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情诗一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卫大衙内笑眯眯道:“这是对体最好的呵护,所以,得用最柔软最轻薄的布料,如果能绣上精美的花边,那更妙不可言了,呵呵,天下只此一份,当是我献与百里家主的小小礼物。”

    “衙内……”

    羞万分的百里如意白了他一眼,眉宇间透着人心魄的,那种久违的感觉似乎在体内深处涌动。

    卫大衙内搓着手吃吃低笑,“我说的可是真的,不信你自已试做一件试试,我敢说,家主你穿在上,一定……一定……好啥。”

    “你呀……哎呀……”

    百里如意似乎想去拿什么东西,不想脚下被什么给绊着了,惊呼一声,往旁摔倒,卫大衙内适时伸手,把人扶住。

    温香软玉抱满怀,卫大衙内半点不客气,手臂稍一用力,紧紧的揽住那柔若无骨的纤腰。

    “衙内……不要这样……放手……啊……”

    百里如意惊呼一声,本能的扭动躯挣扎,与其说是挣扎,倒不如说是刻意挑逗,至少,卫大衙内就感觉是这样,这么扭来扭去的,换是哪个正常的男人,火儿都得大呐。

    感觉到他明显的变化,百里如意嘤咛一声,整个人象八爪一般把卫大衙内缠住紧紧的。

    大厅之内,很快响起各种撩人遐思的声浪……

    ……

    当手脚发软的卫大衙内从百里如意独居的院落溜出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走回自已那间客房,正推门时,正巧碰到从另一间客房出来的肖小小。

    “吃过了?我刚散步去了……呵呵……”

    心虚的他打了个哈哈,匆匆窜进自已的客房,打着哈欠,一头倒到上,打算补睡一下。

    整整折腾了一夜,超人真有点吃不消了,百里如意可是守寡多年,一旦放开,已不是放两个字能够形容,那简直是一头发飚的母老虎,能把你带人带骨头都吞了。

    卫大衙内才刚修习九阳神功没多久,仍处筑基的阶段,虽说天生本钱雄厚,但仍感吃不消,百里如意的战斗力,可是比孔蓉、晴儿、庄睫、钟离胜男四个加起来还要凶悍几倍。

    卫大衙内这一觉可是睡得天晕地暗,直睡至太阳快要下山才醒,匆匆洗了把脸才去参加宴席。

    今晚的宴席仍设在百里如意的院落内,不过,不象昨晚那般,只有百里如意和卫大衙内两人,晴儿、肖小小、巫悠等人都在座,百里氏的几位长老也都来坐陪。

    “妾代表百里一氏感谢衙内的援手之恩,敬衙内一杯,。”

    百里如意端起酒杯,笑意盈盈的向卫大衙内敬酒,水汪汪的桃花眼儿里仍旧勾人魂魄,不过,比平时多了一抹难以言意的暧昧愫。

    坐在晴儿旁的肖小小看了看晴儿,又看了看百里如意,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今天的百里如意似乎有点不一样,可怪在哪,她又说不出来了。

    “如意姐姐的敬酒,宝玉怎敢不喝?”卫大衙内咧着嘴,想起昨夜的疯狂,他心中不,如意姐真是天生尤物,专勾男人的魂魄呐,真应了那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肖小小柳眉再度轻皱,她算看出来了,百里如意和卫衙内眉来眼去的,分明是有点暧昧,这让她心里多少感觉有点不舒服,不生出几分的幽怨。

    好吧,你风流成,四处勾搭我不管你,可你勾搭别的良家小娘子也就罢了,偏去勾搭一个寡妇,而且还是有克夫恶名的守寡,令她以何堪?

    晋帝国国都,西京,元帅府。

    明珠手托香腮,望着窗外的景物出神,俏面神态有些游漓不定,显得心事重重样。

    自嘉月分别后,她与卫衙内都互有通信,多是述说一些平常的喜闻乐见、趣事奇闻,也偶尔评述当前的政事等,其独特见解往往一矢中的,令明珠大为叹服。

    两人的书信交往,只字不提儿女私,颇有君子之交的感觉,卫衙内在信里甚至没有称呼她小娘子,而是冠以明兄的称谓。

    这些子以来,明珠已经习惯了每月收到他的两封书信并及时给予回信,而且,时间都准时,多是月初第一封,月底第二封,相差也就二三天的时间。

    可今天已经是月中了,到现在竟然没有收到他的第一封书信,这多多少少让她有些不习惯,感觉心里好象缺少了什么?

    是他太忙了?还是送信的人在路上耽搁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明珠呆望窗外的景物出神,整个人显得有些懒洋洋的,人老是走神,就算有事也懒得去处理了。

    “小娘子,小娘子,来了,卫郎君的信来啦。”贴侍女珍儿大声嚷嚷着,手中高举一封书信,旋风一般跑进来。

    明珠腾的站起,一把抢过书信,嗔道:“喊这么大声干嘛,想让全大陆的人都听到?”

    珍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笑嘻嘻说道:“小娘子,卫郎君这次说的什么?”

    明珠白了她一眼,打开信封阅读,看着熟悉的,刚劲有力的硬笔瘦体书,她的唇角不微微一翘,显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不过,很快的,她俏脸上先是慢慢浮起来怔愕的神态,随后又慢慢的变得满是动人的红晕,显得有些羞。

    这一次,某人在信里除了正常的客话之外,还说到了一件事儿,说他喜欢上了某位小娘子,为此茶饭不思,但他不知道对方心思如何,他不敢表白,只能闷在心思,独自相思,非常的难受,信末还附上一首为那位小娘子所写的诗,以述内心的相思之苦。

    我住怒江右,君住怒江左。

    思君不见君,共饮怒江水。

    此水几时休,何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明珠反复低声吟念,光洁玉颊满是动人的红晕。

    此诗融于水,以水寓意绵长不绝,言语明白如话,质朴清新又曲折委婉,含蓄深沉,令人难自

    “小娘子,小娘子。”

    “啊……什么事?”

    明珠正沉浸在诗的意境之中,思绪有些迷乱,听到珍儿不适时宜的叫唤声,不瞪了她一眼。

    “小娘子,太子下求见。”

    珍儿连忙解释,这种时候,本不应该打扰小娘子,只是太子下驾临,不是她能够挡驾得了的。

    明珠柳眉轻蹙,俏面一寒,冷声道:“就说我子不舒服,已经睡下了。”

    她看了看手中的书信,发出一声幽幽低叹,这心,竟这么好端端的给破坏了,唉……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