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另类嗜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得郑经许可,郑萼拜唐居士为师,回房收捡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辞别双亲,高高兴兴的跟随师父走了。

    这一路上,小妮子东张西望的,显得非常的开心。她顽皮贪玩,时常偷溜出门玩耍,但如果让父亲知道,必被责罚,郑经管得越严,她越向往外面的世界,这或许是后世所说的叛逆吧。

    现在,她可以光明正大在大街上游玩耍,不必担心会被父亲责罚,这心自是好得不得了。

    不过,她上穿的只是寻常百姓过冬御寒的棉袄,而不是大户人家穿的裘皮大衣什么的名贵冬衣,脸上还戴了一张人皮面具,看上去就象第一次进城的村姑,这是她拜师后学的第一课——易容术。

    让这位郑小娘子郁闷的是她这个自小在长安城里长大的本地人,却认不得几条路,还得依靠第一次来长安的师父带路,让她非常的难堪。

    唐居士表现出了对徒的关怀,一路上都牵着她的小手儿,生怕她会被过往的行人冲散似的,一直护在她前,这让小妮子感受到了被人呵护关怀的幸福。

    两人穿过几条大街,走进一条幽深的胡同小巷,然后进了一幢大宅院里。

    这幢宅院表面上跟一般的中小户宅院没什么差别,不过,当郑萼在练功房里练习完师父所传的一剑法后,师父在墙壁上按了一下,墙壁露出一扇暗门,她探头一望,不瞪大了眼睛。

    暗门里边别有一番天地,里边第一间小室也象普通卧房的外间一样,再往里有一大一小两间房,大房是卧室,里边的摆设花团锦簇,极尽奢华,让这位生惯养、见过不少奢华排场的官家大小姐也咋舌不已。

    地板上铺着红色的地毯,脚踩上去感觉软绵绵的,就好象踩在棉花上一般,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墙壁四面尽是重重粉色帐幔,除了一应高档奢华家什,靠墙有一张大,比一般的大还要大上一倍,简直就是两张大合拢而成。

    红色帐幔,大红色单,红色鸳鸯绣枕,大红色丝被,同样刺绣鸳鸯戏水图,单这面料绣工,一点都不亚于专门进贡皇宫的娟帕丝缎,整个卧房花团锦簇的就象一间新人的洞房,燃烧的红烛,烧得通红的炭火散发出的暖气,让整间卧房温暖如,透着几分的温馨,还带有几分撩人遐思的氛围。

    另一间小房则是淋浴的澡堂,里边的布置只怕也不亚于皇帝嫔妃专用的澡堂,白色大理石砌成的澡池里盛满了水,蒸蒸气弥满整间澡室。

    郑萼练了大半天的功,早已香汗淋漓,加之暗室内现处摆放一盆盆烧得通红的炭火,温度暖和如,穿冬衣也得出汗,听师父说这温水是给她准备的,立时高兴得欢呼一声,匆匆脱了衣裳,舒舒服服的泡在温水里。

    等她泡够了,起拿衣服时,才记得一时激动得晕了头,竟然忘了准备换洗的干净衣裳。

    不过,师父心细过人,适时递给了她一干净的衣裳。

    郑萼接过衣裳一看,整张俏面立时飞红起来,忸忸怩怩的不敢穿上。

    衣裳是红色的,是她喜欢的颜色,而且质料上乘,柔软光滑,绝非一般的大户人家能够穿得起,只是太薄了,薄如蝉翼,穿在上,也没穿并无多大的差别,而且只是这么一件连薄纱,别的衣物没有了,连肚兜亵裤都没有。

    “师……师父……这衣服……”

    郑萼羞得玉颊通红,双手掩着要害部位不敢见人,她想穿先前脱下来的旧衣裳,却发觉都不见了,想是给师父收走了。

    “怕什么,此间就你我师徒二人。”

    唐居士走进来,轻笑一声,牵着她走出澡堂,走进富丽堂皇、温暖如,撩人遐思的大卧室。

    郑萼羞得连头都不敢抬,下巴都快要碰触发育良好的脯了,幸好,这里仅有她们师徒二人,不过,虽是如此,师父同为女人,但穿得这么暴露,仍是让她羞赧难当,恨不得钻进地底躲藏起来。

    这会,她才发觉,师父也一样只披了一袭薄如蝉翼的白色轻纱,妙曼曲线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勾人魂魄,郑萼即便是女人,心头也忍不住突突的狂跳起来,低着头,不敢偷看师父那人心魄的妙曼姿。

    唐居士感觉出徒小手的潮,她修行多年,功力已达宗师级别,耳力听力皆异于常人,又何偿听不到徒心头的狂跳声,脸上不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暧昧笑容。

    她全名唐素娥,一修为已达化臻境界,她早年被负心郎所弃,愤而出家,投入玄素居门下,在同门中排行第九。

    自师父仙逝,极有野心的玄月师姐接掌玄素居后,开始大量召收年青漂亮的女弟子,而且多是出官宦世家或书香门第的千金小娘子,很轻易的就与权贵攀交上了关系。

    这些女弟子经过各种训练,成为她攀交、笼络权贵、收集报的工具,唐素娥就是负责教导这些弟子诗书礼仪等必修课程的负责人之一,今次是奉掌居师姐玄月之命,前来长安主持刺杀卫氏父子的任务。

    早年被负心郎抛弃的唐素娥心大变,对天底下的男人都抱有敌意,她的格啫好也发生了转变,只对年青漂亮的女子产生兴趣。

    她收郑萼为徒,一是她长得漂亮。二是她的父亲郑经是秦帝国官居一品的尚书右仆,玄素居凭借这层关系,很容易就能攀上秦帝国的权贵,进而入主朝堂。三是估计在长安要呆上一段时间,她需要一个可人儿陪伴在边,以慰寂寞,清纯可人的郑萼很对她的口胃。

    唐素娥把郑萼按坐在软绵绵的地毯上,然后点燃了摆放在边的龙涎香,袅袅兽香很快弥满整间卧房。

    这种龙涎香里含有催媚药,吸入后让人**勃发,难以自已。

    本来,对付郑萼这种尚未一解风的青涩丫头,根本无需用上这种催发的媚香,但她有点迫不急待的想吃掉眼前的可人儿,加之郑萼是第一次,她要让郑萼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欢,让她无法再离开自已。

    “萼儿,你要记住,习武很辛苦,外练钢筋铁骨,内修一口气,为师现在传授你本门行动吐纳之法。”

    “是,师父。”

    郑萼欢喜异常,不过,她的声音有些低,或是因为上几近透明的粉色轻纱让她害羞,或是因为房中的奢华的布置,撩人遐思的绮旎氛围让她生出几分莫明的紧张心跳与胡思乱想,还有师父那怪怪的眼神也同样令她本能的生出几分的紧张感。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师父的眼神有点象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小娘子的恶霸一般,狼狼的,好象要把她整个给吞吃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