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逆转乾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在场的数万百姓虽然受到警告,不许乱嚼舌头,不许议论此事,但水云关的惊现的帝王之象一事,却象风一般的悄然传开。

    古人心中的八卦之火并半点都不亚于现代人,大街小巷都在小声的议论,什么版本都有,一个个说得惟妙惟肖,仿佛当时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什么白龙破江而出,喷出的神火变成了一个“卫”字,总之,各种版本五花八门,听得你瞠目结舌,不过,故事虽然编得很夸张,但故事的核心仍是帝王之象。

    也有不少人对卫大将军拘几名神棍道公一事不解,经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辈解释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帝国的大王姓秦,骠骑将军姓卫,这飞龙在天的帝王之象对骠骑将军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可以说是大逆不道的头等死罪,要抄家灭族滴,大将军明知道那几位大天师冤枉,但也不得不把人关起来。

    谣言这种事,一个人说是假,十个人说也是假,但一百个人一千个人说,假的也变成真的了,更何况这里边经有心人有意无意的散布,已经不是12B13D2这么简单了,而是被神话了。

    这个神话不仅消除了之前暗指卫氏的天罚谣言,甚至被人们自觉的联系起来,这不是天罚,而是预兆,潜龙出水,自然是山崩地裂,洪水暴发。

    卫大衙内的心很好,一个简简单单的小把戏,不仅扭转了乾坤,甚至变成了好事儿,相信这个神话已经深藏在百姓的心中,将来他父子篡位,似乎也是理所当然,名正言顺,至少,阻力会减小一些。

    赈灾仍在继续,在官府的帮助与统一规划、指挥下,新的村庄开始重建,原始森林多的是,不必担心砍伐过度破坏植被,百姓们把失去亲人的悲痛藏在心底,全心的投入到重建家园的劳动中。

    水云关也在全力建筑,按照计划,城池建好之后,红枫水师的另一个水寨就依着祈云山脉的绝壁而建,与以往的水寨略有不同,木制寨墙增设了大量的塔楼,这些塔楼不仅充当瞭望放哨的作用,还安装了程远,威力大的巨弩。

    这些巨弩其实就是放大版的雷霆战车,虽然笨重,但程比步军所装备的雷霆战车更远,威力也更大。

    这些笨重的巨弩没有轮子,而是固定底盘,支架是旋转式,虽不敢说无死角的全方位攻击,但一百二三十度的攻击方位还是有的,水师的营寨其实就是要塞,这些巨弩就是守护水寨的大炮,架设有巨弩的塔楼也被称之为炮塔。

    居云关和嘉月省的水师营寨也会重新修整,增设大量的炮塔,不过,那是以后的事,当务之急是先把水云关和水寨先建好,把这一带的的帝国疆域封堵好,以防卫帝国的水师舰队突然杀来。

    要扩充红枫省的水师,就得征召水兵,还得制作新的战船,卫大衙内乘坐周勃的指挥座船前往居云关的造船工坊。

    江风颇急,滔滔江水把若大一艘楼船颠簸得摇摆起伏,护航的战船被江浪抛得一上一下的,周勃的指挥座船与一般的楼船并无什么差别,只是临时添加了崭新的被褥锦垫,不少没乘坐过船的侍卫都面色苍白无血,晕船严重者把苦胆水都呕吐出来了,就连修为深不可测的小六子也是脸色苍白,好在他用深厚的内力压制住。

    卫大衙内站在船楼上,手扶墙垛,眺望江岸上风景,小六子、肖小小和周勃等人侍立一旁。

    周勃是水师统领,常年都在船上,久经风浪,下盘很稳,据他所说,现在这种风浪不算大,真正的大风大浪,足以把庞大的楼船掀翻颠覆。

    “周将军没开玩笑吧?”肖小小一脸的不信,这楼船如此庞大结实,这风浪再大,也不至于能把楼船给掀翻颠覆吧?一般的大中型战船或许还说得过去。

    “肖姑娘,勃的真没有开玩笑。”周勃表严肃,语气极为客气,谁都知道肖小娘子是未来的少夫人,客气讨好是必须的。

    卫大衙内也觉得不大可能,但见周勃如此严肃认真的表,他似乎也没话说了,象肖小小、小六子及一众侍卫仍是半信半疑。

    战船顺流而下,半天的时间就抵达居云关,所谓的造船工坊就建在居云关的水师营寨左侧,间隔仅半里,平时的守卫颇为严密。得知衙内要巡察居云关和造船工坊,周勃提前安排,增强了警戒。

    工坊内的工匠木匠只知有位大官爷要下来巡察,加之从未见过卫大衙内,自然不知他的真实份,见这位年青得不象样的大官爷很是随和客气,问寒问缓的很是关心他们,所有工匠木匠皆打消了心中的紧张与不安,与这位年青的大官爷聊了起来。

    红枫水师要扩建一倍之多,初步规划楼船至少要建造十艘,蒙冲艇快艇等小船不算,至少还得建造大中型战船三十至五十艘,这些工匠木匠在近年有得忙了,卫大衙内还下令把嘉月造船工坊的工匠木匠调来一批,协助赶工。

    由工坊监官李义和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工匠陪同,卫大衙内一行参观了造船工坊。

    造船工坊占地面积很大,除了供工匠木匠们临时居住和休息的房舍外,更有十数间宽敞的仓库,存放各种造船材料,另在江边建有六座宽大的船坞和十数道木桥,这些造船工人的家属就住在居云关内,天黑收工,工人们就回到居云关内,无论白天黑夜,工坊都有一卫兵士把守,闲人不准入内。

    最大的一座船坞内,一排木制架子支撑着一艘高大的楼船,这艘楼船在上月初巡航时,江面上突然刮起大风,几艘满载货物的商船被刮几翻覆,先后撞中了这艘楼船,商船碎裂沉没,楼船也多处受损,被拖进船坞进行维修。

    这年代的船,不管是战船、商船还是渔船,船形都象是一个倒过来的梯形图,底部是平的,在水中的浮力很大,加之重量不够,又没有支撑全船重量的龙骨,哪怕楼船很大,也真有可能被大风吹翻的可能,那些比楼船还要小上一二倍的大中型战船更不用说了。

    卫大衙内摸着下巴沉思,脑子里在构勒现代战舰的模样儿。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