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大绑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笑轻尘 书名:纯情小衙内
    送走百里如意后,卫大衙内和巫悠等人继续商量行动的各种细节,大量的内卫密谍和特种夜不收再次被派出去打探消息,连几个潜伏在荆南城多年的内卫密谍都动用上了。

    这里不是自已的地盘,各种因素、条件的制约,卫大衙内不得不小心行事,尽可能的不出现失误。

    周扬自靠奋勇请求执行刺杀任务,理由非常充足,他是牢头,可随意出手大牢,而且认识那两个证人,对方肯定没有半点提防,有心算无心,行动必定成功。

    卫大衙内赞扬他的忠心与勇气,但拒绝他的请求,命他继续潜伏,只需要暗中协助死士进入大牢执行任务就行。

    被派出的密谍和特种夜不收只是踩点打探消息,要绑架一个人很容易,麻烦的是要同一天的时间里绑架不少人,而且还得在不惊动官兵的况下把人顺利的运送出城,这就不得不慎之又慎。

    外出打探的密谍大多空手而归,不过也有收获,至少盯上几个大目标,只是还未到采取行动的时间而已。

    卫大衙内等人一路颠簸赶来荆南,人困马乏,早早就躺下休息。

    当天空还灰蒙蒙的没有放亮,三个十人小组的特种夜不收全副武装出动,此时,人们仍在沉睡之中,街上除了巡值的士兵和打更的更夫,根本碰不到一个行人。

    云逸是云氏家族的三房老爷,负责打理家族的外部生意,娶有一妻四妾,在外头还偷偷买房子养了一个姘头,他借口生意繁忙,当晚睡在姘头那过夜。

    姘头年青漂亮,出青楼,学得一好媚功,又很懂得把握男的心理,把云二爷服侍得爽歪歪,让云二爷心里充满了征服的成就感。

    几番折腾,云二爷早累趴得象只死狗一般呼呼大睡,却不知他最的姘头却转辗反复,难以入眠,俏脸上充满了求不满的幽怨。

    也难怪,就云二爷这种持久力低于二分钟的“强大”战力,任何女人都难免心生幽怨,漫漫长夜,寂寞空虚冷啊。

    躺在雕花大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的她好象闻到了一股幽香,她倒没在意,老爷临睡前都喜欢点上龙涎香。

    糊思乱想中,她渐渐的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疲意阵阵袭来,她很快就合上眼中,晕眼过去。

    房门被人推开,几个彪形大汉进来,把睡得象死猪的云二爷装进长形布袋里,连他的脱除下来的衣物一并扔进布袋里,扛出宅院,放到停放在门外的马车上,用稻草盖住,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内,段家的三老爷段鹏飞、赵氏的大房商孙赵福平赵大少爷也在各自的姘头房里被特种夜不收装进布袋,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

    当天空放亮不久,城门洞开,装着三个票的马车大摇大摆的出城,把守城门的几名士兵袋子里则各多了一吊钱。

    这三个票为“家族的生意”时常忙得不回家,即便失踪,短时间内也不会被发觉,他们的姘头因吸入迷香,至少得睡足十二个时辰方才自行苏醒。

    这三个家伙的份量够了,但数量上仍未达到要求,内卫密谍和特种夜不收一整天都在忙着跟踪盯梢,背后打闷棍,燃放迷香麻翻人、布袋人等招,直至天暗下来,整整弄到了三大家族的九个嫡系子孙。

    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些世家大族人丁兴旺,子弟众多,而且族规森严,族中都设有蒙学,甚至设族学,聘请才学出众的名士大儒教学授课,不过,便即条件再好,也不是所有的子弟都成材,整天提鸟笼遛狗斗蛐蛐的纨绔有的是。

    这些纨绔是烂泥扶不上墙,族中长辈对他们已经失望,只要他们没给家族惹出什么大麻烦,也就懒得管了,他们一天到晚没回家都没人在意思,大多都是在外头寻花问柳。

    不过,几个寄予厚望的子弟到了晚上都没回来,却哪也没有派人捎信回来说一声,就难免让族中的长辈们心生不安,派人四处找寻。

    这一天,对不少人来说,非常的难熬,至少,卫大衙内等就是其中之一,颇有度如年的痛苦感觉。

    好不容易盼到天黑下来,还得盼到半夜,半夜之后,还得等着周扬那边传回刺杀成功与否的消息,这种等待难受得令人窒息。

    “糊了。”

    肖小小开心的笑声让走神的卫大衙内一脸的苦笑,这好象是他第N十次放炮了,炮王的桂冠,他今晚是当之无愧了。

    为消磨时间,他硬拖了晴儿、肖小小和巫悠垒长城,他“发明”的麻将娱乐早已传遍大陆,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贫民百姓,都盛行搓麻风气,小赌怡,大赌伤,就看你怎么玩了。

    卫大衙内纯碎是为了消磨时间,所以牌注定得很小,放一炮五枚大钱,自摸十枚而已,放了N十回炮,输的都不到半吊钱。

    肖小小和晴儿的手气很旺,基本上都是她俩赢钱,卫大衙内和巫悠成了送财童子,他是心不在焉,巫悠是有意无意的放水,一个是主公的女人,一个是主公未来的女人,这个马得拍呐,她俩赢得越多他越开心,可惜赌注实在小得可怜。

    不过,衙内这养气的功夫还有得修练呐,要做到喜怒无形方算高手,但他喜欢这样的主公,诚府太深的主公让人害怕。

    又打了半圈的牌,终于有消息传来,派出的死士成功刺杀那两个证人并安全返回,卫大衙内这才松了一口气。

    熬了大半夜,人一松懈下来,立时感觉说不出的困倦,卫大衙内连打哈欠,懒洋洋道:“困死了,不玩了。”

    晴儿连忙起服侍相公去安歇,肖小小则开开心心的把自已赢的那份钱数好,收进袋子里,再帮晴儿数数装袋,这才去安歇。

    此时,距离天明最多只有一个时辰,卫大衙内搂着晴儿睡得格外香甜,与此相反,外头却乱成一团,到处是搜索的士兵,捉刺客的怒吼声此起彼伏,整个荆南城乱成了一锅粥。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小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