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弄巧成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魂断。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擅板共金樽。

    在众人还沉浸在王安石的《梅花》意境之际,卫大衙内祭出了大杀器。

    这首《山园小梅》是北宋词人林逋所作,全诗节奏起伏跌宕,色彩时浓时淡,环境动静皆宜,观景如梦如幻,将梅之色、香、味推崇至极致美。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两句更被誉为千古绝唱:暗香和月人佳句,压尽千古无诗才。

    “拙作贻笑大方了。”卫大衙内拱手作揖,一副很不好意思的害羞神态,似乎作出的这首诗感觉上不了台面一般。

    “好,好,好!”

    “今有幸,得闻此诗,当浮三大白。”

    几个被推为评委的老才子忍不住连声叫好,前一首已堪称让人叫好的佳作,此诗一出,更是惊艳全场,让人拍案叫绝,更难得的是卫郎君一口气连作两首,这份才,更让人叹服。

    金若望等人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个个象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脸上的表极丰富,他们即便对卫大衙内不爽,但也不得不叹服这首让人拍案叫绝的《山园小梅》。

    一众小娘子则眨着亮晶晶的眼眸,盯着出尽风头的卫大衙内猛看,俏面上的表极为丰富,惊讶、叹服、羡慕、好奇、失落皆有。

    此时,她们已自然而然的无视了卫大衙内平凡的长相,所看到的是他惊才绝艳的才,难怪能俘获郝小娘子的芳心。

    这会,她们才发觉,郝小娘子是慧眼如炬,抢先把卫大才子抓在了手心里,可惜了。

    众人脸上的种种表,郝若颖全看在眼里,俏面上忍不住露出几分得意神态,你们不知道吧,我家相公可是名动天下的宗师大家呢。

    端坐一旁的肖小小笑靥如花,她虽好武道,但也喜好读书,就算不会作诗也会吟诗,对于某人惊才绝艳的大才,打心底佩服得五体投地,心神驰之余,心中难免有些胡思乱想,若今夜某人摸进她的房里,她一定半推半就的从了。

    有了卫大衙内这首千古绝唱的《山园小梅》,在场的所有才子都死了心不敢献丑,金若望等几个把卫大衙内当成敌的更是老老实实的坐着喝闷酒。

    虽说诗会才开始没多久,但一首《山园小梅》已让诗会达到了**了,也让卫大衙内的名气涨至巅峰,众人心中只有叹服膜拜。

    主持诗会的人也知道在场的才子无人再敢作诗献丑,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赛诗的重要环节,频频举杯敬酒,以缓解才子们的压力与尴尬。

    郝若颖很快就发现自已错了,悔不该显摆,让心上人在这种聚会上大出风头,在座的二十几位女都是未曾出阁的单小娘子,家世也不俗,姿容才也不俗,她们都卫大衙内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一个个都抢着向卫大衙内敬酒,借故缠在他边,胆大的甚至还问他有没有妻室,那意思很是明显,只要某人勾一勾手指头,投怀送抱的可能很大。

    郝若颖不能不紧张起来,她太了解某人的啫好了,就是见不得漂亮的女人,而且风气开放,这些小娘子一个比一个,让她感受到了莫明的压力。

    只是,现在后悔已来不及,她唯有硬着头皮,主动替某人喝下一杯杯的敬酒,好在这年头的水酒酒精度数低,她出青楼,接受过各种严格的训练,喝酒就是其中一门必修的功课,否则,酒量不行的话,早被那些流连青楼的名士才子灌醉,乘机那啥了。

    看到这么多如火的漂亮小娘子向某人暗送秋波,她心里也着紧,借口帮郝姐姐挡酒,小娘子们敬的酒,绝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里,她的内功已达化臻境界,可用内力出体内的酒水,千杯不倒,喝酒就象喝白开水一样。

    好在这些未出阁的小娘子们虽然然如火,胆子也大,但还不敢象青楼的行首花魁那般的勾引拨撩。不过,有些小娘子见郝若颖这般着紧,忍不住咯咯笑着打趣起她来。

    郝若颖出青楼,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对这些姐妹们的打趣,她从容应对,见招拆招,化解得非常得体,让肖小小忍不住对她又高看几分。

    此时,远在长安的一间大宅内,唐素娥化费了不少钱财与心思布置的奢华暗房里,软绵绵的地毯上,她半支着雪白的**,心满意足的看着几昏迷的郑萼。

    这些天来,她除了督促劂萼练功,学习各种必修的功课,其余的时间就呆在这间布置得富丽奢华、引人遐思的暗房里,享受酣畅淋漓的欢

    小妮子未经人事,很容易就被她征服,在享受了一次又一次**蚀骨的美妙滋味后,已完全迷失在海之中,心灵与**早已兑变,气质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眉宇间带着几分人心魄的

    不过,这距离她的要求还远远不够,她不仅要把郑萼调教成一个骨子里能够勾人魂魄的女,表面上是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把郑萼调教成为天使与魔女的混合体,才是她的最终目标。

    这些天来,她无时无刻都对郑萼进行调教,只让她穿着薄如蝉翼的丝袍练功,还得穿戴上一些花重金请能工巧匠设制的特殊具物,这不仅是视觉感官上的享受,更是对郑萼的一种磨练,而她最喜欢的是郑萼忍受不了**的折磨,几发狂的时候,她的适时抚慰不仅把小妮子征服得死心塌地,更能享受到死的美妙滋味。

    笃笃笃——

    指节敲击木板的声音突然传来,唐素娥柳眉轻皱,她最讨厌在这种时候被人打搅,不过,她还是站起,顺手捡起一袭薄如蝉翼的轻纱披在上。

    手下人都知道她的规矩,但在这种时候仍来打搅,必是有紧急的事禀报。

    唐素娥走到门口的墙壁前,在通风口的下边挂有一个小竹篮,篮子里装有一张纸条,是外边的人从通风口塞进来的。

    她拿起纸条扫了一眼,弯弯的柳眉一扬,眼眸里闪过一抹慑人心魄的杀机。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