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小娘子疯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房门一关,郝若颖立时毫无掩饰的扑入卫大衙内怀中,主动的献上火辣辣的香吻,以慰牵肠挂肚的相思之苦。

    按这年代的婚姻之法,二十几岁的她已接近老姑娘的年龄,窦早熟得不能再熟了,加之已偿过欢的滋味,牵肠挂肚的相思在倾刻间都化为了干柴,而卫大衙内一直都是随时能够点燃的烈火,这干柴遇到烈火,立时熊熊燃烧起来。

    侍女小梦给吓得一愣一愣的,她每天都听自家小娘子讲述未曾谋面的姑爷的种种神话般的传说,受自家小娘子的影响,她对这个未来的姑爷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与盲目崇拜。

    如今,她终于见到这位传说中如神一般存在的姑爷了,确如自家小娘子所说的,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只是,即便相思断肠,也没有这般夸张吓人吧,平里端庄贤淑的小娘子突然间变成了吸索无度的妇,把她吓个半死。

    呆愣了好半晌,脸颊通红的小梦方如梦初醒,自家的小娘子已象吸索无度的妇一般,与未来的姑爷搂搂抱抱,你咬我,我咬你的进了内室,滚倒在小娘子的香上,动作极不堪入目,小娘子更不时的发出哼哼的怪响声,咋听之下,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但好象又不是那样,有点象……象虫子在心里头爬,挠得你的心莫明奇妙的痒痒,子骨莫明奇妙的发酥软,还有……

    第一次见到这种疯狂阵仗的小梦手捂滚烫如火烧的脸颊,小心头儿突突乱跳,几乎要蹦出膛,全莫明奇妙的潮发软无力。

    她用力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已惊醒,然后,红着俏脸儿,轻手轻脚的放下珠帘帐幔,再然后,拍了拍酥,坐在外间的沿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里边传出的种种声浪搅得她心绪不安,心头老是突突的狂跳得厉害,子也莫明奇妙的潮酥软。

    “啊……我要死了……”

    里边突然传出自家小娘子近乎痛苦的尖叫,吓得她本能站起,想冲进去。

    “相公我要……我要……”

    “……”

    小梦呆了一呆,脚步不由得一滞,自家小娘子刚不是说要死了?一眨眼咋又变了?听着声音,好象很享受的样子,天啦,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出于对自家小娘子的忠心,她还是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前,轻轻的撩开一角珠帘帐幔,偷偷的往里瞅着,这一看,直吓得她连忙收手,两只小手儿紧紧的捂住面庞。

    天啦,她看到的竟然是自家的小娘子精赤溜溜的骑在未来姑爷的上,一抛一抛的扭着腰肢,嘴巴不停的叫着什么……

    这……这是很羞人的妖精打架啊,若不是亲眼看到,谁会想到,平子很端庄的小娘子竟然如此的放不要脸,真真是羞死人了。

    她想逃开,却发觉两条腿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整个人滑坐地上,靠着墙壁直喘气儿,要命的是某处地方潮得一塌糊涂……

    阁楼下,肖小小一副漫不经心样,不过,耳朵却一直竖着,生怕听漏赵凤琴所说的每一句话,光洁玉颊满是羞赧红云。

    她的一双妙目不时往楼上偷瞟,看到阁楼里的灯光熄灭,忍不住心中那股酸溜溜的味儿,鼻腔里发出一声低哼,这天还没黑呢,那对狗男女就迫不急待的那啥了,白,真是不知羞耻……

    看到赵凤琴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她羞得转就走,不过,手心里却紧紧的攥着一个小小的玉瓶。

    玉瓶是赵凤琴送给她的里,里边装的是是一些药末,至于效用嘛,实在让她有些羞于启齿,也让她心有些许不甘,她怎么说也算得上倾城倾国的大美人儿,武功高,冰雪聪明,偏偏某个可恶的家伙却把她当成空气一般,无视她的存在,有时候想起来就让她恨得牙齿痒痒的。

    这一夜,对整个郝府的人来说,可是极压抑和好奇的一夜,后院是内眷居住之地,寻常男子没有主人的许可,不能进入,但整个后院挤满了材高大强壮的年青男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也没人敢打听,老爷已经放话下来,谁敢乱嚼舌头,乱棍打死。

    不过,几位夫人的贴侍婢因有些事儿走动,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况,就是郝小娘子的未婚夫婿来了,据说是从长安来的,跟老爷商量婚事。

    她们也只知道这么多,郝小娘子在府中就象公主一般的存在,老爷和主母从不敢给她半点脸色,甚至还反过来陪着笑脸讨好,仿佛这郝府里,真正主事之人才是郝小娘子。

    当然了,郝小娘子的脾气很好,从未见过她发脾气,整一个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这红枫省城里可算是颇有名气的大才女。

    人漂亮贤淑,有才,家世也算不俗,重要的是郝三爷现在是红枫省城手握实权的第三号人物,这样的大家闺秀自然是许多单的世家子追求的目标,娶到手,那可是人、官、财一举三得。只是,不管是谁,家世如何,才多高,官职多大,聘礼有多重,郝同知郝三爷眼皮都没眨一下就挥手赶人。

    其实,这位郝三爷为人和气,好说话的,什么事儿都好商量,唯独这件事没得商量,也不知他存的什么心思。

    郝小娘子虽然优秀,但已过了双十年华,即将迈入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行列,加之郝三爷态度坚决,许多世家子也死了这条心,不过,仍有许多出书香门第的才子书生不死心,经常守在郝府门前或后院的围墙外,拼命的卖弄文采,想以此获郝小娘子的青眯,不过,从未有人成功。

    这一夜,至少有好几个人失眠,为贴侍婢的小梦绝对是其中之一。

    听了整整一夜的墙角,之后又进去服侍,清理善后,让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以何堪?

    将近天亮,她才迷迷糊糊的合上眼睛,感觉才闭上眼睛就被人吵醒了,她即便心里抱怨,也得爬起服侍自家的小娘子和未来的姑爷更衣洗漱。

    她是困得直打哈欠,但细心的她却发现自家的小娘子虽然折腾了整整一夜,但整个人却有着明显的变化,变得荣光焕发,虽没施半点粉黛,却光艳如初升的朝阳,格外的艳丽动人。

    反观自已,却好象有点憔悴的样子,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