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长安之乱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星芒一闪即逝,静云居士只觉眉心剧震,在无边痛浪迅速将她淹没。

    一道冷厉匹练闪烁,一名特种夜不收挥出手中的砍刀,斩下了她的脑袋,随即伸手接住,咧着嘴说道:“她的人头肯定值不少钱,够兄弟们喝一盅。”

    一众特种夜不收立时记起上官说过的事,这个老太婆不仅杀了内卫的人,还伤了衙内的两大护卫,衙内除之而后快,把它呈给衙内,必有赏赐。

    小六子翻白眼睛道:“还是先撑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

    虽然尽歼静云居士这一伙江湖人,但谁敢保证还有没有下一批来?一嗔大师的武功可不输静云居士一分半毫,座下又有不少武功高明的弟子,再加上手中仍握着一定实力的五王子秦永强,能不能抵挡得住还是个未知数。

    皇宫正门,忠于五王子秦永强的军队和尚书左仆司马朗掌控的军队正在撕杀,双方士兵都杀红了眼,吼杀声响彻云霄。

    五王子秦永强在忠于他的宫中甲士和华莲寺一众武僧的护卫下,经过一番苦战,从宫内杀到宫外,本来想杀回王府召集府中侍卫和家将,谁想他们在心腹的指挥下已杀至皇宫护驾,另有忠于他的城西城卫军一部也从军营杀至皇宫。

    几股力量加起来,秦永强手中仍握有近万兵马,足可一战,他迅速整合兵马,由心腹大将周晚率领三千人马抵挡从城西军营尾后追杀而来的叛军,自已亲率主力六千人迎击围攻王府失败,尾后追杀而来的另一路叛军。

    双方就在皇宫外展开激战,司马朗的人虽有一万五千多人,但短时间内想歼灭心存拼命的秦永强所部根本不可能。

    整个长安城到处是震天的吼杀声,老百姓都吓得缩在家里,关紧房门,战战兢兢抱成一团,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又没人敢出去打听况。

    青川太守孔宁在三百侍卫的簇拥下,穿行于胡同小巷之中,随行的还有华莲寺主持一嗔大师和他座下的十名弟子,他们负责护送孔宁出城,让他召集驻扎在南城门外的三千骑兵杀回城内增援五王子秦永强。

    司马朗不仅在城中各交通要道布有士兵把守,更在四座城门中各布有一千兵马把守,孔宁走胡同小巷避开了路上盘查的官兵,但得面对把守城门的守兵。

    一千对三百,人数上虽处于劣势,但他的三百侍卫都是从军中精心挑选的精锐之士,武器装备精良,足以弥补人数上的不足。

    双方就在城门口展开撕杀,孔宁的三百侍卫损失大半,方杀散这一支千人的官兵。

    城门打开,早得信号集结的三千青川省府骑兵如潮水一般杀进城内,朝司马朗的府第杀去。

    一直护卫在孔宁边的一嗔大师眉头大皱,“孔太守,不是说好了增援秦王陛下吗?”

    “擒贼先擒王,大师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孔宁说得义正词严,只要擒住或斩杀司马朗,所有问题迎刃而解,这个理由很充足,充足得一嗔大师不再出声催促他率部增援五王子秦永强。

    孔宁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先让秦永强和司马朗这两个傻蛋打得两败俱伤,到时候他这个渔人收拾残局不费吹灰之力。

    司马府附近的待道上到处是死状各异的尸体,疲惫不堪的士兵正在清理战场,救治伤员,之前有家族私兵进攻府第,被司马朗指挥五千士兵和三千私兵击溃。

    “敌袭,敌袭!”

    布在外围警戒的哨兵看到了潮水一般杀来的青川府兵,连忙发信号示警。

    “给我杀!”

    孔宁挥舞长剑,下令发起攻击,他手下的士兵虽少,但却是青川省最为精锐的铁骑,司马朗的人虽多,但刚刚结束一场恶战,士兵疲惫不堪,最重要的是刚松懈下来的士气很难再次提升起来,他相信三千以逸待劳的精锐骑兵足以横扫司马朗的近万人马。

    果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双方甫一接触,司马朗的人便撑不住,若不是武器装备精良,战力比一般士兵要高出许多的私兵拼命抵挡,他的士兵只怕早已杀进司马府了。

    孔宁原本想留一部人马控制南城门,但手中只有三千多人可用,再分兵力量就太分散了,他干脆放弃这个念头,集中全部兵力攻打司马府。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城门控制住了吗?”

    司马朗气得摔坏了好几只名贵的茶杯,孔宁的三千骑兵驻扎在南城外的平地上,他一直派人严密监视,控制城门,这三千骑兵就进不了城。

    他想不通孔宁的三千骑兵是怎么进城的?之前手下已经禀报过,四座城门可都是控制住了,他才敢放心下令全面发动的,这帮该死的家伙,竟敢隐瞒不报。

    “大人,青川府兵攻势太猛烈,这里恐怕守不住了,先撤进暗道吧。”侍卫队长傅斌匆匆进来禀报。

    司马朗正想出声,傅斌已喝令手下侍卫把他强行架起,钻进暗道。

    几天前,司马朗早暗中把家眷悄然送往城外田庄,全面发动之后,亲信几乎都被派出去,留在边的人除了侍卫,根本没有几个人。

    傅斌正钻进暗道,后心突然传来椎心剧痛,忍不住发出痛苦的惨哼声。

    “你……为什么?”他吃力的转过,满是痛苦的脸上带着吃惊与迷茫,暗算他的人竟是他平时的好兄弟,侍卫队副队长萧山。

    “我的真名叫孔山。”萧山咧着嘴,一脚飞出,把失去生命的傅斌踹飞,带着几名侍卫钻进暗道。

    随后,暗道里边传出几声凄厉的惨呼,满污血的孔山从暗道里钻出来,手里拎着司马朗的人头,血淋淋的很是吓人。

    “逆贼司马朗已授首伏诛,尔等还不投降?”

    孔山高举司马朗的人头边走边呼喊,司马朗的手下原本就难以抵挡三千青川府兵的凶狠进攻,节节败退,一见到司马朗的人头,立时一哄而散。

    孔宁没有时间去理会四散溃逃的败兵,他迅速收拢兵马,然后笑眯眯对一嗔大师道:“大师,麻烦你带上司马朗的人头给秦王报喜。”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