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小六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沈克和那名侍卫在小道上策马狂奔,他突然勒住战马转向,低声喝道:“回去。”

    就这么回去,且不说怎么向衙内交待,他自已都觉得这么狼狈的回去,脸面丢大发了,至少,也得先把事儿弄清楚了才好回去禀明衙内,再者,另一名侍卫留在集镇外,一见况不妙,早已跳上战马跑回去禀报衙内了。

    他半道折回,钻进附近的山林里休息,顺便包扎伤口,好在附近有村落,沈克让侍卫进村买回食物和清水,直至天色将暗,才钻出山林,纵马朝乌家集奔驰而去。

    夜黑风高,沈克和侍卫摸进一家住户的房里,不声不响的把那一家子人全都制住,威胁之下,屋主方把听说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出。

    据说,两天前,李秀才的娘子苗宜突然说娘家有事,要回去一趟,她一大早出门,可将近中午的时候,突然跌跌撞撞的回来,当时披头散发、满污血,样子极吓人,似乎是遭受了什么可怕的事故,当时看到的的不少人。

    李苗氏回家后不久就断气了,李秀才悲痛绝,往县衙报案,不想县令牛大人竟亲自登门,随行的还有一位自称是在栖凤山玄素居修行的静云女居士。

    静云居士明言,李苗氏是官府通缉的漏网意匪,人人皆可诛杀,她自会陪同华莲寺的一嗔大师进宫面圣,解释此事。

    静云的话,或许没几人相信,但一嗔大师可是华莲寺主持,得道高僧,秦王册封的护国**师,地位超然。

    乌家集的百姓顿时给吓得面无人色,参加或私通意匪,那可是抄家诛九族的头等死罪,李秀才一家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幸好静云居士说项,牛县令才没动手抓人,不过,一向谨慎的他还是留下衙丁设伏,还真把沈克给等着了,只是这些衙丁的战斗力烂得没能留下两人。

    事的经过大致是这样,沈克又潜入另一户人家,用同样的手法印证了消息的真实后,借着朦胧的夜色离开乌家集,钻进路边的树林里睡觉,天亮起程赶回长安。

    卫大衙内和武惠娘约定的时间是三天后在六福客栈会面,六福客栈是内卫密谍的一处秘密据点,距离皇宫较近,在这里碰面,安全省时。

    不过,武惠娘没有来,她统掌后宫事务,难以脱,来的是她在宫中唯一信任的小六子。

    这厮长相英俊,肤白面净,材硕长,堪称大帅哥,姐儿俏的年代,若只凭男色专骗小娘子吃软饭什么的,绝对混得开,谁想竟然挥刀进宫当太监,这世上少了个祸害小娘子的男人。

    小六子如今已升内侍监副总管,专门服侍惠妃娘娘,即便是服侍秦王的内侍监总管王公公也要给他六七分面子。

    但小六子并没有摆出内侍监副总管的架子,他的命,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惠妃娘娘给的,惠妃娘娘的相好,也就是他的主子,他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其中的关系。

    若卫大衙内只是一般人,他顶多给予几分的客气,但嘉月卫氏势力强大,不仅吞并了红枫省,更虎视青川,威胁长安,相信不出几年,必然强势入主长安,用脚趾头去想都知道将来会是个什么况。

    “六总管客气了,本衙内在此谢过。”卫大衙内客气施礼道谢,小六子的低姿态让他非常满意,这厮是个极聪明的家伙,他喜欢,难怪在宫中能帮惠娘解决不少要命的难题。

    没有他,惠娘或许煞不到今天,他的感谢是发自内心的。

    口头上的感谢只是空白支票,没有实质作用,卫大衙内一摆头,有侍卫端上一大盘金元宝,足有千两之多。

    “衙内,这可使不得。”小六子连忙起道谢,但也明确拒绝,别人的金子银子他都敢收,唯独卫大衙内给的不敢收,将来还得抱衙内的粗大腿混饭吃呐。

    “什么话?本衙内从不亏待自已人!”卫大衙内脸色一沉,露出不爽的表,对于太监,他只是从一些史书上了解,太监没了那玩意,转而对权力和金银执着狂,再者,光凭他替惠娘做的那么多事,再考虑到他的重要作用,这一千两黄金还算赏得少了。

    “衙内……”小六子感激得眼睛发红,泪眼汪汪的象个深闺怨妇,很是招惹个别有另类重口味嗜好的男人,发他们的怜和兽

    一旁的巫悠搭腔道:“六公公收下吧,衙内赏罚分明,从不亏待自已人。”

    “小六子谢过衙内。”小六子感激得当场跪伏表忠心,“衙内但请差遣,水里火里,小六子绝不皱一下眉头。”

    “六总管言重了。”卫大衙内伸手把他扶起,笑道:“什么水里火里的,没这么夸张,你只要保护好她们母子俩就行。”

    巫悠眨着眼睛,笑眯眯道:“六总管也要保护好自已,六总管的忠心与功劳,衙内可都记着呢,将来可是要另行封赏的呢。”

    看看,这些话说得多体已?多感人?

    小六子眨着汪汪的泪眼儿,恨不得拿刀把自已的膛剖开,让衙内看自已的心有多红,有多忠心,给这样的主子卖命,值呐。

    卫大衙内招手,三名年青的内卫女密谍自内堂出来,她们的任务是随同小六子进宫,充当武惠妃的侍婢,保护她们母子的安全,深宫之中,没有信得过的自已人,举步唯艰。

    本来是准备四个人,但选中的苗宜不知什么原因没来,这令卫大衙内心中极不爽,看来,有必要责成丁喜好好整顿一下军纪,违反军令者直接开革。

    “对了,小六子,你练的是什么功夫?”卫大衙内突然记起刚才肖小小的提醒,小六子似乎修练了什么柔至极的功夫,而且功力不俗,应该不在她之下。

    据大娘苏月皎所说,肖小小的修为已达超一流高手的水准,距离大成的宗师级境界尚有一截差距,但如此年纪便有此修为,已算是江湖中少有的武学奇才了。

    能得大娘苏月皎称赞的江湖人不多,象充当他贴侍卫的叶重阳夫妇,得到的评价也仅是马马虎虎四个字而已。

    肖小小同样是心高气傲、胆大心细之人,能让她如此着紧,说明小六子也很不简单呐。

    小六子白净的脸上竟现出几分的忸怩,羞答答的象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儿。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