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当爹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武惠娘抬头看了肖小小一眼,言又止。

    卫大衙内柔声道:“没事,自已人,你只管放心说出来,只能我能力范围之内,一定能帮你解决。”

    武惠娘迟疑了一下,才低声说道:“有人想害我们母子……”

    她银牙一咬,补充道:“是我们的孩子。”

    “什么……你……说什么?”

    卫大衙内张大了嘴巴,以为自已听错了,满脸的惊愕表

    “是你的儿子!”武惠娘眼眸翻白,恨声道:“都是你害的!”

    “真的假的?”

    卫大衙内的嘴巴张得老大,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把他轰得魂游太虚,接二连三的信息量大得让他难以消化,脑子一片空白,难以思考。

    武惠娘眼眸一红,泪光闪现,俏面随即一沉,猛的起

    “惠娘,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卫大衙内连忙伸手拉住她,拼命的解释道:“这信息量……哦不,是听起来……呃……”

    平时伶牙俐齿的,调戏小娘子更是妙语连珠,这会竟不会说话了,他心里一急,不抽了自已一记嘴巴。

    很吃亮的一记耳光,把武惠娘和肖小小都吓了一大跳。

    “啊……你这是……疼吗?”

    武惠娘拉住他的手,抬手轻抚卫大衙内红肿的脸颊,一脸心疼的表,柔声道:“疼吗?”

    俏立一旁的肖小小张了张嘴,心中发出一声幽幽叹息,神复杂的退出雅间,这种时候,她实在不适宜呆在里边。

    “不疼……”卫大衙内摸着火辣辣发烫的脸颊呵呵直傻笑,他突然间感觉自已有点太冲动,还有点傻,就算是演戏,也没必要对自已这么狠吧?

    武惠娘翻白眼眸,这脸都红肿起来了,你还装?不过,心里也不涌起丝丝异样的感觉。

    “惠娘,苦了你了,我们的孩子呢?”卫大衙内东张西望,照时间推算,孩子应该才几个月大,还是吃的婴儿。

    “在宫里呢。”武惠娘嗔的白了他一眼,她出宫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孩子哪敢带出来。

    “宫里?”卫大衙内一怔,不解的看着她。

    武惠娘幽幽一叹,从怀中摸出一块白玉牒,递到卫大衙内的手上。

    卫大衙内一看,嘴巴再次张得老大,他今天已经被武惠娘震惊了N次,没想到又再一次被震惊。

    那块精美名贵的白玉牒是宫中的份识牌,标有持牒人的姓名和官衔品阶,上面所标注的爵位竟是正一品,仅次于皇后的贵妃。

    也就是说,武惠娘就是秦王秦世正最宠的贵妃娘娘?

    傻了半晌的卫大衙内用力摇了摇头,结结巴巴问道:“那……那些传闻是……”

    武惠娘点了点头,玉颊飞红起来,随即又瞪了他一眼,嗔薄怒的表分明是在说—还不是你给害的?

    “呵呵呵呵……”

    卫大衙内挠头傻笑,昨天刚听向文东无意中提起这事儿,自已还佩服那个给秦王戴绿帽的牛人,没想到那些传闻竟然是真的,而且,那个牛人就是他自已。

    不过,说也奇怪,一众大娘小娘急着要抱孙子,连连施压,害得他拼命的实施造小人的伟大工程,结果,孔蓉、晴儿、钟离胜男、庄睫四女一个都没怀上,反倒是和武惠娘一夜荒唐,稀里糊涂的就有了。

    他相信武惠娘不会骗他,就算秦王想坑他,也不敢拿王族的声誉来作赌注,这年头,名声强于生命,何况是王族,秦王哪敢拿王族的声誉来开玩笑?

    冷静下来之后,卫大衙内也猜测出想害武惠娘母子的人是谁,他这下可来劲了,之前对巫悠的提议还有些犹豫,现在为了自已的女人和儿子,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了!

    “惠娘,你放心,为了你和孩子,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干掉秦永强!”他柔声安慰,牵着武惠娘的小手,把她揽入怀中。

    武惠娘玉颊微红,本能的挣扎了一下,半推半就的依入他怀中,那宽厚的膛让她感觉说不出的安全,还有丝丝的甜蜜温馨感。

    说来就象是做梦一般,她原本奉秦王之命,前往青川赫府替太子挑选太子妃,谁料服侍多年的贴侍女小桃竟被人收买,暗中在她的茶水里下了媚药,食她心智迷失。

    好在迷失之前,她看清那个闯进来的男人,并记住他的脸,当她苏醒来时,呆坐半晌,才忍着全的酸痛,匆匆清理现场,发现了卫大衙内遗下的玉佩,她贴收藏好。

    她在宫中除了小桃,还有小太监小六之外,可以说是无依无靠,后宫诸妃争宠夺势,步步杀机,谁都有可能是主使之人,为求自保,她不得不叫小六子审问过小桃后悄然处理掉,这也是发生了这么一出荒唐的事儿,整个赫府却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武惠娘回宫不久,发觉自已怀上了,不吓得魂飞魄散,小六子献计,用移花接木之法骗过秦王,再狠心把替代她侍寝的小宫女悄然处理掉,堂而皇之的声明是怀上了龙种。

    秦王后宫嫔妃众多,一个个拼命的施展本事争宠,谁都想怀上龙种,母凭子贵,见武惠娘怀上龙种,自然眼红得暗使招,幸好武惠娘小心翼翼,不敢迈出寝宫半步,别人送来的食物更不敢吃,加上小六子护卫周全,她才得以熬过漫长的子,直至顺利的把孩子生下来。

    武惠娘生下一龙子,秦王龙颜大悦,当即册封她为贵妃,贵妃为一品爵位,地位仅次于皇后。

    江皇后早逝,秦王一直没有立后,他虽没立武惠妃为后,但没有皇后的后宫,贵妃的权力最大,实则已由武惠妃统掌后宫。

    武惠妃虽得秦王宠幸,统掌后宫,但在宫中仍然小心翼翼,担惊受怕,不过,子至少比以前好过多了,至少后宫诸妃有所收敛,不敢再象从前那般明目张胆的欺负人。

    她也动过想找卫大衙内的念头,只是苦于边没有信得过的可靠之人,而小六子已成为她边唯一可依仗之人,一刻也离不开他,没法派人出宫,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也想过自已的将来,太子仁慈,如果他登上大宝,只要母子俩安份守已,还能享受荣华富贵。

    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无奈之下,她只好暂时安于现状。

    谁料太子是个短命鬼,突然暴病亡,原先支持太子的一众大臣转而支持还在嗷嗷待哺的小王子,一下子把她们母子俩推到了浪尖风口之上,成为了五王子秦永强除之而后快的头号死敌。

    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即便向秦永强妥协,母子俩迟早也会死于非命,为求自保,她唯有反击,也幸好卫大衙内来京吊唁,她立时让小六子安排,独自冒险出宫,才有了现在的重聚。

    “惠娘,苦了你了,有我在,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们娘俩再担惊受怕了!”卫大衙内轻抚她的秀发柔声安慰,问道:“那个小六子可不可靠?”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