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长安之乱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孔山双手捧着用粗布包裹的人头递给一嗔大师。

    一嗔大师忙道:“孔太守铲除逆党,护驾有功,秦王必有封赏。”

    他伸手去接布包,孔山似乎有点不舍,死抓着布包不放。

    一嗔大师一怔,后心突然猛的一震,椎心剧痛传来,他吃力的低下头,看到半截利刃自他的膛穿出。

    “你……”

    孔宁边的几名侍卫剑刺入他的腹。

    一嗔大师至死都没闭上眼睛,他没想到孔宁竟然会下毒手,那一刻,他明白了孔宁的野心。

    “我呸,什么得道高僧,还不是衷于权势!”

    孔宁在一嗔大师的尸上吐了一口口水,这当儿,一嗔大师座下的十名弟子也被他的侍卫宰杀精光。

    解决掉司马朗和一嗔大师,孔宁立时率领他仅剩的二千来人匆匆赶往皇宫。

    皇宫外的战事极惨烈,双方都展开对攻,想一鼓作气把对手击垮,但对难以突破对方密集的方阵,暂时陷入僵持,不过,撕杀越发惨烈,每秒钟都有人惨呼倒下。

    孔宁率二千骑兵突然自背后杀出,与秦永强前后夹击,把司马朗的人击溃。

    “孔太守,护驾之功,朕不会忘记。”秦永强喝令士兵追杀溃兵,自已带侍卫上前迎接孔宁,对每个拥兵自重的家伙,他都除之而后快,不过,目前他还需要孔宁的支持。

    “大王,这是司马朗的首及。”

    孔宁一副急于邀功的表,大手一挥,喝令侍卫呈上司马朗的人头。

    “老匹夫授首了,好,哈哈……”看到司马朗的人头,秦永强忍不住放声狂笑,老家伙死了,再无人能够阻碍他登上大宝了。

    “啊……你……你……为什么……”

    秦永强乐极生悲,根本没有想到孔宁会在这时候突然下手,那名捧上人头的侍卫突然拔剑,捅入他的左

    突然间的变化,令秦永远强边的一众侍卫都惊呆了。

    “杀!”

    随着孔宁的一声喝令,他那些侍卫手起剑落,把秦永强的侍卫砍倒了大半。

    刚才还一起并肩作战的盟友突然间变成了索命恶魔,加之秦永强毙命,他那些手下仅是抵抗了几下就完全崩溃。

    “儿郎们,随本太守入宫护驾。”

    得意洋洋的孔宁忍不住放声狂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就是那只最后摘取胜利果实的黄雀,想不笑都难。

    象他这么精于算计的聪明人,肯定很会算帐,五王子秦永强过于强势,支持他上位,还不如扶持还在嗷嗷待哺的小王子做个傀儡大王,自已把持朝政,等到时机成熟,先把他软,自已坐龙椅当皇帝,嘿嘿。

    “来啊,给我把宫门砸开!”

    孔宁在侍卫的簇拥下站在皇宫大门前,他喝令士兵砸门,之前双方拼命撕杀,谁都没有注意到宫门何时被人关闭,如今大局已定,躲在宫里头的那对孤儿寡母只能乖乖的任由他摆布。

    砰砰砰——

    数十名士兵抱着梁木撞击厚实的宫门,城墙上突然站起一排士兵,手挽强弓,拼命的往下箭,青川府兵没有半点防备,瞬间倒下百多人,连孔宁也差点被成刺猬,他边的亲卫为保护他,至少死了七八人。

    “怎么回事?”

    孔宁气得脸色铁青,他巧妙布局,引得司马朗和秦永强自相残杀,双方拼得差不多精光的时候,他出来收拾残局,照理,这长安城内应该没有什么残余势力了,皇宫内的甲士不是逃光就是被杀光了,里边除了宫女太监,应该再没有军队才对。

    “二舅哥别来无恙?”

    皇宫城墙上,一新式黑色盔甲的卫大衙内手扶墙垛,笑眯眯的向他问你。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孔宁张大了嘴巴,脸上的表就象吞下了几只绿头大苍蝇一般的难看,对这位妹夫的本事,他还是了解的,所以一直重点关注,还针对他进行了专门的布局,没想到他人竟然在这里出现,那说明他的那些布局都失败了。

    “二舅哥啊,你以为凭三千蓝氏义勇军和三千世家私兵就能干掉你妹夫?你也太小瞧你妹夫了,六千乌合之众而已,呵呵。”卫大衙内笑眯眯说道:“这里就不劳二舅哥费心了,还是赶紧回去看好家吧,万一家没了,那就成丧家之犬了。”

    “你……你……”

    孔宁气得暴跳如雷,即便是早有青川被卫氏攻击的心理准备,但此刻听到卫大衙内亲口所说,仍然忍不住暴跳如雷,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二舅哥啊,你要气坏了体,青川三十万府军可就群龙无首了呐。”卫大衙内仍是笑眯眯的说道:“希望二舅哥还来得及。”

    “你……”

    孔宁心中剧震,面色越发难看,从卫大衙内的话里,他听出来了其中的深意,隐藏在****城外,准备用来突击长安的十万大军暴露了。

    野心和秘密皆暴露,人家肯定会做出针对的部署,他的十万大军能不能顺利袭占东坪关,挥师长安可就难说了。

    卫大衙内抬头看了看天,懒洋洋说道:“折腾了一天,可把人给累坏了,二舅哥若没事,妹夫我先去睡觉了,就不恭送了二舅哥了。”

    他说完话,打着哈欠,从皇宫的城墙上消失了,估计可能真的是去休息了。

    孔宁满脸不甘心的看着皇宫城墙上林立的甲士,半晌才咬牙切齿道:“撤。”

    桃子眼看就要摘到手,结果被妹夫抢先了,他不甘心啊,只是,他现在可用之兵仅二千来人,一部份还是长安的降兵,战斗力就不提了。

    人家手里有多少兵力他不清楚,光是站在城墙上的就有四五百人,而且一水的黑色战甲,那可是军中中高级军官才配有的光明铠啊,如此装备,再加上那肃杀的森冷气势,绝对是精锐之士,与他的卫队有得一拼。

    如果只是这些,他或许还可能试探一下虚实,只是,皇宫的城墙可不低,没有攻城器械,根本无法攻城,加之担心家中安危,他不得不无奈的撤出长安。

    卫大衙内和巫悠缩在皇宫的城墙后面,见孔宁的人马撤得干干净净,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家伙给忽悠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