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最后的决战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密集的箭矢如雨点般洒落,顿时响起一片叮叮的清响声,不过,锋利无比的箭矢都被厚实坚固的铁甲弹飞了,陷阵营的将士无一人倒下,抛的箭矢中护罩缝隙的机率实在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弓箭手,放箭!”

    阵中指挥弓箭手的军官愣了一下,目光本能的转注到边一排弓箭手的箭矢上,如此密集的箭雨笼罩下,敌兵竟然没有倒下一个,这未免太吓人了,他甚至怀疑这些弓箭手出的箭羽没有箭头。不过,他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命令弓箭手出第二波箭雨。

    密集的箭雨对披重甲,防护能力超强得的陷阵营将士根本没有造成半点伤害,锥形攻击阵仍在缓缓向前推进,整齐划一的隆隆脚步声几乎要踏碎人的心头。

    青川兵接连出六波箭雨,仅有两名运气不好的陷阵营士兵中箭受伤。

    隆隆推进的钢铁战士令阵前的青川兵感受到了强大无匹的压力与恐惧,只是,他们被后的同袍推挤着,无法退缩,只能硬着头皮前进,去迎战那些钢铁巨人。

    双方终于碰撞了,最前排的青川兵嘶吼着挥出手中的铁剑,拼命的劈砍,不过,铁剑砍在厚实坚固的战甲上,除了发出震耳聋的爆响声,爆出一溜火星,最多是在铁甲的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砍痕外。

    而那些钢铁怪兽手中那又大又沉又锋利的怪刃劈落时,再坚固的铁盾也被劈成两半,再坚韧的铁剑也被劈成两断,顺带着也把人的躯体劈成两半,鲜血四处****。

    这些被鲜血染成红色的钢铁怪兽嚎吼着,挥舞那又大又沉又锋利异常的怪刃,疯狂的劈砍,任何阻挡它前进的生物,都被摧枯拉朽般的毁灭。

    在城头上观战的所有人俱被陷阵营无坚不摧的恐怖攻击力震慑得面色苍白无血,如果说之前的雷霆战车是远攻的重器,陷阵营则是活的近战重器,BT的防护力,无坚不摧的攻击力,绝非血之躯可以抵挡。

    碰上这样的钢铁怪物,再勇敢的战士也只能束手无策,无奈叹气,胆气弱的则吓得魂飞魄散。

    陷阵营推进的速度非常缓慢,一步一个脚印,但在城头观战的众人眼里,在孔宁等青川将领的眼中,陷阵营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凿入青川府兵密集的方阵里,以令人难以相信的夸张速度凿穿了第一个方阵,正向第二个方阵碾压而去。

    青川府兵的精锐大半都调到正面战场,硬是顶住了嘉月府军的正面强攻,迎击陷阵营的第一个方阵也是由军中精锐老兵组成,即便阵型被凿穿,但仍然没有崩溃,只是出现了正常的慌乱。

    不过,后面的两个方阵全是由新兵组成,这些新兵即便是参加了长安攻城战,但久攻不下,士气早已低落,加之是被军府强征入伍,心中早有不满,再面对陷阵营这种铁剑砍不倒的钢铁怪物,一个个早吓得心寒胆颤,仅是支撑了一小会,前面六七排的同袍被砍瓜切菜一般劈成两半后,早已心寒胆颤的士兵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可怕的心理压力。

    排在后边的士兵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凶狠碾压而来的钢铁怪物怪刃一劈,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前边的同袍劈成两半,鲜血四处****,马上就要轮到自已,终于有人吓得怪叫起来,哭喊着拼命的往阵外挤。

    这种千军万马对决的大场面,有时候,士气就象瘟疫,在几秒钟内就能够传染一整队士兵,进而传染一整校队伍,一整个方阵。

    有人开了头,就有人跟着,先是几个拼命的往外逃,接着是十几个,几十个,哄的一声,整个方阵象炸了窝的蚁群崩溃,到处是四散奔逃的士兵,那些军官即便拼命的弹压,挥剑砍倒逃命的士兵也无法弹压住,最后,不是被别的士兵抽冷子在背后捅上一剑一矛或上一箭,就是被挟裹着,卷入溃逃的人潮中。

    在司空戬的指挥下,陷阵营继续向孔宁的中军推进,青川府兵前出迎战的三个方阵虽然崩溃了,但因为陷阵营推进的速度太慢,还没有引发青川府兵全军崩溃,孔宁有一定的时间收拢溃逃的败兵。

    “稳住,稳住,放箭,给我放箭!”

    中军阵里,军官们拼命的嘶吼,他们也知道弓箭对陷阵营这种钢铁怪物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但出于内心的恐惧与本能,只能歇斯底里的嚎吼。

    中军虽然没有崩溃,但从阵中出的箭矢稀稀落落,有好些根本没有力道,或没有准头,歪一边,从中可以看出,青川府兵的士气已降至冰点,陷阵营只需要一次强有力的冲锋,凿入正面的方阵里,大军必定崩溃。

    急促的隆隆战鼓声一阵紧接一阵,低沉的号角声中,嘉月军发起了全线冲攻,响彻云霄的吼杀声中,无数士兵呼吼着向前冲杀。

    不等陷阵营破阵,士气低迷至冰点的青川兵终于崩溃了,旷野上到处是四散奔逃的士兵,在缴械不杀的呼吼声中,许多士兵扔掉手中的武器,抱头蹲在地上。

    大势已去,孔宁及手下心腹在残存的亲兵卫队的掩护下,策马往外奔逃,不过,迎击他们的是虎豹铁骑出的密集箭雨。

    孔宁慌忙调转马头,往另一侧奔逃,卓风行率一队虎豹铁骑紧追不舍,他在颠簸的马背上张弓搭箭,瞄准拼命逃窜的孔宁出一箭。

    呼啸的箭矢贯入孔宁的后颈,尸当场栽落马背,虎豹铁骑的将士把他的尸体绑到战马上,带回去听候衙内处置,毕竟,人死如灯灭,何况,孔宁还是衙内的二舅子哥,衙内怎么处理是他的事。

    二十万青川兵除攻城和阵地战战死六万多人外,十一万人当了俘虏,其余的逃得不知所踪。

    此时,天色已暗,狼烟的战场上燃起一堆堆的篝火,嘉月府兵仍在兴高彩烈的清理战场。

    而长安的城门在卫煌的命令下,仍然紧闭,戒备比之先前更加森严,街道上到处是巡逻的士兵,霄仍然没有解除。

    不过,城中的百姓全都松了一口气,对他们来说,危险终于解除了,而某些人的脸色则愈发的苍白难看。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