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幽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两个证人在戒备森严的府衙大牢里被刺客刺杀,死了五名衙役,伤三人,城卫军尽数出动,把荆南城翻了个鸡飞狗跳,鬼影都没搜着一个,知府周兴民气得暴跳如雷,大骂手下全是饭桶。

    云、段、赵三大世家的家主同样气得暴跳如雷,大骂官兵无能,冷静下来之后,心中不免生出不安,甚至有一丝的恐惧,到底是哪个家伙在跟他们作对?

    两个证人在戒备森严的府衙大牢内被刺杀,嫌疑最大的当属百里氏,不过,整座百里氏府第的四周布满了暗桩耳目,任何举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所以,最有嫌疑的百里氏反倒最清白。

    只一天的时间,三大家族就有好几个族中子弟无缘无故的失踪,加起来竟有十数人之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只怕都人家给绑票了。

    他们不敢报官,如若报官,把对方惹急走极端,必然撕票灭口,一时间不知道敌人是谁,唯有耐心的静候对方的下步行动了。

    我明敌暗,而且手笔极大,出手狠毒辣,三大家族恼怒紧张之余,心里生出一丝恐惧感也属正常的反应。

    三大家族的家主相聚商议,半天也没商量出个好的办法来,无奈之下,只能被动的等候对方派人来联系再做打算。

    云氏家主云重阳才回到家,老管家神色不安的把一封沉甸甸的信交到他手上,听老管家所说,信是在他的卧室里发现的,顿时令他的脸色越发的沉吓人。

    府中有不少看家护院的打手保镖,还眷养了上千门客,绝大多数是练有一好本事的游侠儿,结果让人如入无人之境,那岂不是说,对方想摘掉他的脑袋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他花了这么多的钱,养的竟然是一群饭桶,心中异常恼怒的同时也不免生出一丝的惧意。

    云重阳吩咐老管家不许声张,随后打开信封,看到里边盛放的几块玉佩,清瘦的老脸上立时显露出极复杂的神色。

    玉佩是饰品,是吉祥物,也份的象征,那几块玉佩正好是失踪的族中子弟随所佩的物证,也表明了他们就在送信之人的手里。

    信的内容很简单,对方直明失踪的几名云氏子弟就在他们手中,目前暂时没事,让他明午时前往禅云寺面谈,如若报官或告诉另外两家的人,后果自负。

    云重阳揉着胀痛的太阳沉思良久,才发出一声无奈叹息,在整件事上,他原本是反对对百里氏赶尽杀绝,只是已陷其中,脱不得,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出到底是谁在帮百里氏,不过,对方既然愿意会面商谈,说明还有转机,他决定明天午时单独赴约,不过,今夜恐怕又是一个漫长的无眠之夜了。

    第二天一早,云重阳只带了一名忠心耿耿的老仆赴约,一来是表示诚意,二来嘛,对方既然安排了会面,必然会严密监视,稍有异动,必危及那几个族中子弟的命,连对手都还没有弄清楚就贸然行动,实属不智,目前当是以不变应万变方为上策。

    禅云寺就在城南二十来里开外的栖凤山上,云重阳才走到山门,便有一个长相普通,但透着几分精明干练,材魁梧的年青人迎上来。

    “云重阳家主?”

    “我就是云重阳。”

    云重阳淡然回答,在确认份之后,他神自若的跟着那年青进入寺内,进了一间禅房内。

    “云家主,请坐。”端坐房中的中年男子站起,伸手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云重阳也不客气,盘膝坐在他的对面,同时打量眼前这个自称王承宗的中年男子。

    长相普通,但却给精明干练的深刻印象,而且上带着一股奇特的气息,他坐得四平八稳,直的腰板有如标枪,散发出淡淡的肃杀气势,给人莫明的威压感。

    这人……行伍出

    云重阳的心头突的一跳,这种四平八稳的坐姿,上散发出的摄人杀气,表明了对方是个军人,或者曾经是,而且上过战场,杀过人,才会带有这种令人心寒胆颤的森冷杀气。

    这种人平时没什么,但若把他们惹急了,就变成了真正的亡命之徒,有家有业的就怕这种把命都豁出去的亡命徒。

    突然间,他心里生出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的真正来历,但跟这种不择手段的亡命之徒斗,实属不智,只要对方肯坐下来商量,这事就有转机的余地。

    这会,他考虑的不是另外两家的感受和反应,也不考虑个人荣辱,为一族之主,必须以家族利益为重,家事,国事,天下事,这是世家大族生存的法则。

    “阁下有什么条件?”

    云重阳担忧几名被绑架的子弟的安危,加之这种时候不是扯皮的时间,而且王承宗上的行伍气息,他干脆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云家主爽快。”王承宗咧着大嘴,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这种事,衙内不便出面,右军师巫悠的长相太容易让人记住,所以,他全权代表卫大衙内出面玩这一棋局。

    从被绑架的几个云氏子弟嘴里,卫大衙内得知云重阳当初是反对对百里氏赶尽杀绝,只是后来慑于另外两家的强大压力,才不得不硬着头皮默认,所以,他选择云家为突破口,也算是给云家一个机会。

    “云家主一定很想知道我们的来历吧?”王承宗咧着嘴,脸上玩味的笑意更浓,“幽灵,呵呵,不知云家主听说过没有?我们就是幽灵。”

    “幽灵?”

    云重阳眉头直皱,努力搜索脑海中的记忆,除了鬼神传说中的幽魂亡灵,他还真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群人,或许,是自已的消息不够灵通?

    不管有没有听说过幽灵这么一群人,反正,他现在不仅是听到了,而且还亲眼见,更与对方坐下来谈判。

    王承宗一直盯着对方看,脸上的笑意更浓,没想到按衙内的意思胡扯一通,人家还真相信了?

    他淡然道:“我们幽灵经常帮人解决一些难以解决的事,这一次,我们收了百里氏的花红,所以……”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但脸上却一副“你懂的”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