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孤注一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皇宫,金銮外,甲士如林。

    穿着代表品阶官服的文臣武将惴惴不安的候在外,人数比以前少了近半,兵变死了好几万人,皇宫处在风暴的中心,这些文臣武将没死于乱兵之中,实在是个奇迹,也不知道他们当时躲在哪里,叛乱平定之后,一个个全窜了出来。

    另一侧站了不少人,是以老太守卫煌为首的嘉月一系的文官武将,他们勤王有功,堂而皇之的站在这里等候封赏,同时也表明了嘉月卫氏正式入主长安。

    那些朝廷的官员虽然很不爽,但却不敢吱声,甚至不敢表露于形,属于朝廷的军队死的死,散的散,基本上是没兵了,如今驻守长安城和皇宫的全是嘉月府兵,谁敢招惹?

    他们心中皆认为,卫氏父子之所以一个被封镇国大将军,一个被封为讨逆将军,是因为新秦王迫于他们父子俩的威势而不得不妥协。

    很快,上朝钟声响起,文臣武将纷纷进,按官阶品秩排列,还很自觉的空出一侧地方,他们有自知自明,若站在那里,等会卫煌和他的人进来,肯定会把人赶跑,谁愿找不自在?

    卫煌也率领他的心腹亲信们大摇大摆的进,看到内空出来的地方,忍不住咧了咧嘴,这帮家伙还算识趣嘛。

    一黑色素裙的武惠妃怀抱小秦王,惴惴不安的坐在龙椅旁边的锦垫上,小六子神态漠然的站立一侧。

    小秦王还是嗷嗷待哺的嘤儿,自然不可能去坐龙椅,武惠妃就算贵为太后,现在代政,但终究是女流之辈,也不能坐在代表帝王的龙椅之上。

    群臣恭恭敬敬的跪拜,高呼吾王万岁,也等于是承认了小王子秦永福的秦王份,他们没得选择,合法的继承人就只有小王子一个,你还想支持谁?

    “众卿家平。”

    武惠妃右手虚引,神态显得有几分的紧张与不安,在一众大臣眼里,是很正常的反应。

    “大王驾崩,新王尚在哺,本宫一个妇道人家,国家大事,今后就仰仗众位卿家了。”

    一众大臣急忙表态,一定尽心尽力辅佐新王,重振大秦帝国的辉煌。

    表完忠心,接下来就是商议正事,先安葬先王,再举办新王登基仪式,国不可一无君,特殊况,只能特殊处理,再然后就是添补各级空缺的官员,以确保朝廷、府衙的正常运作,同时要安抚人心等等,大量的事有待解决。

    卫大衙内一大早就率三千虎豹铁骑离开长安,赶往东坪关一带和司空戬统率的五千陷阵营会合,为防御孔宁的十万大军叩关,他把陷阵营将士布在长安和东坪关之间的要道上。

    父子俩分工明确,而且,他也懒得跟那些文官清流扯皮,这个头痛的事,自然就交给便宜老爹和他那帮老心腹了,他们都有本事,在这个时代也算牛人,对于文斗这种事似乎还乐此不疲。

    天还没放亮时,夜不收已送来各种报消息,陷阵营昨夜阻截一支近二千人的青川府骑兵,斩敌过千,不过仍有一部敌骑逃脱。

    中郎将赫进统领的二十万大军正在强攻易云关,守军顽强抵抗,三内必能攻陷城池。

    镇守崇阳的中郎将孙颌率十万大军出关,进榆林关,但没有挥军攻城。

    榆林关有守军多达十一万,兵力比他统率的大军还要多出一万,据险关固守,没有数倍于敌的兵力,根本攻不下来,他就算急于立功也不会因此牺牲将士的命。

    据夜不收传回的消息,自长安境内的荒山上升起三股狼烟之后,东坪关昨夜发生兵变,吼杀声响了一整夜,之后,十万青川府兵自江罗城涌出,进驻东坪城,但没有出关。

    从打探到的报分析,卫大衙内和巫悠认为孔宁已经安全的回到青川省,或是坐镇江罗城,或许是担心赫进所部的二十万大军。

    赫进攻克易云关后,有两个选择,一是进攻三羊关,直接威胁青川省府平津城,能够早一点结束战争。二是阵兵榆林和三羊关之间,把榆林关变成一座孤城,等到城内守军粮草耗尽,不战自溃,不过,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孔宁就在东坪关内,也正为赫进这支大军头痛不已,心中更是犹豫不决,如果赫进选择直接进攻三羊关,就令他难办了,如果只是屯兵城下,截断与榆林关的联系,他还有一定的时间拼上一把,问题是他不是赫进,不知道他的选择。

    他手下谋士也因此吵得不可开交,一些人建议在固定东坪关的同时增兵三羊关,在两关之间构筑防线,阻挡赫进的大军,时间一久,必有变故,他们相信朝廷肯定会有的动作,就算不能把卫氏赶出朝堂,下绊子使招拖后腿等等坑人的招数肯定接连不断,再加上各方面的舆论,总之,况肯定对他们好。

    另外一些人属于激进派,他们建议孔宁放弃榆林和三羊两关,收缩兵力防守省府平津城,必要时候可以放弃省府,全力固守江罗和东坪两城不失,这期间,拼命的征召青壮,组建大军,只要两关不失,大军便无后顾之忧,可全力进攻长安,只要攻占长安,便可扭转乾坤,这叫孤注一掷,置死地而后生。

    孔宁行事激进,但还没有激进到疯狂的地步,平津可是孔氏祖辈苦心经营数十年的根基,要让他放弃赖以生存的根基,他还没有这个魄力,因此,他一直犹豫不决。

    当朝廷的讨伐檄文传至东坪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时分,朝廷的讨伐檄文令孔宁火冒三丈,也让那帮保守派面面相觑,一个个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唯一的解释就是朝廷迫于嘉月卫氏的强大压力,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檄文。

    讨伐檄文一出,也让他们慌了手脚,朝廷,代表的可是大义,嘉月卫氏可利用大义,名正言顺的出兵吞并青川了。

    嘉月卫氏手握两省之兵,青川就是全省总动员,能不能抵挡得住还是未知数,而且失去了大义,何以为战?

    一时间,整个青川省惶惶不安,人心浮动,不少世家大族对孔宁的****原本就不满,这会更没有半点犹豫,拼命的想方设法和嘉月方面联系,给自已留条后路。

    孔宁被到绝路,他没有选择,唯有孤注一掷,把命都押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