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最后的决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当的一声暴响,凶狠的反弹力量震得夏侯衡踉踉跄跄的退了七八步才稳住形,他甩了甩发麻的手臂,虎目闪烁着棋逢对手的兴奋与敬意。

    在砍倒三名敌军士兵后,他碰上了眼前这个敌军军官,心中震惊对手力量的强大,同时也燃起了熊熊斗志。

    他的对手叫姜离,虎卫营都尉,长相极威猛,材魁梧强壮,刚才硬碰硬的一击,他也被震得连退四五步,体内气血翻腾不畅,让他感觉非常难受。

    他同样震惊夏侯衡的力量大得惊人,心中也不生出棋逢对手的兴奋与敬意,不过,他虽然占了养精蓄锐的便宜,但他的剑崩了一个小口子,而夏侯衡那把闪烁幽幽冷芒的铁剑完好如初,双方算是扯平。

    两人微躬着体,双手紧握剑柄,目光紧紧的锁定对方,小心翼翼的移动步子,准备行雷霆万钧一击。

    在他们周围,双方的士兵在拼命的呼吼撕杀,间或夹杂凄厉的痛苦惨呼声。

    “杀!”

    夏侯衡低吼一声,挥剑冲上,姜离在同一时间也挥剑扑来,一连串叮叮当当的爆响声响起,两人在眨眼间就各劈出十数剑,强大的反震力量再度把两人震得退后数步。

    “再来。”

    夏侯衡怪叫一声,再度挥剑扑上,两人乒乒乓乓的又杀成一团,全是大开大斫,硬碰硬的军中格斗招式。

    拼斗中,夏侯衡突然惨哼一声,庞大的躯踉踉跄跄的退后,脚下被地上的尸体绊倒,一股坐倒在湿漉漉的,流淌着血水的地板上,他的左大腿破开一个深见白骨的大口,鲜血狂涌而出。

    姜离单膝跪地,铁剑拄地,以支撑摇摇坠的躯,粗黑的面庞因剧烈的疼痛扭曲而显得有些狰狞吓人,他的致命伤在口,鲜血从创口狂涌而出,他的力量、生命也随着鲜血的流淌而消逝。

    夏侯衡喘着粗气,决出生死的最后一剑,他不仅受了伤,也耗尽了全的力气,整个人瘫坐在青石地板上。

    这当儿,他扫了一下四周,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惨白无血,四周尽是凶悍异常的青川兵,而他那些部曲已尽数阵亡。

    一名虎卫营的士兵大吼一声,枪刺来,夏侯衡此刻想挪动一下股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挡架或避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铁矛刺来,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啊……”

    凄厉的惨嚎声在耳旁响起,本来闭目等死的夏侯衡一怔,本能的张开眼睛,看到那名持矛的青川兵捂着颈脖倒下,一支箭矢贯穿了他的咽喉要害。

    “敢伤我大兄,杀!”

    后响起熟悉的,霹雳般的咆哮声,令夏侯衡精神大振,求生的本能驱使他拼命的往后翻滚,险险避过一杆长矛的刺杀。

    “死!”

    霹雳般的咆哮声中,一个材高大,强壮的象小牛犊的年青人冲来,手中巨斧把另一个青川兵劈为两半。

    “大兄,我来了,呵呵。”

    他咧着大嘴,把瘫倒在地上的夏侯衡扶了起来。

    “阿霸,一定要把敌人赶下城。”夏侯衡喘着粗气交待,他不知道三弟夏侯霸怎么也跑来了,不过,若论力气和武力值,他三弟是长安城里公认的年青一辈的第一高手。

    “阿兄放心吧。”夏侯霸咧着大嘴,吩咐边的家将把兄长夏侯衡抬下城疗伤,自已挥舞巨斧,率府中数十家将与不断攀爬上来的虎卫营撕杀成一团。

    夏侯氏是将门世家,以武为本,武技兵法的是族中子弟必不可少的主要功课,长期熏陶之下,府中的家丁女仆都练得一好武艺,其中的一些人足与军中高手一较高下。

    夏侯霸所带的五十名家将全是府中武技出众,个人武力值极高者,加之他个人超强的武力值,虽然人少,但硬是把青川军的凶狠攻势遏制住了。

    孔宁的侍卫和虎卫营从是军中精锐,但攀爬上城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得一个一个的攀上城头,纵是军中精锐,人数虽多,实际上并不占什么优势。

    “把敌军全给我赶下城去!”

    卫煌大声呼吼,他是听闻东城头危急,立时带一队士兵赶过来增援,关键时刻正好赶到。

    增援的士兵蜂拥而上,剑劈矛刺,用人海战术硬生生的把城头上的敌军挤下城,城墙下堆了好几层厚厚的尸体,从城头上跳下去,幸好好毫发无损,幸气不好的多摔断手脚。不过,城头上洒下一片片密集的箭雨,逃得慢的一样被成大刺猬。

    “该死的!”孔宁气得跺脚骂娘,为什么总是差那么一点?这贼老天到底是不是在帮姓卫的?

    在他的严令下,精锐的虎卫营再度对城池发起强攻,不过,他们已经失去了破城的机会。

    看到远处冒起的八道烟柱,卫煌哈的怪叫一声,激动得在墙垛上砸了一拳,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八道狼烟,代表的是已方的援军已经抵达,将在城下与青川军展开最后的决战,他立时把所有预备队全部投入城墙的防守战,一直养精蓄锐的五千陷阵营将士出动,在东城门下集结待命。

    孔宁的侍卫队和虎卫营虽然拼命的攻城,但他们面对的是守军的人海战术,一名侍卫或虎卫营士兵或许能拼掉好几个守城的新兵,但猛虎也架不住狼群,结果不是战死城头就是被得跳下城。

    侍卫队和虎卫营损失惨重,所剩无几,已经走投无路的孔宁正再下令进攻,夜不收匆匆来报,嘉月府军的两路援军已经抵达。

    赫进统率的五万大军和唐天和统率的八万大军已经抵达长安城下,两军合并,兵力达一十三万之,足与孔宁的二十万青川军决一胜负。

    嘉月大军就在长安城东面的平地上摆开阵势,黑压压的的士兵摆成一个个防御方阵,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的一大片,长矛如林,铁盾如山,战旗飘扬如海,士气如虹。

    嘉月军集结布阵的当儿,青川军也在集结布阵,困守南北西三城门的军队已奉命赶至东城集结布阵。

    双方数十万大军就在长安城东面对峙,准备决一死战。

    孔宁清楚的知道,他的兵力虽然号称二十万,可扣除后勤辎重的辅兵和民夫,再加几天几夜疯狂的攻城,损失非常惨重,真正可用的战兵最多十万人,而且士气低落,面对士气如虹的嘉月军,胜算并不大。

    可是,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撤退,无异于把背后让给敌人,只能加速大军的败亡,同时,他心中也存几分侥幸,说不准长生上神眷顾,让他能够击败嘉月的主力大军。

    城内,受伤的夏侯衡阳已经过简单的止血包扎,正由几名府中家将抬下城,才走到一半,他突然叫道:“等等。”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