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给你一个机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风小娘子,风小娘子……”

    不远处有个书生模样的年青人招手呼喊,但被巫府的卫士阻挡,没能挤过来。

    卫大衙内看了一眼俏面有些苍白的风玲儿,打了个手势,示意侍卫放人。

    那年青的书生颇有眼色,急匆匆过来,在四五步开外站住,先对着巫悠等人抱拳作揖,然后才对风玲儿施礼,“可是津都风小娘子?”

    凤玲儿点头回礼,不安问道:“小郎君是……”

    “在下柳怀民,家父柳公义。”

    年青书生报了家门,风玲儿马上想起来了,柳氏在津都可是书香门第,柳公义更是当地极有名气的大名士,不过,公义先生的几个子嗣却不怎么争气,虽拜入名师门下,却屡试不中,仅有秀才的功名。

    “原来是柳郎君。”风玲儿再度屈福礼,“不知柳郎君有何事?”

    确认自已没有认错人,柳怀民松了口气,当下道明来意,他在唐帝国屡试不中,因此跑来秦帝国试试运气,出行前听闻风玲儿被强盗所掠,已失踪数天,音信全无,津都都闹翻了天。

    风玲儿自小就许以右尚书仆段华二郎君段鹏,加之风氏是津都大族,当地官府哪敢虚应了事,侦骑、捕快、官兵、江湖游侠尽出,把整个津都郡闹得鸡飞狗跳,风夫人当场病倒,卧不起。

    “母亲……”

    听闻母亲病倒,风玲儿悲泣一声,弱的躯摇摇坠,一旁的卫大衙内连忙把人扶住,巫悠忙让乐娘等侍妾把人扶进府内。

    所有人都进去,府外除了守门的卫兵,就只剩下柳怀民一人,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显得极尴尬。

    幸好有一名侍卫从里边出来,把他带进去,让柳怀民顿时激动得全都有点颤抖。

    在城外,当风玲儿被一众书生才子围住,大献殷勤之际,他就在那些书生才子当中,一眼就认出了风玲儿,只不过,当时不敢确定而已。

    随后,风玲儿登车回城,柳怀民也匆匆跟在后边,等卫大衙内一行人在巫悠的府门外停车,他的心思立时泛活起来。

    国内科举屡试不中,让他大受打击,才跑来秦帝国碰运气,秦廷的唯才是举令让无数落第,怀才不遇的书生才子重新燃起希望,许多人都跑来碰运气,也确实有一些才子被破格录用,但那只是极少数幸运儿,依然有很多的书生才子没有机会,或是能力欠缺,不过,也造成了秦帝国境内聚集了大量的书生才子。

    柳怀民来到长安,人生地不熟,除了跟一群书生才子胡混,他找不到半点门路,巫悠的右军师祭酒大招牌令他頓生想法,决心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才大胆的出声招呼。

    这一把,他赌对了,侍卫把他领进去,就说明巫军师已经注意到他了,剩下的就看他的本事和运气了。

    柳怀民跟着那名侍卫一路进府,随处可见枪持剑的侍卫,守卫可谓是森严之致,皇宫的警戒也不过如此。

    进到大厅,见到巫悠与卫大衙内端坐上首,他不知道卫大衙内什么份,但能跟巫军师坐在上首,份必然不俗,他恭恭敬敬的施礼,“见过巫军师、包郎君。”

    巫悠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有侍婢端上香茶,令柳怀民受宠若惊,他一个小小的秀才能得军师祭酒大人如此礼遇,实是不敢想象啊。

    “柳郎君,丞相大人的唯才是举令想必你也听说了,本军师就不啰嗦了,你有什么专长?”巫悠轻咳一声,直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你是来求取功名的,行,我给你这个机会。

    “啊……”

    柳怀民张大了嘴巴,他本以为巫悠会先扯上一大通,绕上几圈,考一考他的才学,然后收为门生,而他这个门生则孝敬拜师礼,然后再耐心的等待科考,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跟他绕弯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他迟疑了半晌,才呐嚅着小心翼翼的说了一番,自已有什么专长,他自已都弄不清楚,不过,他清楚的知道,他不能失去此次难得的机会,成败在此一举了。

    柳怀民虽自小拜入名师门下,学得很多,很杂,但资质在众多同门中只能算是中下水准,什么出谋划策治天下,那些只是书生才子们平时的夸夸其谈,便如浮云一般,没有半点实际作用,蒙一蒙窦初开的良家小娘子或青楼姑娘还行,但在官场老油条面前,那就是瞎扯蛋。

    自已有什么专长?有什么专长呐?

    柳怀民紧张得额头都渗出汗冷,他犹豫半晌,才咬牙说自已没有什么专长,只是师门的山庄学习时,曾经帮附近的百姓做过一些农活,知道百姓过得很不容易,之后又游历过一年半载,深刻体会到了百姓的疾苦。

    兴,百姓苦,亡,百姓亦苦,作为当权者,当以解百姓于疾苦为已任,百姓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得天下。

    柳怀民虽然显得极紧张不安,但深知成败在此一举,他越说越顺畅,虽没有慷慨陈辞,激昂动人,但也清楚的说出了内心的感想,我没有什么大才,但我有过经历,了解百姓的疾苦,所以,若我为任一方,必以造福一方为已任。

    说了一通,他发觉自已紧张得手心全是汗水,全凉嗖嗖的,衣裳全被汗水浸湿透了。

    巫悠一直闭着眼睛,听他说完,睁开眼睛,瞟了卫大衙内一眼,见他轻轻颔首,不咧了咧大嘴,如果柳怀民这厮一开口就夸夸其谈,什么治国安天下,只怕还没说完,早被他下令轰出去。

    这厮胆于说出自已的不足,至少还算老实吧,既然体会到了百姓的疾苦,为一方父母官的时候,想来应该会顾及百姓的各种感受,施政时会尽可能的惠顾百姓,就冲着他老实的份上,怎么也该给他一个机会。

    “好,给你一个机会,不过,在这之前,你还得在乡村呆上三个月,象一个寻常的百姓一样下田劳作。”卫大衙内淡然道,既然你说你体会到了百姓的疾苦,那就让你继续去体会,再让你深刻一点,这期间,会有侍卫护卫在边,也是监督,三个月期满,放到你地方任七品县令官,为期一年的试用,如果真的做出成绩,那你的瓷饭碗就变成铁饭碗了。

    “谢包郎君与巫军师。”

    柳怀民激动得长揖谢恩,三个月的乡下锻炼算得了什么,他在师门的山庄学习时又不是没在田间劳作过,咬咬牙就过去了,这种机会,傻子才会错过。

    柳怀民退下后,卫大衙内跑去后宅看望风玲儿,费了一番口舌,才把她安慰住,安排她第二天跟随前往唐帝国的四海商会商队起程回家。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