,那眼神分明是在说:废话,我能不担心吗?似乎也在说:如果换成别人,我也一样担心,而这个别人,似乎也包含她在内。

    能够看懂某人眼神里的深意,读懂某人的心声,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肖小小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已突突狂跳的心平静下来,柔声劝慰一番,根据纪娘所说,唐素娥既然要花一年的时间来专门风玲儿,那就说明,风玲儿在一年之内没有任何危险。

    一年的时间,也足够做好多事了,包括发现唐素娥的行踪,成功解救出风玲儿。

    “唉……”

    卫大衙内叹了口气,其实,他也知道风玲儿在一年内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这心里仍不免的牵挂担心,人就是这么的奇怪。

    肖小小也不免跟着轻叹一声,甚至有点羡慕被掠走的风玲儿,某人虽然花心滥,不过,对喜欢的每一个女人还是关心体贴的。

    她突然想起来某人曾经说过的一些话,我喜新,但不厌旧,我对她们每一个都是真心的。说这些话的某人脸皮厚得弓箭都不破,不过,话又说回来,男权至上的社会,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相对别的男人来说,某人还是马马虎虎算得上是有有义的好男人了。

    突又想到自已时刻陪伴在边,某人竟然熟视无睹,把她当成空气一般,令她不免有些伤心与不满,甚至恨得牙齿痒痒的。

    卫大衙内不知道她心中想得这般的复杂,此时,他仍在发呆,心中正感概万千,他原本以为,带着金手指穿越了,帮助军阀老爹一统秦帝国,便可以呼风唤雨,肆意妄为,但现在,他才发觉以前太过顺利了,以至于有些得意妄形了,金手指也不是万能啊。

    正胡思乱想中,后突然传来巫悠的一声轻咳,卫大衙内以为密谍探查到了唐素娥的藏之处,猛然转,待看清巫悠脸上的表,不皱起了眉头。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