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重重有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小娘子这是要去哪里?”

    “哎呀,小娘子,你的手好白哦。”

    那几个纨绔公子哥怪笑着把孔蓉、肖小小和青儿围在当中,嘴里不干不净的,不过,慑于站在三女面前的两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大汉上散发出的森冷厉杀气,他们还不敢上前动手动脚。

    两个大汉是卫大衙内的侍卫,奉命保护孔蓉三女的安全,有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胆敢调戏少夫人,他俩本出手,却给肖小小喝止,一时不知这位内定的未来如夫人是何意?

    “妹妹……”孔蓉同样一脸的不解,这几个纨绔胆敢调戏她们,按理,就算不砍头也要好好教训一回才对。

    肖小小低声说道:“姐姐,衙内大老远的跑来这里,为的是什么?”

    孔蓉一怔,随即明白了肖小小的大致用意,相公带她出来,除了散心,最重要的是调查新江、溪阳、曲平等县的粮荒问题,这是男人的事儿,她就算有心,想替相公分忧也帮不上忙。

    她也听相公说了,当地的世家大族、粮商乡绅的家里屯积了大量的粮食,等到市面上断粮,再以高出市价数倍,十数倍的价格出售,谋取暴利而不顾百姓死活。

    自家的相公为此很恼怒,但抓不到那些人的脚痛,无法惩治他们,还为此愁眉苦脸的直叹气。

    这几个衣着光鲜的纨绔必是当地大户人家的不肖子,如果能够抓到他们的脚痛,迫他们的长辈屈服,开仓放粮,救济百姓,确实是帮相公分忧解难。

    想到这里,她心内一阵激动,但俏脸上又满是犹豫神色,毕竟,这事若处理不好,则可能影响到她们的清誉。

    要知道,帝国风气虽然开放,但女人的贞节比命还重要,万一惹得相公不快,这麻烦可就大了。

    肖小小低声安慰道:“姐姐放心,相公不是鸡肠小肚之人,出了事,妹妹一人承担便是,姐姐不必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观察了某人那么久,要不了解他的格嗜好,那当真是白活了,某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那啥,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本来就是男人的天,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

    其实,她早已看开了,甚至心里已经默认了,偏偏那家伙对别的女人什么都敢做,对自已,却象个木头疙瘩,半点反应都没有,是自已不够漂亮?

    对于自已的容貌,她还是极有自信的,论姿容段,她半点不输孔蓉、晴儿等女,可那家伙却偏偏看不到她的存在,这让她非常的苦恼,总不能让人家放下女人的矜持,象个不要脸的妇一样去主动勾引你吧?

    唉,这死人,有时候想起来就来气,恨不得狠狠的掐死他。

    暗中随行护卫三女的特种夜不收不下二十人,不过,他们看到肖小小打出的手势,一个个都没敢出手,象一般人一样围在不远处看闹,有意无意的把那几个纨绔和他们的十来个家奴包围起来。

    “你们这些登徒子,光天化下调戏民女,眼里还有王法吗?”

    肖小小挡在孔蓉面前,她的修为已接近宗师级别,自然不会把那几个纨绔子弟和他们的十来个家奴放在眼里,何况还有这么多特种夜不收暗中保护。

    “哎呀,小娘子,说这些多没趣儿,不若我们一起去喝酒开心。”

    一个猴急的纨绔公子哥色眯眯的伸手想拉肖小小的手,肖小小本就天姿国色,而且天生媚骨,还修习了取悦男人的内媚之术,眼眸顾盼间都带着一种勾人魂魄的妖冶风,正常的男人本就没几个能受得住,这几个好色成的纨绔更不用说了。

    叭的一声手掌着声响起,伴着痛苦的惨嚎声,那名猴急的纨绔公子哥被抽得子转了几圈,一股摔坐地上,半边脸颊肿成猪头,一只鲜红的掌印赫然印在脸上。

    “你……你这人,敢我本郎君?”那纨绔公子哥喷出带有一颗牙齿的血水,恼羞成怒下,喝令边的家奴上前抓人。

    叭叭叭的手掌着声接连响起,肖小小不仅把冲上来的家奴抽飞,还把另外几个纨绔公子哥也全抽了,这事,当然是闹得越大越好,牵扯的人越多越好,到时候让某人一股脑儿的全撸了。

    借题发挥,敲榨勒索,好象就是某人最擅长的嘛,哎,我怎么学起那家伙的调调儿了?

    肖小小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手掌却是干脆利落的抽人,一掌一个,全都抽翻在地,十几个恶少恶奴全躺在肮脏的地上挣扎呻吟。

    “把这些下流胚子送官去!”

    肖小小威风凛凛的下令,散布在四周的特种夜不收一拥而上,把地上躺着的家伙拎起,直奔县衙而去。

    围观的百姓无不拍手叫好,这些个纨绔子弟平就欺男霸女,为祸乡邻,这下好了,终于有人出手教训他们了。

    不过,也有人替肖小小等人担心,她们几个外乡来的弱女子,斗得过那几家有权有势的?

    卫大衙内正坐镇县衙,看着县令江琪为发粮忙碌,有侍卫进来禀告之大街上发生的事,他先是怒火中烧,随即咧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他正在想法子找借口惩治那些屯积粮食,置百姓死活不顾的商乡绅,这下好了,借口从天而降,哥的运气一向都是这么好,嘿嘿。

    “相公……”孔蓉进来,盈盈福利,俏面神色多少有些紧张与不安,她担心相公责怪她们胡闹。

    肖小小歪着头,声说道:“此事也算大功一件吧,衙内当如何赏赐我们?”

    卫大衙内哈哈一笑,“有功,有功,天大的功劳,当然要赏,重重的赏,嘿嘿。”

    重重的赏?赏什么?金银珠宝?还是什么?

    肖小小对所谓的重赏根本不在意,她什么都不缺,要这么多钱来干嘛?

    不过,孔蓉却拼命的低着头,小手儿本能的捂住丰,光洁的玉颊红如初升的朝阳,相公嘴里的重赏是什么,只有亲经历的人才会明白,相公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如此羞死人的话,让她以何堪?

    幸好众人不明所以,否则,让她的脸往哪搁呀?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