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将门虎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吼杀声震天,半空中尽是交错纵横的箭雨,还有一枚枚重达百斤的盘磨巨石呼啸横飞,满地死状各异的尸体,破损的武器,燃烧的攻城器械,汇流成河的血水,构成了一幅惨烈的战斗场景。

    双方的将士在浴血拼杀,一方要拼命的破城,一方拼命守城,谁都没有退路,至死方休。

    守军已打退了青川府兵的五波疯狂进攻,伤亡极其惨重,不过,对于攻城方来说,损失更大。

    卫煌亲自坐镇城头,激励将士杀敌,即便心中充满了焦虑,但脸上仍是一副轻松的表,他的任何反应或举动,都会影响到士兵的士气,他表现得越轻松,越能缓解士兵心中的紧张与压力。

    已方虽然打退了青川府兵的五轮疯狂进攻,但伤亡极惨重,他看得出来,孔宁投入的进攻兵力全是新兵,精锐一直在养精蓄锐,一旦投入战场,必给已方造成极大的压力。不过,他也留了后手,六千精锐的嘉月府兵也在养精蓄锐,等着对付孔宁的精锐。

    青川府兵的第六轮进攻又开始了,惊天动地的隆隆战鼓声伴随着震天的呐喊声,密密麻麻的青川府兵冒着半空中洒落的如蝗箭雨冲到城下,沿着长梯攀爬上城,与守城的士兵撕杀,直至战死。

    卫煌为激励将士的士气,一直坐镇城头,边的侍卫时不时的用铁盾挡下飞来到流矢,以确保他的安全。

    孔宁在东南两门投入了重兵,两处守军所承受的压力最大,伤亡也最惨重,卫煌一直在两处奔走,激励将士的士气。

    这会有士兵来报,负责镇守东门的中郎将许弼请求增援,这已是许弼的第三次请求增援了。

    “告诉许弼将军,再坚守一个时辰!”卫煌没有马上同意许弼的请求,他跟孔宁拼的是消耗战,许弼的压力越大,就越会让孔宁看到破城的希望,相应的会投入更多的兵力攻城,损失也会更大。

    只要许弼再坚守一个时辰,他自然会投入新的部队接替许弼的城防重任,让他的部曲休息,他也知道许弼的部曲经过几个时辰的坚守,伤亡肯定惨重,但存活下来的士兵,哪怕没有受过一天的训练,但他们都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距离成为一名合格老兵不远了,可以转入精锐部队系列了。

    卫煌在卫队的簇拥下正前往东城门激励士兵的士气,才走几步,突又停下,目光落在一名正在浴血奋战的新兵上。

    那名士兵材魁悟,上的战甲已经破烂不堪,更沾满了污血,手中的铁剑也崩了N多缺口,变成锯状了,但他仍在挥舞铁剑战斗,在他附近,躺满了敌军士兵的尸体。

    卫煌记起来了,这名新兵是在两个时辰前跟随一队新兵投入战斗的,因战事惨烈,士兵的伤亡极为惨重,两个时辰之内,先后投入了三个增援梯队,如今存活的士兵所剩无几,但这家伙仍然还活着,而且还不知疲倦的奋勇杀敌。

    难怪他的背影有点熟。

    这家伙,不仅个人武力值超高,而且运气出奇的好。

    卫煌当即命边的卫队投入战斗,缓解坚守这一段城墙的士兵压力。

    有资格进入亲兵卫队的士兵不仅是经受过血与火考验的老兵,而且全是军中格斗高手,他们一出马,三下两下就把蜂拥冲上来的敌兵砍杀精光,也令坚守这一段城墙的士兵有时间喘大气。

    “你叫什么名字?”

    卫煌眯着眼睛,饶有兴趣的打量眼前的年青人,年青人虽是一名普通的新兵,但上披挂的可是明光铠,能穿得起明光铠的可不是一般的人,难不成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子弟,瞒着家人偷跑出来的?

    “回丞相话,在下夏侯衡。”年青人躬行礼,显得不亢不卑。

    卫煌捋着颌下长须点了点头,若换是一般人,必然一副受宠若惊样,或是手足无措,此子表现得非常得体,显示出受过良好的教育,果然是世家子。

    他心中突的一跳,这家伙叫夏侯衡?

    他想招揽帝国硕果仅存的老将军夏侯尚,自然对他的况有所了解,夏侯尚有一女两子,长女夏侯薇早逝,二儿子夏侯霸曾任城卫军校尉,三儿子夏侯复曾任羽林卫校尉,兵变时,兄弟俩都没有参与,而是留守家中。

    卫氏入主长安,重新城卫军、羽林卫和宫中宿卫,之前的那些军官士兵自然被全部排除,夏侯霸和夏侯复自然也就闲置家中。

    夏侯霸的大儿子名字就叫夏侯衡,虚岁十八,勇武过人,至今没有入仕。

    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但卫煌可以肯定,眼前的夏侯衡就是夏侯尚老将的嫡传长孙,也许是偷瞒着长辈跑出来参军的,想谋取一份前程。

    不过,溜出来这么长时间,想必夏侯老将军也知道,没派人把他叫回家,或许是因为夏侯老将军心里已默认了他的行为。

    卫煌笑得非常开心,夏侯尚虽然给他吃了闭门羹,但并没有封死所有的路子,或许,默认嫡长孙入伍就是一个试探,他这是在观察自已。

    “张全!”

    “属下在。”卫队里,一名材和夏侯衡差不多的侍卫躬应喏。

    卫煌沉声说道:“把你的盔甲脱下来。”

    那名叫张全的侍卫想都没有想一下,立时解下上的盔甲,双手捧到卫煌面前。

    卫煌转向夏侯衡,说道:“夏侯衡!”

    夏侯衡膛一,大声应喏,“在。”

    卫煌手指张全手中所捧盔甲,说道:“鉴于你英勇杀敌,这副盔甲归你了。”

    “谢丞相。”夏侯衡眼睛一亮,连忙谢恩,喜滋滋的接过张全手中的那副盔甲。

    他确实是夏侯尚老将军的嫡长孙,奉祖父之命入伍守城,一接过那副盔甲,出将门世家的他立时感觉出手中这副盔甲与上那副盔甲的不同之处,眼睛不一亮。

    这副黑色盔甲比他上所披的明光铠还要轻一些,防御能力却强了许多,而且一些部位的防护都兼顾到了,而且不影响关节等方面的活动,绝对是用上等的精铁精心打制而成,价值万金,重要的是这种盔甲听都没听说过,市面上更没有出售,有钱都买不到。

    他也看出来了,除了卫煌等重要人物和他们的亲兵卫队外,仅有军中的中高级将领才穿戴这种盔甲,其珍贵可想而知。而且,丞相阵前当面赏赐,其意义更是不同。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