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打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颖姐姐迟到了,罚酒三杯,赋诗一首,这是规矩哎。”刚才招手的小娘子笑吟吟的说道,看得出来,她显然是此次诗会的主持人。

    “罚!”

    “罚,规矩不能坏了。”

    一众才子和小娘子们齐声起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管你官职多高,名声多大,在这桃园里,一切都得依着规矩来。更何况郝若颖也颇有才,许多人都想看到她所作的新诗。

    郝若颖对着四周盈盈福礼,算是作为迟到的道歉,然后在众人的注目下,自个酎满了三杯酒,不过,她并没有喝,而是双手捧着酒杯,笑吟吟的递到卫大衙内面前,再次令在场的众人都张大了嘴巴。

    虽说规定了迟到必然罚酒罚作诗,但没有不能代喝,这也是照顾酒量浅的女,其实,这罚酒谁喝都一样,只要有人喝就行,让众人瞠目结舌的是郝若颖的举动,再一次表明了她和那个其貌不扬的卫郎君关系非同一般。

    如果不是至亲,那便是好到如膝如胶的侣关系了,难怪这么多优秀的追求者都未能打动郝小娘子的芳心,原来,她早有意中人,只是,这位卫郎君的长相实在太让人失望了,凭郝小娘子的家世容貌才,怎么也得嫁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才出众的郎君吧?

    卫大衙内再一次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他唯有硬着头皮喝下三杯罚酒,敢,郝姐姐今是铁了心要显摆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再者,卫大衙内抱的是补偿的内疚心理,他正想出声,不想已有人大声嚷嚷起来。

    “卫郎君既然替郝小娘子喝了罚酒,那便顺带作诗罢。”

    出声之人叫金若望,是省城颇有名气的大才子,也是郝若颖的一个狂追者之一,自然把卫大衙内当成了敌,除之而后快。

    为今之聚会,他精心准备了好几首咏梅诗,不仅只是为了刷名声,更为郝若颖,他提议让卫大衙内顺带作诗,目的是想让他出丑,再借机咏出早已作好的诗,以博取美人的芳心。

    他的提议得到众人的附和,大家都想看看郝小娘子的郎有什么才,赢取了她的芳心?

    “那个……当着众位才子的面,小生……实在是……不敢献丑……”

    卫大衙内扫了金若望一眼,装出一副没见过大世面的怯场样,这厮心里肯定是妒恨得发狂,一心想让他出丑?

    他的怯场让在场的许多人都感到失望,郝小娘子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

    金若望等几个大才子更是把他的怯场表现当成是无半墨的大草包,叫嚷得更起劲了,“卫郎君,大家都等着呢,规矩是早定下的,不能破。”

    卫大衙内还想继续装,大腿上却突然传来痛感,痛得他眦牙咧嘴的一脸怪相。

    郝若颖乘人不注意,悄悄的在他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凤眼翻白——装,你就装吧!

    端坐一旁的肖小小掩嘴低笑,凤眸在金若望的脸上飞快扫过,这人吃的哪门子飞醋,这心未免太狭窄了吧?想整衙内,呆会还不知道谁整谁呢,你叫得越起劲,脸被打得越疼,何苦?

    此时的她,从当初对卫大衙内的好奇到了解,而且近年常伴在边,对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虽说不敢保证百分百的了解他的好,但也差不多了解了个大概。

    虽说某人并没有几位姐姐心目中那般的完美,但长相马马虎虎也过得去,才学倒是很厉害,而且各种奇思妙想令人叹服,重重义,杀伐果决,但心又细,经常让人家小娘子感动得要以相许,也称得上是个如意郎君吧。

    不过,小毛病也不少,但人无完人,这也很正常,最大的缺点就是见不得美人,这厮呢,似乎有把天下美人都尽收后宫的贪婪念头。不过,话又说回来,男人又有几个不好色的?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

    好吧,抛开这点,还算符合她挑选夫婿的条件。

    其实,肖小小并不知道,她的芳心在不知不觉中早已被某人征服,加之师父的作主,她已不知不觉的把自已当成了未来的女主人之一,心中的天平自然而然的倾斜向某人而未察觉而已。

    金若望想让某人出丑,自然引起她心中的不爽,幸好她对某人知根知底,知道某人才学厉害,倒也不必担心,乐得坐看姓金的待会被打脸,那表一定很丰富精彩。

    在金若望等一众心怀不轨的才子强烈要求之下,卫大衙内被顶到了墙上,他若不能做出一首至少不落下乘的应景诗来,这脸就被打得噼啪作响。

    “小生……就作一首,诸君勿笑……”

    卫大衙内站起,对着四周团团抱拳作揖,文绉绉的,十足儒生样。金若望等人看在眼里,更相信他是被得无奈,才硬着头皮作诗,想来更作不出什么好诗了。

    卫大衙内轻咳一声,成功的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上后,才摇头晃脑的吟念出声。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这首《梅花》是宋代著名诗人王安石所作,诗句朴素自然,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咏出梅花于严寒中傲然怒放的格特征,意义深远,虽不是咏梅中的千古绝唱,但也堪称上品佳作。

    此时正是寒冬,梅园里的梅花傲然怒放,花香醉人,卫大衙内掏出这首诗正好应景,也足以让众人惊叹不已,至少,象金若望等才子就自认作不出来,一个个都低下了头。

    一些没把卫大衙内当成敌的才子则低着头,反反复复的默念,以体会诗中的意境。众女当中,亦有不少小有才,自然也能体会得出此诗的妙境与水准,看向卫大衙内的目光多了几分不同。

    感觉到众人看着自已的目光里比先前多了几分的不同,卫大衙内忍不住暗自得意,哥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名诗,这肚子里可是装满了唐诗宋词,随随便便掏出一首,都能哄得怀的小娘子主动投怀送抱呐。

    好吧,就这首都能把你们给镇住了,哥还有一首咏梅的千古绝唱还没祭出来呐,你们听了,不知会是什么样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