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谁坑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禀太后,确有此事。”

    卫大衙内的大姐夫谢欣被封为京兆尹(长安区最高行政长官),不得不出班禀奏。

    “光天化之下行凶杀人,还有没有王法?”武惠妃俏面一寒,声音抬高了几分,盯着谢欣冷声喝道:“谢大人,哀家给你三天的时间,若抓不到凶手归案,你请辞吧。”

    她声言俱厉,揪着谢欣不放,而且只给他三天的期限,摆明了是向卫氏发难。

    帝党一派的人既喜又忧,喜的是太后当场对卫氏一系发难,忧的是他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没能将此事最大化,给予卫氏一系狠狠的一击,不过,能把谢欣从京兆尹的位子上揪下来,换成自已人,那也是一件大好事。

    毕竟,卫煌为帝国丞相,掌军政大权,把他急了,什么事都可能干得出来,因此,只能慢慢的削弱他的力量与权势,恢复帝权。

    不过,开弓的箭已经不能回头,何况是太后一个女流率先发难,他们也豁出去了,拼了命也要扳倒谢欣,恶心死卫煌。

    户部侍郎卢朋出班,“禀太后,老臣倒是知道一些。”

    “卢卿请讲。”

    武惠妃笑靥如花,似乎显得有些高兴,在一众帝党元老眼里,他们理解成了太后因为能够让卫煌这个权臣难看而高兴。

    卢朋轻咳一声,成功把金銮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上的时候,才缓声说道:“礼部审侍郎宴客,老臣当时也在,席间有几个书生多喝了点,多说了几句,好象是说了些卫丞相的不是,然后,他们离席后就出了意外。”

    那几个被充当弃子的书生当时可是在酒楼里破口大骂卫煌专权,没有一点读书人的风度,许多人都看到了,卢朋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让事儿全变了味。

    帝国风气开放,言论自由,许多读书人经常聚在一块议论政事,评击朝廷,为自已猛刷声望,按照卢朋所说的意思,那几个出事的书生只是评论了你几句而已,你卫大丞相何以这么心狭窄,派人当街把他们做掉?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宰相肚里能撑船,哀家相信卫丞相的气量不会这么狭小,更不会知法犯法。”

    武惠妃微微一笑,矛头仍然直指谢欣,“谢大人,长安的治安何以乱成这样?”

    这一番话,让一众帝党老臣们都捋须含笑,谁敢说太后只是一介女流?这番话说得高明之极,表面上是替卫煌说好话,实则就是骂卫煌气量狭小,知法犯法,不过,矛头仍是直指京兆尹谢欣。

    这么一件小事,根本动不了卫煌为个权臣,他随随便便推出一个替死鬼就能摆平,顶多名声受损而已。

    既然动不了卫煌,那就动别人呗,谢欣是长安京兆尹,又是卫煌的大女婿,动了他,一样是在卫煌的脸上狠狠的抽一记耳光,怎一个爽字了得。

    高,实在是高。

    若不是碍着卫煌等人在旁,一众帝党元老忍不住想拍手大声叫好,他们的目光齐唰唰的落在卫煌的上——姓卫的,今儿这事,你看着办吧!

    “有这样的事?”

    卫煌看着边的一众卫系大臣,一脸的茫然,那表,似乎真的让人相信他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这么一回事。

    帝党一派只是冷笑不语,装,你继续装吧,待会看你怎么摆平这事?

    靠,便宜老爹的演技同样是影帝级的!

    卫大衙内忍不住暗赞一声,不过,他没出吱声,且先让这班跳梁小丑闹腾个够,待会偿到挖坑却把自已埋进去的滋味,肯定很爽。

    父子俩不吱声,但支持他们的大臣不甘示弱,出言反讥,双方在庄严肃穆的金銮内又打起了口水仗义,不过,帝党一派更显得理直气壮一些,他们要求秉公执法,严惩凶手,合合理合法,气势上,卫氏一系的人马稍弱。

    “谢大人,你为京兆尹,就是这样治理长安的?”

    帝党死揪着谢欣不放,他们知道扳不倒卫煌,但铁了心要利用此次事件狠狠的参谢欣一本,不把他参下台不罢休。

    “禀太后,凶手已经抓获。”

    等人闹腾够了,谢欣才不紧不慢的禀奏,他是卫煌的大女婿,自然知道凶手早被抓获并招了供,他只需要配合岳丈大人演好这出戏就行。

    “什么?”

    听闻凶手被抓获,一众帝党先是一怔,随即露出Bs的笑容,肯定是抓不到人,随便推了几个替死鬼出来当挡箭牌,如果利用得好,说不准又有可为。

    在帝党的强烈要求下,三名凶手被押进金銮,当着太后和文武百官的面审。

    看到那三个满污血,垂头丧气的刺客,帝党一派中几个知人的脸色唰然变白,他们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凝重的表

    户部侍郎卢朋更是紧张得握紧拳头,手掌心湿漉漉的全是汗水,整件事是由他负责安排的,事后躲藏在城外的田庄里,等到风声过后再回来,没想到却出了意外。

    出了内?他很快就否认,参与的仅少数几个人,全是一心要恢复帝权,忠心耿耿,视死如归的元老大臣,断然不会背叛,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楚飞扬等人在行刺、撤退的过程中被人看到了。

    只看楚飞扬等三人的惨状,必是被捕后受过酷刑,他最担心的是三人熬不住酷刑招供,不过,真到了这一步,他也唯有硬着头皮独自一个扛下来了,绝不连累别人。

    卫煌看着楚飞扬等三人,沉声道:“你们三人老实交待,老夫必秉公办事,绝不牵连无辜。”

    楚飞扬等三人皆听出卫煌的言外之意,心中暗中松了一口气,杀人偿命,他们自知必死无疑,但能保住家人,死也瞑目了,除了乖乖合作,他们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当场审讯的结果,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帝党几个知的更是面色惨白无血,冷汗直冒,楚飞扬等人一口咬定是受户部侍郎卢朋指使杀人,至于原因,他们也不清楚,反正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他们这些游侠儿行事的原则。

    案“真相大白,”帝党的人即便想保住卢朋也找不出一个合理的借口,卢朋担心此事深究起来,会牵连到更多的人,他不想给卫煌有屠杀的借品,当场认罪,一个人独处承担下来。

    至于杀人的动机,是因为那几个书生太过猖狂,他看着不爽,就这么简单。

    帝党一派眼睁睁的看着卢朋被甲士拖出去斩首,却只能发出痛苦的叹息声,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太后发话,此事到此为止,然后甩袖退朝。

    一场闹据就这么的结束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