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帝国简报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帝国简报》首期刊印五百份,然后让一些孩童到茶楼、酒楼或街上免费派发,派发的对象全是着长袍、头顶高冠的文士书生或衣着光鲜之人,所得报酬是半吊大钱,让这些孩童们开心不已。

    这年代,新鲜事物想让人们一下子接受很难,所以,卫大衙内让手下免费派发几期报纸,看看人们的反应再作决定。

    经过易容的卫大衙内带着女扮男妆的肖小小和晴儿悠然漫中街中,卫二带了十名侍卫不紧不慢的跟在后边,另有一些以各种份作掩护的特种夜不收暗中跟随保护。

    龙记茶楼是长安城内最大的茶楼之一,名气在同行业中数一数二,来这里品茶全是有份地位的达官显贵或是士子书生,他们边品茶边闲聊。

    卫大衙内运气好,正好还有一张空桌,他虽易容,但穿着打扮都显示份不俗,茶楼伙计带着职业的笑容招呼。

    卫大衙内边品茶边看边几桌的茶客围聚一堆看报纸,不时低声议论报上刊登的文章。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有书生模样的年青人摇头晃脑吟念出声,卖弄十足,“我对桃花荷花牡丹花花花飘香。”

    “庆之兄高明,等会就去那报坊对题,百两奖银已是庆之兄的囊中之物了。”同桌的几名书生纷纷抚掌叫好,有拍庆之兄马之嫌。

    “过奖过奖。”庆之兄抱拳作揖,嘴上说得客气,却难掩脸上得意洋洋的神色。

    卫大衙内咧了咧嘴,这厮的脸皮有够厚的,这个对联是他特意弄上去的,并且标明,谁要对出下联,可到向府报坊领取一百两的奖银。

    此联出自明东林党领袖顾宪成之手,上下联极其工整,连用叠字,如闻声书琅琅,倡导天下文人心系国家安危,以天下为已任,是极为励志的一副好对联。

    把这副对联弄到报上,就是投那些文人学子所好,把他们的心挠得痒痒的,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关注《帝国简报》,甚至一不看书都不舒服。

    “衙内,那下联……”

    肖小小眨着晶亮动人的美眸,一脸的期待神色,晴儿的凤眼也如她一般的神色,连大名士向文东向老爷子都对得不够最完美的对联,自然是好联

    “过三自然揭晓迷底。”

    卫大衙内笑眯眯的一副神秘兮兮样,心中却颇感好奇,这妮子不是江湖中人么?怎的象那些才女一样喜欢上了诗词文章?

    “小气鬼。”

    肖小小忍不住翻白秀眸,女儿媚态十足,让卫大衙内不心中一,大美女就是大美女,就算扮成男人,也一样勾人魂魄。

    看到他一副魂不守舍的神态,肖小小脸颊微红,不过,心中却涌起丝丝异样的感觉,还有几分的得色,对自已的容貌,她还是极自负的,若再施展媚功,天下能够抗拒她魅力的男人只怕没几个,至少,眼前这位必被迷死。

    哧的一声,晴儿忍不住掩嘴低笑,把个肖小小羞得满地找裂缝,她何偿感觉不出与某人“眉目传”的暧昧味儿?不过,说句真心话,她好象有点喜欢这种感觉,至于原因,她也说不上来。

    卫大衙内在长安城内转了小半圈,以文人为主要对象的阅读群体对《帝国简报》的反应让他极满意,关注的人越多,他的报纸越赚钱,也越容易混水摸鱼,引导社会舆论。

    回向府时,看到向府门外排了一长串的人,卫大衙内不吓了一跳,问过侍卫才知是这些排队的人要么是学子书生,要么是某某大官或名士府中的下人,奉主人之命来排队对对子领奖银。

    看到站在门口的向文东、右军师巫悠等人,几人忍不住笑了,巫悠更是竖起大拇指比了比,分明是在拍他的马——衙内此招高,实在是高呐!

    明知道是马,但拍得卫大衙内心里舒舒服服,所谓千穿万穿,马不穿,何况,巫悠这是发自内心的膜拜,这厮的大局观比不上田策、温子山,但小方面绝对是坑人的行家高手,连他都想不出来的妙招,自个顺手拈来,嘿嘿。

    众人站在门口观看,那些奉主人之命兴冲冲而来的下人在递上写好的下联之后,又灰溜溜的离去,那些书生则不死心,站在一旁观看,等着看答案,可惜,这么多人递上的对子,都没一个对。

    其实,有些人的做出的下联也马马虎虎,但卫大衙内在报纸上声明了,仅有一个正确的答案,接近或相似都不行。

    不是他吝啬那一百两奖银,而是一种策略,一种变相吸引文人的广告,引起的效果比预期的要得多,他非常满意。

    这一夜,心大好的卫大衙内享受着晴儿无限的柔,而习过内媚之术的晴儿同样因为相公的好心而显得开心,一零八式战姿逐一使将出来,把相公服侍得爽歪歪。

    天色刚暗下来不久,两人淋浴之时,也不知道是谁先挑起的战火,反正稀里糊涂的就开战了,战场从澡堂漫延到上,直杀得天昏地暗,风云涌动。

    浴后的肖小小这一次是真有事过来告之衙内,不想又听到了那令人手脚发软的**声浪,玉颊通红的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越听下去,这心头儿不仅要跳出膛,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体深处有股莫明的潮涌动,甚至某处地方都粘湿得一塌糊涂。

    唉,这两人……真是害人不浅啊……

    肖小小拼命的吸气,努力想使自已冷静下来,即便用上师传的凝心诀,都无法使纷乱的心绪冷静下来。

    好在她没有丧失理智,逃命一般逃自已的房间,拍着高耸的酥直喘粗气儿。

    她躺在上自艾自怨,只怕今夜又将是一个难煞的漫长之夜了。

    今夜同样失眠的还有许多人,包括兴奋得精力过剩的向文东、巫悠等人,好在一个有年青漂亮的侍妾,其他人也有派来服侍的歌姬,一个个都把过剩的精力都折腾光了,才累得呼呼大睡。

    许多文人士子书生学子都失眠了,他们不仅仅是因为那个答得不对的对子,而是从《帝国简报》上看到成名的捷径。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